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敬酒者,非奸即盗

作者:一代文嚎

《金瓶梅》和《水浒传》,一个诲淫一个诲盗:如果有人没事殷勤敬酒向你,绝对是非奸即盗。

“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此话何人何时何事而发,不解释!当然,从来没人对我说过这种话。作为糙老爷们,酒经沙场的经历多数如下:大家伙儿齐心协力,把一个目标人物搞到位!

这种喝法大多时候都有心有灵犀的套路。

话说卢俊义这凯子着了吴用的道,被掳上了梁山。卢俊义放狠话说:老子就是死,也不签这做强盗的协议!

吴用说:明天再议。什么死啊活的,来来来,只叙友情不谈工作,喝酒喝酒。“卢俊义无计奈何,只得饮了几杯”。

这是第一轮,润个喉而已。

“次日,宋江杀羊宰马,大排筵宴”,卢俊义说: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老子就是不下水。

这是第二轮酒,尽管是老大请的,而且喝到了二更才散,但很明显,还是没到位。

来来来,喝完第二轮还有第三轮。

“次日,山寨里再排筵会庆贺”,卢俊义又说:我特么在这度日如年,喝完这顿,真的要走了。

我操!喝三轮了都没能搞定!?

NOW!上套路!

大人物先敬。一个一个地敬,先来一发车轮战。

请注意!并不是说你是大人物,对方就该买你的账,更不意味你敬酒,对方就会“干了!”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喝酒是他妈挺无聊和痛苦的事,尤其是一帮陌生人整在一桌的时候。

这么傻逼自虐的事想进行下去,说辞包装的重要性就凸显了。宋江说:“小可不才,幸识员外,来日宋江体己聊备小酌,对面论心一会,勿请推却。”

大人物的敬酒辞不在于言辞的华丽,但必须要让对方感到交心和尊贵。千万别说什么“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之类的顺口溜,特low降身份。

瞧瞧人家宋江多质朴,什么“幸识”、“体己聊备小酌”、“对面论心”,有让你感到“在老子地盘老子跟你喝酒是瞧得起你”的肤浅牛逼木有?

于是卢俊义爽利利干了这一杯。

大人物不止一个,老大敬完,还有老二老三。一般来说,只要老大开头好,剩下的老二老三都会顺理成章。于是“后日吴用请,大后日公孙胜请。”

就这样,第一轮灌酒成功。如果已经把对方干倒,那就罢了,如果没有……

紧接着的,次重要人物再来一轮。于是梁山泊“三十余个上厅头领,每日轮一个做筵席。”

这一轮喝下来,即便不到位,也能到胃。

但是“光阴荏苒,日月如梭,早过一月有余。卢俊义寻思,又要告别。”很明显,我们的目标人物是个酒囊饭袋,都这时候了还有回家意识。

可已经喝到这个份上了,时间也不早了,该如何优雅地留住他呢?

只听宋江道:“非是不留员外,争奈急急要回;来日忠义堂上,安排薄酒送行。”

没错!只有老大才能开口留人,质朴语言的拿捏同样十分重要。

缓兵之计,稳住他,答应他“接下来,真是最后一轮了”先!瞧瞧,就剩这瓶底一点酒了,不喝完难道留着养金鱼?

这种情况下,对方一般都会同意再搞这一轮。

最后一轮?想得美!

年轻体壮,喝死去个球的小弟们,该登场了。

不过有个麻烦,酒桌上很讲究资历辈分。连名字都叫不出的小弟敬酒,人家凭啥喝!

八仙过海嘛!

有会说话的,“只见众头领都道:‘俺哥哥敬员外十分,俺等众人当敬员外十二分!偏我哥哥筵席便吃,‘砖儿何厚,瓦儿何薄!’”

小角色没地位,但low有low的好处:有理有据有节,对比式拍马屁+激将法,还有“砖儿何厚,瓦儿何薄”的顺口溜,终于派上场了。

别以为顺口溜很容易,很考验水平的。比如“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领导敬杯酒,领导不喝嫌我丑”,这种耍乖卖俏型的,同样是女下属,扈三娘就合适,换成顾大嫂和孙二娘,估计卢俊义没喝吐也得恶心吐。

这种会说话的自然是最贴领导面子和心意的,但生活中总不乏愣头青,尤其是酒场上。李逵大叫道:“我舍着一条性命,直往北京请得你来,却不吃我弟兄们筵席,我和你眉尾相结,性命相扑!”

这个时候,一个左右逢源的劝酒人就十分重要了。在大多数地区,主人家或老大位置的人不会太直接劝酒,但特意安排的劝酒人可以。这种劝酒人一般由主人家重要亲朋或单位二、三把手担任。

只听吴学究大笑道:“不曾见这般请客的,甚是粗卤,员外休怪。见他众人薄意,再住几时。”

遇到李逵这种“你不喝就是不给老子面子!老子弄死你!”的愣头青,只要劝酒人出来圆个场,目标人物都会屈服接受淫威。当然,也有当场就殴起来的,相信不少人见过。

不管怎样,卢俊义又留下来搞了四五轮。

这时候卢俊义“坚意要行”,可还没喝到位(出洋相)啊!没关系,梁山小弟多的是!

“只见神机军师朱武,将引一班头领直到忠义堂上,开话道:‘我等虽是以次弟兄,也曾与哥哥出气力,偏我们酒中藏着毒药?卢员外若是见怪,不肯吃我们的,我自不妨,只怕小兄弟们做出事来,悔之晚矣。’”

麻烦事儿,小兄弟虽多,但年轻貌美会顺口溜的人才不多。大多数人的水平其实比李逵好不到哪去,就朱武这样的,再怎么绵里藏针,也是“不喝就弄死你”的胁迫。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大的问题是,这招再好使,也不能总用啊!李逵那种牲口这么玩玩也就算了,你这一帮子集体玩,灌酒意图太明显了吧?

所以说,一个牛逼的劝酒人(和稀泥)就是重要。

吴用起身便道:“你们都不要烦恼,我与你央及员外,再住几时,有何不可。常言道:‘将酒劝人,终无恶意。’”

瞧瞧这句“将酒劝人,终无恶意”,熟悉不?反正卢俊义杠不过,又搞了几轮。

这时候的“卢俊义思想归期,对宋江诉说。”他吐没吐我不知道,反正就是直接找宋江求饶了。

宋江见也差不多到位了,便道:“这个容易,来日金沙滩送别。”卢俊义的反应是“大喜”,完全没察觉到这就是个坑爹的局。所以,千万别觉得大家都敬你酒,就是尊敬你。至少有的民族不是。

最后,大家数数卢俊义喝了多少轮?如果这套下来还不能把目标人物喝到位,哥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货一直在偷喝雪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