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认识的罗永浩

转载之
看了罗永浩和王自如的‘辩论’。也看了论坛里有大量的兄弟讨论他们两个,这里我不说锤子手机什么,因为我毕竟没拿到,也不说王自如,因为我根本不认识,后来查到他是西翻毕业的(恰巧我就在西安长大,太知道西翻是个什么学校)。当然,罗永浩也就上过高中,后来自学了8个月才混到了新东方当老师,跟那三个巨头到底没整到一个锅里(看过电影的应该都知道怎么回事)。

我一直觉得,在这样一个基数(基本都是爷们的论坛)我们能不能更客观一些或者更理性一些的看待一些问题,比如一个产品或者一个人,而不是盯着一个点去无限放大,这是娘们多的论坛里爱干的事情。而男人的角度是不是更宽泛一些。

罗永浩在新东方的时候我也恰巧在北京,那一段真的很苦,当然,也有快乐的日子,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人喜欢听他讲点什么,记得当时还是听的有人在他的课堂上用录音笔录的模糊不清的讲课,有一段说的暂住证,很有感触,当然,他加了修饰成分。但是不得不承认在那个年月,能让我好好听课的老师不多了,而且是听一个我压根就不知道的老师的课。

因为我们基本处于一个年龄层段,他能比我大个5岁,所以经历的事情基本差不多,他开始开{罗永浩和他的朋友们的公司}的时候,我也基本在和朋友抱团合作开公司,不过因为个人素质和资金的问题,我们破产不说还没了关系,最后还很僵。相信罗胖子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只是公开报道上看不到太多。

接着他有再尝试一些迷笛音乐节上的广告,微电影,独立发布会,情怀演讲等等,后来我的轨迹也差不多,也投资了微电影(当然我目的没他纯洁),也做了一些作秀一般的公益活动,也逐渐的被金钱所左右,但是感觉罗胖子仍旧在开诚布公的做坦荡的事情。

有人说锤子手机贵了,3000人民币不值得。但是我相信有更多的像我这样的人觉得只要他做了,我能支持的时候就一定支持,不为别的,就为了他的坚持。也不是说现在就如何有钱了,但是我觉得用3000圆买一个备用机是奢侈的话,那我就是为了那份执着和坦荡买的单,因为我早就做不到了。

在一个满是蓝光高清片源的时代,谁还会回忆录像带的美好和欢乐。

我认识的罗永浩可能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很可能我也被他美化的语言蒙蔽了,但是我宁可他这样骗我到我死的那一天。

可能是老了,很多语言和专业名词上的差距也越来越大,我的朋友范围也逐渐辐射到40-50左右的范畴上,深刻体会了一个理想主义工匠的情怀是多么的艰辛的一句话。有太多的规则等着88年的王自如,有太多的道理等着80后来体验,当真的能够承接这个社会的时候,再去诋毁老一代的人吧,起码我们这一代人里还有人敢这么说。

这个月去了甘南,在拉卜楞寺跟负责翻译经文的喇嘛聊了很久,也抬头看了很久的秃鹫,去郎木寺盯着天葬台也看了很久,心不能平静了,因为活的太不真实,成天戴着面具接触的各种各样的人,说着各种各样的套话假话,花钱去买虚假的欢乐和放纵,看着喇嘛的生活,看看自己的生活,被掏空的身体和灵魂。

这就是我能支持罗胖子的地方,他在坚持,也许是他自己并不知道他在为整整一代丢失了灵魂的人坚持,70后有过大声宣扬我们要怎么样?有过问责这个社会?有过喊过我们不容易?说句难听的70后有几个不是捡着哥哥姐姐裤子长大的,在80后宣扬性解放的时候我们他妈的大学毕业了都没几个上过床脱过裤子,在90后动辄上千上万的消费夜店的时候,我们他妈的月生活费才300,有个狗屁夜场,能去个2块钱台球厅就不错了,这就是我们整整一代人,看着今天的长辈教育,下面叫唤,我们说过什么了?

活的早就没了灵魂了!我认识的罗永浩是敢喊的,就为了这个,我宁可让他这么骗我一直到永远!

相关内容推荐

4 thoughts on “说说我认识的罗永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