我再也不想当面试官了

我是一家小公司的首席面试官。我们公司共计三十人左右,流动性并不高。为什么这样的公司还会有我这样一个岗位,那是因为招聘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我们公司在A城处于怎样一个地位呢?A城所拥有的上市公司、世界500强企业、国有企业不计其数,很多公司同时拥有这几个标签,但我们一个也没有。

饶是这样,我们公司也没有什么人出现跳槽、要求涨薪的行为,每个人都打算给公司干一辈子,当然,前提还得是我们这家小公司得存在一辈子。

但事情总是有备无患,每年总会有一些人因为意外的原因离岗。去年有一位公关经理因为家里的狗突发瘫痪而不得不辞职对它进行全职护理。公司对他表示了极大的关怀,给他发了0.5个月的薪水作为慰问金,并允诺他可以随时回来,感动死大家了。大家已经是十来年的老同事了,都在盼着他回来,可他的爱犬既不死去,也不康复,就这样他靠着失业救助金一人一狗姑且生活着(据说一月800元两口子生活得还不错?)。

当大家都意识到他可能近几年之内都回不来的时候(他那只金毛的平均寿命是13年,就算它瘫痪后折寿五年也还有八年,现在这只金毛才三岁半),我们公司终于开始启动了招聘环节。

这是我入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正式的招聘。这些年来我平均每天要查看170份投送过来的简历,我从今年比较优秀的简历里筛选出了几万份优质的人选。

汇报给老板后,老板和我的想法一样,那就是优秀人才太泛滥了。于是老板决定,只要清华北大以及常春藤的。按照这个标准,我又筛选出了三千多份简历。

我即将接待三千多人来面试我们这家只有三十人的小公司?我感到不可思议。如果我安排他们一一来面试的话,恐怕我们除了面试就不要干别的了。

我只好请老板定夺。

老板不屑地反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按照行业一般惯例,在优秀人才极度泛滥时,会采取摇号抽签法或者电风扇淘汰法进行进一步筛选。摇号抽签法就是让技术部门写一个随机小程序,基本上运行一天左右就可以筛选出合适的候选人了。电风扇选择法则是针对没有程序员的公司,把简历打印出来随机放在桌上,用风扇对着吹,掉落在地上的简历就排除了,这样也是一天左右可以筛选出候选人。

老板大手一挥:找行政买一台电风扇。

我:好的。

“十元以内江浙沪包邮的。”老板补充道。

我:好的。

电风扇筛选法的过程不表了。

我只能说,优秀的人会在方方面面都很优秀。

我们那个年代简历都强调简洁,要在一页纸之内介绍完你自己,这样才能给招聘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这些藤校精英与清北学霸们显然进行过深入的备战,对电风扇淘汰法做到了有备无患。

他们每个人的简历都是100页起步,并且言之有物。我看了最厚的那一份简历,此人竟然把自己的博士论文全附上了。

可想而知这种情形下10元包邮的电风扇才能吹落几份简历了。我恐怕要买一台工业扇才能勉强吹掉若干份不到200页的简历。

老板听完我的汇报,陷入了沉思。

突然,他灵光一现,在我耳边耳语:我们从他们的中学学历中筛选,怎么样?我们只要毕业于四中和人大附的,剩下的让他们滚,如何?

我:这个配置是和清北常春藤学历高度重合的,可能也筛不掉太多。

老板又沉思了一会儿:那我们试试小学?

我:……

老板在白板上拨云见日般地,写下了三个小学的名字:史家小学、府学小学、中关村三小。

这历史性的创新,竟起到了春风化雨般的效果,我手中的简历,经过这般洗礼,大浪淘沙,只留下了三百多份。

我当即通知了这三百位幸运儿前来面试。

初轮面试我们采取的是三十人一组的群面方式。

由于这些候选人都十分优秀,我甚至都有一些小小的紧张,不得不让老板陪同我一起进行初面。但我们彼此是很心虚的,我们两人加起来高考成绩都还没有超过1300分,在A城随机抓取的话,据说要抓几万次才能抓到一组比我们俩低能的,我们可是全凭把腰杆子挺值的精神活到了今天。

我们自认问知识技能类的问题或许会被耻笑,于是打算测试一下他们智力之外的能力。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今天的穿着都非常正式,非常严肃。但,我们希望这位成员有幽默感。大家能展示一下自己的幽默感吗?

“OK,没问题,但您可以具体点吗,您需要的是英式幽默、法式幽默、美式幽默、德式幽默、苏联式幽默、文革式幽默、南派幽默、还是北派幽默?”第一排的一位戴眼镜的男生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我身后的老板“噗哇——”一下笑了。我动动笔做了记录,因为我们之前约定,这个环节只要有人让我们发笑了,就可以进入下一轮。

“没出息。”我心里想着。

后面的人感到了一丝紧张和压力,毕竟几十个人想抢到话说还得是段子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优秀的人always优秀,我和老板这一上午听得前仰后合,会议桌几乎被我们拍散架,行政上了五盘瓜子一箱矿泉水两把扇子……

老实说如果早些年有了他们德云社都无法存在。

笑归笑,可怎么办,所有人都进了下一轮。

我和老板想到了从爱好入手。我俩都是骨灰级历史爱好者,此时我们突然对视一眼,意识到我们彼此都想到了一道题,同时我们深信这道题能帮我们筛掉一大批人。

那就是——

“‘北宋’之后是哪个朝代?”

“所有答‘南宋’的……”老板比划了一个“咔”的手势。

“所有答‘伪楚’的……”老板比划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手势。

老板边说边兴奋地摩拳擦掌。

那一刻,我觉得他真像一个法西斯。所有答“南宋”的,都进毒气室,所有答“伪楚”的,都是优秀的雅利安。

注:伪楚,“靖康之耻”后,金兵扶立原北宋太宰张邦昌所建立的傀儡政权,国号“大楚”,“楚”,后世又称“张楚”。从1127年3月7日至4月10日,由于北宋军民的反对,仅存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

我清了清嗓子,故作不经意地:大家辛苦一上午了,我来道基础题给大家放松一下——“‘北宋’之后是哪个朝代?”

我故意如此轻松,就是要显得这道题一点也没挖坑,然后看他们在极度放松之下的条件反射。

“伪楚。”

所有人面无表情,异口同声地回答着。甚至有一些人还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我很惊讶:当年不是说整个史家小学也只有一个同学能答对吗?

“这是知乎题库里十五年前的老题了。”刚才那个第一排戴眼镜的男生好心地小声告诉我。

老板瞪了我一眼,质疑我的专业性,仿佛出这样一道丢人的题的想法是我提出的。

我赶紧反驳他:我当然知道题库里有啊,但你要问我还能拦着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测试他们,我毫不怀疑,如果我说需要一个音乐家的话,这帮人能够马上组个交响乐团吹拉弹唱起来。

既然人类无法阻挡他们的大脑,就测他们的人品吧。

我们公司的文化是:诚实守信。

这在当今商业社会是不多见的品质。

我马上提出了下一题:一分钟之内证明你有多诚实。

这一题就是“皇帝的新衣”,那些标榜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撒过谎的人,以及说自己撒的最大的谎是告诉自己母亲给她买的巴宝莉围巾只要两百块的那种骗子,通通都会负分滚粗。

在这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中,不诚实的现象是非常常见的。

第一个上来的是一个清秀的男孩,他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我不太诚实,这个话题我难以面对,我放弃。”

他哆哆嗦嗦地走了,就这样通过了这一关。

第二个上来的是一个女生,她放下自己的Prada手袋:假的。

她摘下自己的劳力士手表说:假的。

她脱掉自己的菲拉格慕平底鞋说:假的。

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只有这个是真的。

她鞠了一躬,下台。三件假货留在了台上。

老板流泪了,通过。

他还摘下了自己手上的劳力士给她戴在手腕上。

第三个上来的是一个戴眼镜的胖男孩,一分钟的时间里他沉默了五十秒,用最后十秒说出:“我不是一个诚实的人,我骗她这十年来我有多么爱她,其实我爱的是他。男他。”他流下了两行忏悔而孤寂的断背之泪。

通过。

后面的上来的人压力会越来越大,大家都争先恐后地上台。后面无话可说的人只好向我们展示了自己的露阴癖、色情狂、偷窃、作弊、杀人……

他们的坦诚令人瞠目结舌,我们无法不将他们通通都留下。

还好我还准备了一道灵魂拷问:工作是为了什么?

这道题的回答,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终极去留。

多少年来,只有回答“工作是为了工作”的人,才能够留下来。只有他们才会心无旁骛地服务于企业,最终成为企业的中坚力量。

果然,一大批回答“为了希望”、“为了家庭”、“为了梦想”、“为了兴趣”、“为了谋生”“为了中华崛起”的人都告别了舞台。

留下大约几十人,他们工作只是为了工作。

另外我们还留下了一个人,他的回答让我们印象深刻:为了活着。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挺住意味着一切。

这答案让我们满意。

面对最后满满一屋子的人,我和老板心力交瘁。

我不得不采用一种最朴素而不道德的方式:拍卖。

我:你们出价吧……这份工作——价低者得!

一屋子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知道,他们内心充满着悲愤,可是他们不能流露。

老板像日本人一样非常抱歉地鞠了一躬:对不起。我保证录用之后会以每年百分之七的增幅回馈大家。

“五千。”大家已经开始面对现实。

“Shit,你不用在北京租房子吗?”旁边的小伙子起身爆粗准备走了。

“在座都是史家、府学、中关村三小的,不都是A城人吗,还需要租房?”“五千”辩解道。

“我爸妈把学区房卖了供我上了耶鲁。”这位小伙子独自走了,留下一个悲凉的背影。

剩下的人都很淡定,“四千五”、“四千三”地往下叫着。

叫到三千的时候,有一个人走了,他摇摇头叨咕了一句:还不够我买件T恤。

有个女生哆哆嗦嗦叫出了“两千。”

一大片人起身,对她报以不啻最恶毒的眼神。

大家一边走一边互相加微信:唉,其实已经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了。我们这种需要两千多块的人压根不配参与竞争。

——听说八百块其实就能活下来?

——真的吗,求攻略!

“两千”的女生环视了一下周围,她非常紧张,我能感觉到两千块是她的极限了。

果不其然,剩下的人还在面不改色地往下叫。

一千五,一千……

到最后,有一个人报出了“零。”

空气凝固了。

我和老板几乎无法面对眼前的这一幕。

报出了“零”之后,我没想到的是:

竟然还有十个人留下来没走,他们都愿意零报酬为公司工作!

我和老板已经哭了。

这个世界为什么对年轻人这么残忍。

“零”旁边的那个人站了起来:还剩十个,刺激的时候开始了。

另一个人灰心地点点头:从低往高叫吧。

一万。

两万。

三万。

五万。

这是他们愿意为这个工作付给我们的钱。

我和老板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老板突然正义心爆棚:NO!你们不能这样!这样等于失去了公平,意味着谁家里有钱谁就能得到这份工作!

没有人理睬他,大家有这样叫了一轮。

台下一个人:十万。

大家摇摇头,除了他,剩下的人都要走了。

“十万”赢得了这份工作。他高兴得跳了起来。

他对老板说:你知道吗!我PK下去的人里好几个是我同学,他们有的有家族基金,有的有家族企业,有的一个月零花钱也不止十万。我不是这些人里最有钱的,但是我父母愿意全力支持我工作,这就是爱的力量!

只有参加了工作,才可能赚到钱,如果永远不工作,永远在找工作,那就永远没机会,不是吗!机会属于能够把握住的人!

——I win!

我用颤抖地手将OFFER交到了他的手上。

那一刻我感到我交付的是一份传国文件。

当“十万”得知自己这份工作竟不是永久的,在过几年之后还会交回给那位照顾狗的前同事后,他难过地哭了。显然这份工作来之不易,数年后或许他连这样不易的工作也得不到了。但他很快擦干了眼泪,告诉我没关系。

最近,我专程去探访了照顾瘫痪狗的那位同事,告诉他了最近的这次招聘事宜。

“告诉那位小伙子,别担心,这份工作是永久的。我和他它好着呢,我一定要让它活得和我一样长!我应该这辈子是不会再回去工作了!”

他一边慢慢给狗的双腿进行按摩,一边坚决地对我说。

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他才是A城过得最好的那一个。

作者: 土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