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熊猫大侠》

       李湘老公王岳伦的《熊猫大侠》可以说是一部小制作,但还算不错的影片,很多人认为是低俗,我只能说的是低俗的标准是什么,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难道天天都要吃大餐,天天都要大制作,天天都要歌唱XXX就不低俗了,这里我首先要批评一下那些说这部片子低俗的人了,不过这电影在茶余饭后笑一笑,还是可以的,说到意义深刻,恐怕也是没有太多的艺术性,不过逗咱老百姓笑一笑的片子,我顶,感觉与疯狂的石头还是有得一比。

      首先来说说道哥吧,道哥这个形象在这不片子还是挺好的,阴差阳错的弄成了镖局,没有经验,不过理论上还是学过,白胡子师傅多少还是给他留了本书,“漂亮女人是蛇蝎”的教导,让我忍俊不禁,道哥一路傻乎乎的,但是还是有人情味的表演,难得啊。

      印象最深的是阿朵了,一句“阿朵”,感觉全身酥麻,美女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可以说是风骚露骨,黄莺鸣翠之音,柔美的身段,用洛神赋中的句子来形容下吧,“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从没有见过30来岁的阿朵如此美丽,赞叹一个。一个反对封建社会的大脚女人,一寻找自己爱情的女人,大胆的,轰轰烈烈的去爱的女人,爱之深,情之切,古典的爱情糅合上了现代的表达方式,现代风格与古代艺术的完美结合,叹矣(本来想用叹为观止的,哈哈哈)。和王老吉(道哥)的偶遇,强迫结婚的那一段,把女人的妩媚表现得淋漓尽致,后来和巴图图在临安遇到王老吉的时候,来句小女人的话语,“我们两个要看完熊猫表演才回去”,这四川话(还是云南话)味道十足。

       巴图图,这里还是引用阿朵给他的昵称吧,在这片子中并没有太多的表现,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师傅教导出来的徒弟,感觉和王老吉师傅是有得一拼的,看样子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是在这点上有些不大人道的。巴图图,就是一个莽汉,不过听到阿朵在牢房中说,“我要的是男人不是超人”典型的四川话,我笑了大家都笑了,这里要提醒今天的女孩子就是“男人不是超人,仅仅是男人而已”,切记切记,后面还来了一句,“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惩罚”,带有哲理意义,而且确实能够感动男人的心,不光巴图图,偶也感动了,莽汉巴图图都流泪了,大家呢?当巴图图说“我爱你”的时候,阿朵一直说“听不懂”,小女人表现得完美无缺,总之巴图图的表现,中规中矩。

       至于两个杀手叽里咕噜,表演得真的一般,不过还算过的去,不得不说的,比道哥小20岁的那个小姑娘邓家佳,一口四川普通话,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对邓家佳实在了解不多,不过,如此演技,我个人认为是未来的一颗新星,很有前途的。现在找到一些资料,希望关注的朋友看看,http://blog.sina.com.cn/dengjia(邓家佳博客),简历地址:http://www.renwuzhi.net/article/mingxing/nadi/2009/0402/dengjiajia.html.肚子饿了,突然写不出来了,就这样,还是老规矩,附上作品的说明.

片名:熊猫大侠
英文片名:Panda Express
又名:
国家/地区:中国
区域:中国大陆
出品:北京快乐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保利博纳电影发行有限公司 湖南卫视芒果影业 北京大安映画文化传媒
发行:
类型:动作 喜剧 
导演: 王岳伦
编剧:高飞
制片:李湘、李从喜
主演: 刘桦、邓家佳、阿朵、吴佩慈、任泉、后舍
分级:
片长:
上映时间:2009年11月20日


       南宋隆兴年间,大将军赵乾带领民众励精图治,整军兴武,筹办“天下一心”文艺汇演欲与蒙古结盟想一并击退金兵收复中原。金人老狼主得知消息后派出刺客叽里咕噜兄弟潜入临安计划混入演出现场行刺大将军。叽里咕噜得知演出当天大将军将与一只会跳舞的熊猫一起表演隧即绑架了演出商冒充接镖人准备迎接大熊猫。
  四川镖镇做飞镖生意的王老吉阴差阳错的被熊猫馆的伙计误认为是天下第一镖师而把大熊猫交给了他押运。王老吉生性仗义决定不辱使命把大熊猫按时送到临安。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命运从此与这只会耍宝的大熊猫紧紧的栓在了一起,接二连三的“没想到”彻底颠覆了王老吉的大侠梦……

洛神赋原文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词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