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四川大学周鼎自白书的一些看法

      看到23日四川大学周鼎老师发的自白书,不说瞬间引爆了整个网络,更牵动了更多人的心,我在G+上看到,之后,就在Google和百度中查找了相关情况,网络上的舆论一边倒,都是支持周鼎老师的,对错姑且不说,我也不能评价,对错与否不是简单的黑与白。尼采曾经说过“毒害青少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佩服那些意见及想法相同的人,不尊重那些与自己意见及想法不同的人”,我希望广大的网络舆论不要毒害青少年,请尊重那些意见相左的人,否则又是一场网络的腥风血雨,对制度和社会的鞭挞。当然,如果不能批评,赞美也就毫无意义。

      对周鼎老师的境遇我表示同情,他是一个好的老师,从网络上看来的资料,个人认为,他仅仅是一个好的老师,是一个对教学认真负责的老师,或许做学术不适合他,或者说他是在厚积薄发,一直在“憋大招”,然后一鸣惊人,这些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举个例子,我的导师都50了还是个副教授,这些年我看他也一直不发论文,不出专著,就专心教学,他和周鼎老师的观点或者相同,一般的论文就不发了,很清高、面对整个世界,和整个学术体制,我有时想他是堂吉诃德,我很多时候也佩服他们这种勇气,这里还是再说几个字“再次钦佩”。那么在钦佩之余,我还会说一点其他的什么东西呢?首先要以事实为准绳,我在网络上的评论中我也看到了,某些同学说,文科的同学说周老师心中没“干货”,说白了,就是只是可以做一个大众的历史普及老师还可以,要作为专业的历史老师,还有所欠缺。理科生听他的课说他的课很吸引人,幽默风趣,这些就是知识面的差距,这些就是学术和生活的差距,历史究竟要怎么讲,要讲得雅俗共赏,还是讲得风花雪月,这真是为难了那些讲授历史的先生了。

      诚然,从学术的角度来讲,历史应该是深度,当然有幽默的方法来讲未尝不可?如果历史就探求简单的表面的东西,不学也罢,最多成为饭后谈资吧,个人认为历史学,文化学,更多的是通过历史引起人更多的思考,让你学会思考问题的方法?而不是饭后的谈资。周鼎博士的课程我没有听过,这里就不作评价。从生活的角度来讲,中国文化和历史需要一些大众化、简单化的方法来吸引观众,但这里与学术扯不上关系,与学生也没有关系,有的只是传道授业解惑。

      周鼎老师的自白书中对教育体制的批判,谁都知道,很多制度是皇帝的新衣,只是周老师直接用手点破而已,这些足够让那些涉世未深的大一大二的学生们拥簇,也赢得了广大对教育体制心存不满人的呼应。实事求是的说,我们的教育体制不完善,但也绝非说的那么一文不值,我们应该批判,但也应该理性的分析,不能以周鼎老师的自白书,就把问题扩大化。周鼎老师的自白书中有部分观点我不敢苟同,例如什么教授、副教授的办公室之类,据我所知,很多副教授也是没有单独的办公室的,这也体现了资源的稀缺性和分配的不公平性,周鼎老师这点有些误解。自白书很明显的说了,“明年还有机会”,不就是个职称问题嘛?也许有人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的导师不也是这样的嘛他还不是苦中作乐,笑呵呵的,所以还是名利二字在作怪罢了,当然或许川大在某些地方做得不够厚道,造成了这些问题。周鼎老师自白书某些方面还是很有意义的,比如说什么报账,什么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高校就是一座衙门,院长就是包工头,这些都可以总结成本年度最优秀的、最精辟的总结,也深层次的反映了中国教育存在的巨大问题.

      对周鼎博士的自白书说完之后,我还是得提出我的一点建议:中国教育体制确实有问题,对于那些没有科研经费的高校老师来说,生活也确实不易,这是事实,与许多基层公务员一样的道理,既然国家已经发了县级以下的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的办法,对那些高校的老师也何尝不可以采取同样的方法,那些愿意教授学生的,好好的教书的老师不一定要有那么高的职称,一样可以涨工资,给待遇呢?这只是作探讨,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口下留情。

为您推荐

nike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

46条评论

  1. 谈教育体制就像谈我国的体制一样,都是白谈。
    作为一个二本的大学,从收入看,教授不如处长、副处长拿的多,副教授不如科长,讲师不如科员,这也是大多数二本高校的通病,因为缺乏足够的科研可以带来更多的收入。
    而且,现在的考核体制是只考核教师,往往大多数不考核行政人员。我们学校扯淡的教师岗位职责管理办法规定,教师连续2年年度考核基本合格或不合格就解聘。而行政人员呢,没有这个规定。

    1. @大风:我们都明白很多道理,我们都苦恼这个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我们目前改变不了社会,学学阿Q,改变自己咯,

  2. 论调都可理解,没有对错之分。
    个人觉得从传统上,我们的心态就是分等级的,往高处走,肯定没错。
    怎么爬台阶,是个问题,条件不具备时:有自己的原因也有外在的原因,就苦练内功吧。
    一个一方面优秀的人,最终总会获得合理的评价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抱怨别人 没人愿意听的。

  3. 博主您的观点我很赞同。面对最近铺天盖地,网络舆论一边倒的情况,本人甚至都不敢发表任何与大方向相异的观点。作为一所还算知名大学的副教授,我只想说说自己从事科研教学这两年的切身体会。
    教学与科研矛盾吗?答案应该是No!我是一名工科的教师(从事的是Computer science)的方向,前两年有幸破格晋升为了副教授,我并没有什么海外背景,只是博士毕业这两年,没日没夜的工作才有幸在我们这个领域最为顶级的几个期刊和会议上发表了若干篇论文。我依然记得,除夕夜本应该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刻,我坐在桌前工作到凌晨2点的情形,我也知道三年的时间我没有休息过哪怕一天。没有付出,哪来的回报。说到这里,一定有人会说讲好课也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当然如此,在本人所在的学校,我的课从来是不需要靠点名来维系学生听课人数的,我甚至不记得上次点名是什么时候了。为了上好一门36课时的新课,我的备课笔记有好几百页,然后花了大量精力再浓缩。虽然从来没有关注过,但是我也依稀知道自己课程的评分是非常不错的。不同专业的课程有着天壤之别,工科或是理科的课程,纵使老师一辈子倾其所有投入教学,也未必能够达到一些文科类课程的受欢迎程度,这是课程本身内容造成的差异。我总觉得一个大学老师讲好课绝对是一件义不容辞的事情,但这绝对只应该是一个基本要求,科研绝对也是不可或缺的,现在这种舆论导向让我非常非常担忧。
    最后说一点让我感觉不舒服的地方,我看了您博客留言板上有一位名为nike的老师,以及名为“一些看法”的同学,让我觉得我们的礼貌教育还是很有欠缺的,博主谦谦有礼,而这两位有些咄咄逼人。我平时经常和学生说“你”和“您”之间是有差别的,作为讨论“您”似乎更为妥当。你来你去,很不礼貌!
    有点语无伦次,实在是想为博主撑撑腰,同时在气头上,所以各位见谅!请勿人身攻击。

    1. @opinion:感谢理解,理解万岁。有点小建议,工作也好,科研也好,还是要注意多休息,我就很懒了,周末一般就玩,陪陪老婆,陪陪孩子。再次感谢您的留言,如有空暇,欢迎继续关注本站。

  4. 先解释一下,我对互联网不熟,也基本不懂上网发表什么的技术,所以说可以评价吗是试试能否发出来。
    不知道您是不是老师,本人是一个高校教师,所以对周老师所提的问题很感兴趣,多数问题感同身受。而你的博文与“网络上的舆论一边倒,都是支持周鼎老师的”的舆论不同,但也是非常理性的,所以引起我的兴趣。你的大多数观点我都赞成,不过有的地方我不敢苟同,特别是“所以还是名利二字在作怪罢了”是不是略有不厚道之嫌?周老师有那么多的教学荣誉,真是不容易的。本人教学也不错,也是学生选课的优先对象,也是学校的教学名师,省级模范秀教师等等许多奖,但我常告诉青年教师,这些评职称时都是虚的,一点用也没有。所以本人还是靠科研项目与论文评的教授。作为一名老教师,尽管知道现在教学好没有用,但我们这一代人的良心所在,觉得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一定不能误人子弟,每一次课总要学生有些收获。所以教学上还是很认真的。尽管对个人真的没用。而另一位同事同样是非常受学生欢迎,也有许多教学奖,但论文弱了一点,恐怕无望晋升,不是等几年就行。但向她那样的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在我校的确不多。从学生看,他们希望教学好的老师,当然,我也认为,在自己的领域没有科研的教师不可能是好教师。但是,在大学教学从精英化到大众化的今天,周老师,一个博士,他的干货应该够得上教一些非历史专业的本科生了。这些老师不是完全没有科研,只是不够现行的条件而已。而现行条件中,项目、获奖等显然显示的是行政权力。
    我认为,教学好科研弱一点的也应该评职称,可以设教学岗的职称啊。在中国一个等级森严的体制下,职称上不去,只加工资是不够的,一个知识分子其实最讲脸面。周老师敢于出来说话,其实有很大的勇气,市侩一点的话,此举可会对名利有损啊。领导会不高兴的。

  5. (二)2.对于周老师提到了教育体制的问题,你认为“不能把问题扩大化”。我认为,这是一种和稀泥的态度,对于问题的解决没有任何作用。教育体制的问题、忽视教学的问题,大家都看到了,周老师能够站出来,公开提出问题,这是一个难得的解决问题的机会,我们需要把问题扩大化,引起教育部门的重视。这样才有利于问题的解决。我不知道你提出的“不能把问题扩大化”,是出于何等居心。对教育问题的社会大讨论一定是有利于问题的解决,总是藏着掖着肯定没用。反对对于问题的讨论,就是反对问题的解决。

    3.再说你提到的“不敢苟同”周老师的两个观点。一是周老师提到没有办公室,你说这是资源稀缺和分配不公平的问题。你提这种不同观点对于问题解决有什么用!?穷人饿死了是因为全球粮食资源稀缺的问题?这算是什么不同观点!资源永远是稀缺的,但是稀缺的资源能够配置到最需要的地方才是最优资源配置。当前教学问题,就是教育资源的配置不当造成的。
    二是你认为周老师没有评上副教授,写了自白书抱怨,是因为“名利二字在作怪”。我觉得是因为全社会对教学工作认真的老师不够尊重和重视,才导致周老师写这篇自白书。你从狭隘的“名利观”去衡量周老师为社会大众、为中国教育事业的呼吁,真是太狭隘了!(完,共两部分)

  6. (一)看到你的这篇博文,提到对自白书有一些看法,我当然想看一下你的不同看法。
    但来回看了博文几遍,觉得你并没有提出什么有意义的不同看法。特此写文表达“一些看法”。

    1.你没有听过周老师的课,仅仅从某些文科生和理科生的网络评价中,认为周老师的历史课没有深度,仅仅是探求简单的表面的东西,认为不学也罢。我觉得,一个被川大评为“十佳教师”的老师上的历史课,绝不像你说的“仅仅讲简单的表面的东西,不学也罢,最多成为饭后谈资”。况且,公共课被来就是要讲的能够被非专业的同学接受,听得懂,所以理论深度不能太高。我认为,这是上公共课应该的思路。你的“一些看法”,只能说你不懂什么是公共课,怎样上好公共课。
    (未完待续)

    1. @一些看法:您批评的很对,不过呢?感觉您言论有偷梁换柱的意味,另外您网易的文章我也拜读了,观点没有对错,欢迎讨论,我尊重与我观点相左的人,如果可以,欢迎您再次讨论。

      1. @music4x:如果我的评论中有你认为是误解了你的观点的内容,可以指出来。我相信真理越辩越明。

  7. 本人大学生,我们已经可以鲜明地感受到大学老师在上课上面的不负责任,很难学到东西,对此真的很失望。大学到底值不值得我们曾经地那样为之疯狂地追求,已经产生了疑问

  8. 赞同作者观点!职称是教课和学术综合水平的体现,高校教师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播者,也必须是知识的创造者。论文、课题反映的是知识创造方面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