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踏入史上最危险境地?

作者:韦拓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d120400102wxcn.html,转载不代表本站赞成其观点。

中国是个农业大国,直到10多年前的21世纪初叶。一直以来,上有东北三省,中有两河两山,东有江南水乡,南有洞庭鱼米,西北河套平原,西南天府之国……举国上下,到处是粮仓。勤劳辛苦的几亿中国农民,也一直脸朝黄土背向天,年复一年的养活着日益暴涨的中国城市,支撑着这个地球村里人口第一的十几亿人的衣食。

然而,从20世纪末开始,7大危机瘟疫般在全中国蔓延,撼动了中国人的生存根基。中国农村,这个5000年来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家园,走到了最危险的崖边。

一、污染惊人

地下水不能喝。农村买水喝的农民越来越多,今年已成普遍现象。当年都是到河边沙滩取水喝,村里也都有井水。现在河水、井水都不能喝了,自来水也几乎不能喝了。沿河工业造成河水严重污染;农民大量使用化肥、除草剂,导致地下水也不能喝了。

害虫越杀越多。农民每年都要向地里打多遍农药,使用农药四五次属正常,如果种植果树,每年打葯高达20多次。现在害虫繁殖速度依然成倍增长,农民每年将成吨农药倾倒在农田里。

垃圾包围农村。如今农村各种垃圾严重增多:农田地膜残留物;各种农药、化肥、食品包装物;各种塑料袋和生活垃圾。

二、殡葬尴尬

我国是典型的农耕文明,农民在骨子里依然将土地视为生存的最终依托,将土葬视为生命的最后归宿。尽管国家推行火葬已五十多年,但目前大部分农村对死者遗体根深蒂固的处置方式依然是传统土葬,经济较发达的农村花钱买土葬、花钱买他人尸体顶替已故亲人去火化的殡葬怪事屡有发生,火化后的骨灰二次装棺土葬现象也极为严重。

殡葬仪式也越发隆重繁杂。具体表现为:农民办丧事都要在堂屋搭设灵堂哭丧停尸;选择墓地时都要看风水,遗体停放时间长短要算所有后人的生辰八字,如有冲突,下葬时间必须延后,以至有些老人的遗体在家里要停放几个月甚至半年以上。下葬时辰、方位都有考究;葬后祭祀也很隆重。受传统文化影响,农民“事死如生”、“视亡如存”观念根深蒂固。亲人死后都要做七个“七”,一日三餐供奉,七七四十九天后要做道场,烧小洋房、洋车、美女、美钞。山西甚至出现配阴婚现象,臆想死者在另一个世界也能过上幸福的家庭生活。富裕农民更不惜花费几万元用大理石、水泥翻修祖坟。

厚葬是我国丧葬民俗的主流,儒家的“人世”思想和等级观念使得中国人很在乎“生贵死荣”。丧事不仅仅是死者的事,更多的则是活人的事,这样,市场经济对人的价值金钱化的强化和“孝道”的异化结合,使得农民在办丧事时互相攀比,许多人把办丧事当成了炫耀财富、权力、地位、家庭势力和社会关系的机遇,丧事异化了。“活着不孝,死了胡闹”就是真实的写照。

三、勤劳不富

蒋家庄村民蒋坚强是当地有名的种地能手,1980前后就有2万多元的存款。30年来他一直靠勤劳伺候土地,但他没有致富还背了20万元的债务。他返贫的原因是:农产品价格几十年来变化相对很小;医疗风险大;农村攀比之风盛行,孩子结婚、生子费用越来越高;养猪赔钱;银行贷款利息高。

有3类人在农村赚了钱:牺牲生态环境搞规模化养殖的农户;侵占集体公共资源的人;能说会道、上骗政府、下骗村民乃至亲戚父母的人,不劳而获。

四、礼崩乐坏

以前农村很贫苦,人情味很浓。精神世界匮乏,内核很干净。如今农村早已礼崩乐坏,朴素的精神异化严重,人情味变淡。“以前要脸,现在要钱”。

有的村支书把公章挂在腰上,不吃请不送礼绝不办事。村干部臭名昭着,村民奔走呼号,但前者却稳坐江山。

离婚已经从当初的抬不起头变成家常便饭,历来稳固的农村婚姻已不堪一击。

五、晚辈忤逆

村里一些高龄老人因活得高寿却活受罪。

一些高龄老人过年期间过的忐忑不安——因高寿而倍感内疚。很多人自杀之心早有,因有同龄老人彼此宽慰、相劝,死心虽然没了,但活罪难逃。

89岁田婆(化名)有超过30个儿孙,大年初一早上,她盼着儿孙来探望,但直到炊烟日暮,她还是失望了  这天最先来看她的,是村里一位比她小五岁、比她更孤独的老人。大年初二,按照老伴活着时定下的规矩,田婆的每个儿子分别送来了200块钱“养老费”。一年中,除了送200块钱以外,儿孙很少出现。

村里一位年过百岁的老人发病时,最先发现的儿媳却故意紧闭屋门,未及时告知就在院中的丈夫,以致老人错过了送诊抢救的时间。为了让老人死得迅速而又悄无声息,一些狠心的儿媳还通过在一日三餐上减量,让老人在长期的自然饥饿中死亡。老人明知如此,却不敢声张

六、赌博盛行

农村麻将与扑克聚赌风气20年长盛不衰。农闲时,麻将牌局会持续几昼夜,直到他们把兜里的钱输光。过年从初一直到正月末,是牌局最盛时光。一些人因为赌注太小“不过瘾”,会去很远的乡镇或县城中找棋牌室赌博。村里一些人“借高利贷”赌博,最终妻离子散,或远走他乡躲债。

农村女人原来以贤惠闻名,现在都忙着研究六合彩和麻将了;现在的农村,决不是新闻联播里的农村。

近十多年来,“面子”成了村里最讲究的声誉,攀比是农民生活中的必需品,乡村淳朴之风不再,传统礼教全线崩裂,金钱至上、道德沦丧,有关忠孝道义的一切伦理气息在中国农村彻底死去。然而,又何止是农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