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军中乐园》背后的真实故事

电影《军中乐园》个人认为是目前我看到的最好台湾电影,虽然在台湾据说票房不好,但这些不能说明这不是一部好的电影,现在把这部电影中的原型给大家放出来,本文根据台湾叶祥曦写的回忆录(1992年《国时报》E7版—人间副刊)整理而成。

《军中乐园》剧照
《军中乐园》剧照

过完年,来到这个世界正好一甲子。出生於深山交通不便的煤矿区,受教育的方式是拳头打骂,一切依风俗习惯生活。关於女性身体构造和性的问题,羞於启口,心中观念是保持童真和未来的伴侣交换。婚后做爱行房也是为了传宗接代,关了灯偷偷摸摸进行,不管对方的感受。现在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不管年轻人、老年人都应该勇於探讨性事。

民国五十六年过完阴历年,我在新竹关东桥唱从军乐。那年我正好二十岁,刚从高职毕业,理著大光头,穿著不怎麼合身的草绿色军服,踢正步唱军歌:“我有两枝枪,长短不一样,长的打GF,短的打姑娘……”如此般度完前八周的新兵基本教练。结训到靶场打靶,六发子弹虽然全“杠龟”,仍顺利结训;我的感想是我打过枪了(以前在家都是偷偷的打手枪“SY”啦)。

抽签分发后,我到了陆军凤山卫武营的炮兵连。第五天我就出状况了。和四位同袍在司令部前面割草,休息时我爬到芒果树上摘芒果(这是违反军纪),正高兴的叫同袍接好芒果,却发现树下没有半个人。司令部的窗口有位上校指著我,叫我过去,我头皮发麻的向他敬礼。他抄下我名字、连上电话后就叫我回去。我问同袍我会受怎样处罚,他们说以往都关禁闭室一个月。但事经过半个月,连上没人提起,我也忘了。有天我在中山室站卫兵,那上校出现在我们连上,他对我们连长说:“这个兵我要,我现在要带走,陆总部公文批准了在这里。”我就这样进入了“八三一军中乐园”。

丁上校用吉普车载我往凤山方向,二十分钟后在五甲路一栋三层楼建筑前进入,我看到大门挂著“陆军第二军团凤山特约茶室”。大门有宪兵和卫兵站岗,四周高高的围墙与墙上铁丝网,和监狱很相同。

初来见到小姐会脸红

报到第二天开始服勤务,每天二小时卫兵,六小时在管理室等候上级的派遣,如打扫房间、烧热水、洗浴室、查房、处理纠纷、为客人补票(每人服务为十五分钟,逾时要补票,小姐一按灯,管理室墙上的灯就亮起,我们就会上去询问)、押小姐到医院看病,或到凤山、高雄买化妆品、内衣裤、衣服。还有小姐要买点心、零食,会先写好便条纸和钱交给我们,分早晚二次。另外要到厨房帮忙打饭装便当送饭、到洗衣场晒收衣服,反正上级交待什麼就做什麼,其他时间只要不出营房,跑到小姐房间哈拉打屁也没人过问。

初来时见到小姐都会脸红,尤其在浴室看到她们上厕所不关门,当著我裸体洗澡,洗下体,我会落荒而逃,她们就骂我“看到鬼”。这种事常发生,故小姐都知新来一位菜鸟。我每次和她们接触时,有人会摸我的脸、胸部,甚至我的小鸟。

这栋建筑是三层楼回字形,只有一个大门出入,前面是守卫室、管理室、中山室,第二大门就是全栋大楼,入口只有一个楼梯,楼下是售票处,分军官票十八元,士官兵票十三元,墙上有服务生(JN)的大头照片及编号。阿兵哥买票后看墙上照片到二

剩余6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电影《军中乐园》背后的真实故事
电影《军中乐园》个人认为是目前我看到的最好台湾电影,虽然在台湾据说票房不好,但这些不能说明这不是一部好的电影,现在把这部电影中的原型给大家放出来,本文根据台湾叶祥曦写的回忆录(1992年《国时报》E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