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的下部电影《施剑翘案》

来自:圖解電影
       最近姜文的《一步之遥》上线,小编还没来得及看就不和大家唠叨了。姜文之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要拍摄《施剑翘案》,有传言称其在多年前便已经买下《施剑翘传》的版权,筹备将其拍成电影,作为其民国三部曲的终结篇,并且有传言称,施剑翘的人选很可能是其妻子周韵。
       《一代宗师》中的宫二便是由施剑翘的形象改编而来,唯一不同的是施剑翘用的是手枪而宫二则是八卦掌。
       施剑翘其父为奉系军长从小受父亲宠爱,过着千金大小姐的生活。1925年秋,奉系军阀张宗昌与直系军阀孙传芳为争夺地盘展开战争,其父在与孙传芳交锋中兵败受俘,被孙传芳枭首,示众三日。听闻父亲惨死,仅20岁的施剑翘就立志为父报仇,手刃仇人。
       虽然当时妇女以及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作为一名女子,弟妹又都年幼,施剑翘首先将报仇的希望寄托在堂兄施中诚身上。依靠张宗昌的关系,施中诚得以担任烟台警备司令这一要职。但此后施中诚却反劝其打消复仇念头。施剑翘因此与施中诚断绝了兄妹关系。1928年,在其父3周年的忌日上,施中诚的同学施靖公注意到了施剑翘。施靖公表示愿意承担报仇雪恨的大事,施剑翘遂下嫁于他,迁居太原。数年后,施靖公官位不断晋升,而报仇之事却一拖再拖。施剑翘在要求施靖公为父报仇遭拒后,与其一刀两断,带着两个儿子返回娘家。
       1935年,施剑翘的弟弟施则凡已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回国,他带回一把日本军刀,发誓要手刃孙传芳,被担心反将功亏一篑的施剑翘制止。1935年,施剑翘开始练习枪法。之后,施剑翘打听到孙传芳兵败寓居天津的消息,于是前往天津。同年农历九月十七日——施剑翘的父亲遇难十周年这天,她到天津日租界观音寺为父亲举行纪念法会。
       从受邀前来的富明法师口中得知孙传芳已是天津佛教居士林的居士。施剑翘随后化名“董慧”,委托一位女居士介绍加入了居士林。施剑翘通过各种途径去了解孙传芳的身貌、口音及活动规律,知道他每周三、六必到居士林听经,随即做了刺杀的具体安排:将准备好的《告国人书》和遗嘱印制出来,打算在行刺后散发;并把11月13日(星期三)定为替父报仇的日子。1935年11月13日,正是讲经日,前来听经的孙传芳端坐在佛堂中央。施剑翘本在靠近火炉的后排座位,离孙传芳较远,她以背后的炉火太热为由要移到前排去。看堂人允诺后,施剑翘站起身来,伸手握住衣襟下的手枪,快步来到孙传芳身后。待众居士闭目随富明法师诵经,施剑翘悄悄拔出勃朗宁手枪,对准孙传芳的后脑勺射出了第一发子弹,紧接着又朝他的太阳穴和腰部各射一枪。枪声响后,佛堂大乱,施剑翘将提前准备好的《告国人书》和身穿将校服的施从滨照片抛向人群,大声宣布自己的姓名及行刺目的,并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决意自首。不久,施剑翘被前来的警察带走。
       当天下午6时,《新天津报》发出号外,报道了“施从滨有女复仇,孙传芳佛堂毙命”的特大新闻。次日,天津、北平、上海等各报都以头号标题刊载了这一消息,全国轰动。 ??施剑翘刺杀孙传芳一案被移送到天津地方法院检察处。在侦讯中,施剑翘不讳事实,直陈了杀人经过和原因。按照当时的法律,施剑翘的行为应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死刑。在法庭上,施剑翘详细陈述了自己艰难的复仇历程,最后说道:“父亲如果战死在两军阵前,我不能拿孙传芳做仇人。他残杀俘虏,死后悬头,我才与他不共戴天。”这一案件,天津地方法院一审判决为有期徒刑10年。1936年4月13日,《新天津报》刊登了她在狱中写的文章《亲爱的同胞,赶快奋力兴起吧》。此谋杀案在当时引起极大轰动,报章、杂志争相报导,称赞她为“女中豪杰”“巾帼英雄”,要求政府特赦。
       1936年8月13日,经辩护律师代为申诉,施剑翘被河北省高等法院判处7年监禁。多团体纷纷通电呼吁,希望最高法院能对施剑翘援例特赦。后冯玉祥同李烈钧、于右任、张继、宋哲元等人出面救援,呈请国民政府予以特赦。1936年10月14日,在施剑翘入狱11个月的时候,时任中华民国政府主席林森向全国发表公告,决定赦免施剑翘。此后,由中华民国最高法院下达特赦令,将施剑翘特赦释放。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