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四川大学周鼎自白书的一些看法

看到23日四川大学周鼎老师发的自白书,不说瞬间引爆了整个网络,更牵动了更多人的心,我在G+上看到,之后,就在Google和百度中查找了相关情况,网络上的舆论一边倒,都是支持周鼎老师的,对错姑且不说,我也不能评价,对错与否不是简单的黑与白。尼采曾经说过“毒害青少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佩服那些意见及想法相同的人,不尊重那些与自己意见及想法不同的人”,我希望广大的网络舆论不要毒害青少年,请尊重那些意见相左的人,否则又是一场网络的腥风血雨,对制度和社会的鞭挞。当然,如果不能批评,赞美也就毫无意义。

对周鼎老师的境遇我表示同情,他是一个好的老师,从网络上看来的资料,个人认为,他仅仅是一个好的老师,是一个对教学认真负责的老师,或许做学术不适合他,或者说他是在厚积薄发,一直在“憋大招”,然后一鸣惊人,这些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举个例子,我的导师都50了还是个副教授,这些年我看他也一直不发论文,不出专著,就专心教学,他和周鼎老师的观点或者相同,一般的论文就不发了,很清高、面对整个世界,和整个学术体制,我有时想他是堂吉诃德,我很多时候也佩服他们这种勇气,这里还是再说几个字“再次钦佩”。那么在钦佩之余,我还会说一点其他的什么东西呢?首先要以事实为准绳,我在网络上的评论中我也看到了,某些同学说,文科的同学说周老师心中没“干货”,说白了,就是只是可以做一个大众的历史普及老师还可以,要作为专业的历史老师,还有所欠缺。理科生听他的课说他的课很吸引人,幽默风趣,这些就是知识面的差距,这些就是学术和生活的差距,历史究竟要怎么讲,要讲得雅俗共赏,还是讲得风花雪月,这真是为难了那些讲授历史的先生了。

诚然,从学术的角度来讲,历史应该是深度,当然有幽默的方法来讲未尝不可?如果历史就探求简单的表面的东西,不学也罢,最多成为饭后谈资吧,个人认为历史学,文化学,更多的是通过历史引起人更多的思考,让你学会思考问题的方法?而不是饭后的谈资。周鼎博士的课程我没有听过,这里就不作评价。从生活的角度来讲,中国文化和历史需要一些大众化、简单化的方法来吸引观众,但这里与学术扯不上关系,与学生也没有关系,有的只是传道授业解惑。

周鼎老师的自白书中对教育体制的批判,谁都知道,很多制度是皇帝的新衣,只是周老师直接用手点破而已,这些足够让那些涉世未深的大一大二的学生们拥簇,也赢得了广大对教育体制心存不满人的呼应。实事求是的说,我们的教育体制不完善,但也绝非说的那么一文不值,我们应该批判,但也应该理性的分析,不能以周鼎老师的自白书,就把问题扩大化。周鼎老师的自白书中有部分观点我不敢苟同,例如什么教授、副教授的办公室之类,据我所知,很多副教授也是没有单独的办公室的,这也体现了资源的稀缺性和分配的不公平性,周鼎老师这点有些误解。自白书很明显的说了,“明年还有机会”,不就是个职称问题嘛?也许有人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的导师不也是这样的嘛他还不是苦中作乐,笑呵呵的,所以还是名利二字在作怪罢了,当然或许川大在某些地方做得不够厚道,造成了这些问题。周鼎老师自白书某些方面还是很有意义的,比如说什么报账,什么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高校就是一座衙门,院长就是包工头,这些都可以总结成本年度最优秀的、最精辟的总结,也深层次的反映了中国教育存在的巨大问题。

对周鼎博士的自白书说完之后,我还是得提出我的一点建议:中国教育体制确实有问题,对于那些没有科研经费的高校老师来说,生活也确实不易,这是事实,与许多基层公务员一样的道理,既然国家已经发了县级以下的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的办法,对那些高校的老师也何尝不可以采取同样的方法,那些愿意教授学生的,好好的教书的老师不一定要有那么高的职称,一样可以涨工资,给待遇呢?这只是作探讨,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口下留情。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对四川大学周鼎自白书的一些看法
看到23日四川大学周鼎老师发的自白书,不说瞬间引爆了整个网络,更牵动了更多人的心,我在G+上看到,之后,就在Google和百度中查找了相关情况,网络上的舆论一边倒,都是支持周鼎老师的,对错姑且不说,我也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