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拍马屁,我只服你们都想不到的他

来源:一代文嚎

都说《金瓶梅》里的应伯爵是个拍马屁的圣手,可我觉得更胜一筹的该这位。

宋江领着兄弟们荡平了清风寨军区,“和燕顺各骑了马,带领随行十数人”奔赴梁山入伙,途经一个小小客店歇脚,位子不够坐,想跟一个独自霸着大桌位的汉子换座。本来嘛,不换就不换,多大点儿事!可那汉子却乍乍呼呼,十分刺头挑衅,于是发生了激烈的言语冲突。

正准备抄板凳开打,这汉子却迸出一句话:“老爷天下只让得两个人,其余的都把来做脚底下的泥。”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很好!你牛逼轰轰的样子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宋江见他“出语不俗”,便说:“我且请问你:你天下只让的那两个人?”

那汉道:“我说与你,惊得你呆了。”

宋江道:“愿闻那两个好汉大名。”

那汉道:“一个是沧州横海郡柴世宗的孙子,唤做小旋风柴进柴大官人。”

宋江暗暗地点头,又问道:“那一个是谁?”

那汉道:“这一个又奢遮(了不起),是郓城县押司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宋江看了燕顺暗笑,燕顺早把板凳放下了。

那汉又道:“老爷只除了这两个,便是大宋皇帝,也不怕他。”

至此,你能感受到这教科书级拍马屁的分量吗?

关键在于什么?这汉子“不认识”宋江!同样是赞美,当面说、背后说、认识前说、认识后说,组合效果非常不一样。

认识的+当面说,怎么都逃不掉刻意拍马屁的嫌疑,这是应伯爵常干的事;但是背后夸或者认识前夸,诚意就大了。

不过最最精妙的还是宋江感受到的这种组合:不认识+当面夸。

你也感受感受:一个彼此不认识的人,正当着你和众人的面,自然诚挚地毫无遮拦地,倾泻着对你犹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的崇拜之情。

无论他用力多猛,你和围观者都不会感到一丝丝的拍马屁痕迹,因为所有人都相信:他,不认识你!

在这种情况下,夸得越肉麻越直接,你就会越爽。

鄙人就有幸体验过!

去年入职新公司,同事彼此都还不认识。聚餐时有个小姑娘说:“全天下做公号的我只服两个,一个是混子曰,一个是一代文嚎。”

我承认,我TM暗爽了!同时,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老夫是不是入套了?

这里就说到了此教科书级拍马屁路数的第二个精彩处:夸人不仅要“不认识”+“当着者众人面”,最好还能有个对方和大家都服气的参照对象。

如果总是翻来倒去的说“他好牛逼哦!”、“我好崇拜他哦!”等等之类,不是不行,但总有种捅不到G点,还不如不捅的感觉。

我服混子哥,因此拿我跟他相提并论加崇拜,我爽了。不由得想起高中时老师点名,把女神和哥的名字先后叫出来,那幸福的感觉是眩晕的。反之,曾经有人说我长得像曹查理,差点没把哥气不举。

我们再回头看看这汉子是怎么夸宋江的:他先说第一个让他服的人是柴进,宋江的反应是“暗暗地点头”,这种基于共同爱豆的心有灵犀之感你懂吧!

别急,高潮还没来!

等说到宋江时,他特别加了句“这一个又奢遮”(了不起),然后一字不落字正腔圆说出:“郓城县押司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

所以,你能体会到宋江此时的happy吗?他的反应是“看了燕顺暗笑”,这“暗笑”的深长意味还您是自己体会吧。

你觉得这就完了?NOT!

那汉子又Double了一下效果,再次强调:“老爷只除了这两个,便是大宋皇帝,也不怕他。”

这就说到了此教科书级拍马屁的第三个精彩处了:这一口一个“老爷”谁也不怕的,意欲何为?

这既说明了自己不是那种逢人就崇拜的小角色,也水涨船高升华了对方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它质变了此轮拍马屁的价值:这不是街头阿猫阿狗的那种有钱就是爷的盲目崇拜,而是一个大V对另外两个大V的定向赞赏。

宋江脑残粉多的是,最不缺的就是崇拜,可如果你是此时的宋江,会小觑眼前这位的诚恳和地位吗?

所以,是时候聊一下这汉子是谁,以及非常关键的:他到底认识不认识宋江?

这个汉子名叫石勇,绰号石将军。靠放赌为生,因为赌博打死了人,逃亡江湖,正准备投奔宋江。

他之前没有见过宋江,不好判断此次客店相遇是不是守株待兔。因为他正受宋江弟弟委托前往青州孔太公庄上找宋江,而此时宋江正要离开青州前往梁山,也存在恰好相遇的可能。但问题是,目标人物刚刚扫荡了清风寨军区,这样的江湖要闻他没有知觉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就算他与宋江的相遇是巧合。但宋江“黑矮肥胖”的体貌特征实在是辨识度太高,真是几千年才出一个的极品。

小说写宋江“身躯六尺”,武大身高不到五尺,按照汉代标准来换算的话比较靠谱,也就是说武大只有1米2,宋江只有1米4。

如果你对数字不敏感,觉得不够形象,那就给你找个参照。《权力的游戏》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彼特·丁拉基饰演)的身高是介于武大和宋江之间的1米35。

如果武大被称作“三寸丁谷树皮”,你觉得又黑又胖的宋江有多难认?

此外,石勇是河北大名府人,刚从宋江老家山东郓城出来不久。一个行走江湖的老手,会察觉不出宋江的郓城口音?难道他就没问过一句宋江长啥样?难道弟弟宋清和哥哥宋江在相貌上就没有一点相像处供参考?他又是个逃犯,按理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换个座位而已,他却牛逼轰轰地挑衅滋事,不是为了引起宋男神的注意?

由此老夫斗胆判断,这就是一次欲擒故纵的拍马屁表演。

石勇虽然没有见过宋江,但在小客店那一遇,就算不是守株待兔,他也大概推测得出眼前这黑矮胖子就是爱豆宋江。

他的目的就是投奔宋江并得到重视,但作为一个逃亡江湖的无名小辈,想让男神高看一眼实在太难!

可他偏偏是个眼观六路的赌徒,从不愿换座的小题大做寻衅挑事,到莫名其妙地说什么全天下只服两个人吸引宋江注意,他都是一步步算准了在赌:因为眼前这帮人万一不是宋江一伙,这个戏精指定会被群殴死。

其实,全天下我也只服两个人!一个是我未来的老板,他该有多牛逼才能hold住我;一个是我未来的老婆,她该有多那啥才能那啥。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论拍马屁,我只服你们都想不到的他
来源:一代文嚎 都说《金瓶梅》里的应伯爵是个拍马屁的圣手,可我觉得更胜一筹的该这位。 一 宋江领着兄弟们荡平了清风寨军区,“和燕顺各骑了马,带领随行十数人”奔赴梁山入伙,途经一个小小客店歇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