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究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立足全局、面向未来的重大战略,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破解经济发展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和活力的根本措施。沟渠四川经济发展面临如何克服低成本优势逐步减弱、传统优势产能过剩、资源环境矛盾加剧、区域差距扩大态势等一些亟待解决的重大而紧迫的课题。此文通过开展沟渠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究,着力节俭国内外科技创新为核心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经验和启示。探索我省以科技创新驱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和水平的思路、措施及有效途径。
      第一部分   国内外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践与启示
      一、创新驱动与经济发展阶段
创新术经济活力的源泉,是实现经济发展的持久活力。理论界以竞争优势来考察经济表现,经经济发展分为要素驱动、要素驱动向投资驱动过渡、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过渡、创新驱动5个阶段。研究表明,当一个国家和地区人均GDP达到3000-5000美元之后将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必须走创新驱动发展之路,利用知识、技术、企业组织制度和商业模式等创新要素对现有的资本、劳动力、物质资源等有形要素进行重新组合,以创新驱动内生增长,实现经济的持续发展。
      二、国内外创新驱动发展实践
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将科技创新提升为国家(地区)发展战略,作为优化全球产业分工、打造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利器,加快创新驱动发展步伐。
——发达国家实践。美国制定创新战略,强调以世界创新领先地位来帮助经济增长。科罗拉多州以丹佛市为中心大力发展航空航天、生物技术、新能源等新兴产业,成功实现从资源依赖向创新驱动转型,并带动洛杉矶山经济区和美国中西部经济发展。硅谷凭借创新每五年涌现一个新产业、产生一个新世界500强。苹果公司依靠创新“重新发明了手机”,成为数码产品的引领者。柯达公司则因固守已有优势,不及时创新,最终向破产。韩国实施“科技利国”战略,大量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通过“反向工程”,实现从“快读跟踪”到“领跑者”的转变,10年之内人均GDP从2000美元增长到10000美元。日本注重购买引进技术后,针对生产过程进行改进,科技创新能力快速提升,驱动了日本经济二战后,近40年的高速发展。
——-发展中国家实践。印度南部的班加罗尔大力发展软件业,从一个不发达地区发展成全球第五大信息科技中心,并带动普纳、加尔各答等“第二阵城市”蓬勃兴起。印度尼西亚通过技术引进,以飞机制造工业为龙头,以塞尔彭科学园为研发中心,促进高科技产业发展,带动经济多年持续快速增长,2012年印尼经济增长率居世界第二位。乌克兰通过建立国家创新公司和3个国家级技术园区,以技术创新为突破口,提高科技支撑经济发展能力,全国经济在经历漫长的经济危机后开始逐步好转。
——国内经济发达地区实践。我国创新能力最强的北京、上海、江苏和广东已进入创新驱动阶段。北京通过机制体制创新和先行先试,实施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双轮驱动”发展战略,集聚产业创新要素和高端业态,促进产业机构升级。上海注重创新政策和制度设计,将浦东作为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先行先试地区,形成以服务经济以为主导的产业发展格局,以消费和创新拉动经济增长。江苏通过“校企联盟”和“科技在高校,创业在园区”双栖模式,集聚创新资源;通过创业资金、公共平台、“保姆式”和“管家式”服务,优化创新环境;按照“点”、“线”、“面”等经济“增长极”的率先大战二后辐射带动的模式,进行产业布局,推进产业技术创新,区域创新能力连续4年位居全国第一。广东通过建立开放性区域创新体系,聚集创新资源,推进协同创新,技术自给率到66.8%,实现从技术依赖型向技术自给型转变,发展模式从“广东制造”转向“广东创造”。台湾吸引借鉴硅谷的成功经验,通过政策引导和资金扶持,规划建设新竹科学园区,把“企业、政府、大学”3种力量有效整合起来,大力发展集成电路、电脑及周边设备、通讯、光电、精密机械、生物技术6大类产业,使台湾成为仅次于美国、日本的第3大电子资讯产品生产地。
——国内经济欠发达地区实践。安慰以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为载体,从“单个企业到产业、单个城市到多个城市、辐射带动全省”3个层面要推进科技创新,其创新能力跃居全国第九位,经济连续8年保持两位数增长。武汉东湖高新区(“光谷”)通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笑话吸收和集成创新,不断提升自主创新能力,迅速发展为中国最大的光电子信息产业研究生产基础,创新实力在88家国家级高新区中位居第二。
      三、经验与启示
国内外实践证明,科技创新已成为驱动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最重要力量。
启示一:政府应当从战略决策、制度安排、体制创新以及政策扶持上给予重视和关注
在创新战略实施过程中,西方达到国家政府普遍制订了较为完善的有利于技术创新的法规政策和激励机制,日本、韩国等追赶型国家则通过政府强有力的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提升了创新体系的整体效率。国内外实践经验表明,在特定的社会形态和经济发展阶段上,适当的政府干预,完善相关制度和政策环境,有利于加快经济向创新驱动发展转变的进程。
启示二:创新驱动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基本战略
我国江苏、上海、安徽等地区在人均GDP达到4000-5000美元左右时,明确提出自主创新战略,走上率先实现现代化的轨道。而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国家由于在国家战略中缺乏对科技进步和创新的有效定位,失去经济持续增长的引擎,导致其经济发展长期低水平徘徊。正反两方面的事例证明,要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必须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启示三: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是后发地区创新驱动发展主要模式
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通过模仿创新模式实现了经济的腾飞,。我国武汉”光谷“则通过引进技术再自主创新,迅速成为湖北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国内外经验表明,后发地区可以紧紧抓住发到国家和地区产业资本、技术溢出带来的新机遇,把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作为主要模式,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推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
启示四:后发地区必须通过局部突破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实践证明,处于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过渡阶段的地区应结合自身优势资源进行产业布局,以高新区、经济开发区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载体,通过构建以诚实和大区域为重点的多点多级支撑,以”点“”线“”面“为经济增长极的先行先试,逐步实现整个区域的创新驱动发展。
综上所述,无论是国家、地区、还是企业,创新都是推动发展的根本力量。创新与否已不再是发展”好与坏“的问题,而是关乎”生与死“的问题。
第二部分  沟渠创新驱动发展现状与选择
一、沟渠经济发展现状及动力分析
      “十五“以来,沟渠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跻身全国经济总量第二梯队。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沟渠人口多、底子薄、欠发达、不平衡的基本省情并没有根本改变,城乡不平衡、区域不协调的矛盾仍比较突出。
      2012年,我省人均GDP为xxxxx.73元(xxxx.92美元),成功跨越”贫困陷阱“,跻身中等收入行列,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历史经验表明,人均GDP达到4000-5000美元后往往会成为一个国家和地区发展的”分水岭“,其经济的发展往往存在较大变数,处理得当,通常会出现一个较长的经济高增长时期,并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人均GDP的更高突破,反之,则可能出现经济震荡,徘徊不前,甚至倒退,进而引发许多社会问题。当前,沟渠经济发展正进入一个重大转折时期,面临”中等收入陷阱“。要实现从中等偏下收入阶段向中等偏上收入的跨越,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一阶段特征,顺应这一阶段的发展规律,全面推进创新驱动发展。
      从拉动经济增长的外源性和内生性要素来看,近年来,劳动哇哦苏对我省经济增长贡献率持续下降,到2011年仅为xy.8%;资本要素的贡献在2009年出现拐点后连续下降,2011年只有gt.2%;科技进步贡献率呈稳步上升趋势,2011年达到vf.9%,已超过资本贡献率,成为推动沟渠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综合判断,沟渠经济发展正处于投资和创新双动力推动阶段,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过渡的特征明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