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红烛——记通江县碧溪小学优秀山村教师廖占富

感动中…… 故转载

    廖占富,男,现年43岁,大专文化,中共党员,小学一级教师。1988年,廖占富刚刚高中毕业,被碧溪小学聘请为代课教师。为了保住火天岗村小学,他冲破世俗,与同在火天岗村小学代课比自己大8岁的女青年张兴琼(1980年代课至今)结婚。没想到,夫妻俩在这个离中心校30多公里的小山村一待就是20多年。截止2009年廖占富才通过教师招聘考试成为一名正式教师,被安排到永安镇石庙子村小学任教,而与他在永安镇火天岗村小学代了32年课的妻子仍然默默地坚守在这深山里面。

用信念奉献山村教育

      今天,廖占富老师能够站在三尺讲台上,为孩子们传道、授业、解惑,是和三十多年前的那惊人的一幕分不开的。事情发生时,廖占富还在读小学二年级。当时,廖占富和几个小伙伴正在操场上玩。“你那是在干啥子?”廖占富的班主任郑仕喜老师一声怒吼,紧接着一个纵步从操场边跃下,跳进了操场下边的堰塘,救起了被自己父亲扔下的两个六七岁的孩子。“郑老师,要救你就养!”孩子的父亲坐在堰塘堤坝上哭了起来。原来那位父亲家里实在太穷,一家人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无奈和愚昧让这位父亲作了如此的举动。也就是那一幕,给廖占富以巨大的震憾,也就是那一刻,廖占富就立志要当一名教师,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改变家乡的贫穷和愚昧。

     1988年,廖占富以高出高考录取线30多分的优异成绩毕业了,眼看就要圆了自己的大学梦,可是由于视力原因被拒之大学门外。伤心无助的廖占富来到碧溪小学校长办公室,主动申请到最远的火天岗村小学代课,从此踏上了梦寐以求的三尺讲台。怀揣着自己的理想跋涉了4个小时,廖占富来到了海拔1000多米的火天岗村小学,那儿山高路陡,沟深水急,住居分散,四间土木结构的教室十分简陋,操场野草丛生,坑洼不平,不通水不通电。这时,在这所偏远的学校里,还有一位已经代了8年课的女青年张兴琼老师。艰苦的生存条件、繁重的教学任务、还有在外打工的朋友的鼓动让张老师几次准备下海了。为了留住张老师,不让孩子失学,村支书和山里的家长们开始琢磨:把张老师介绍给小廖做女朋友吧。当村支书第一次找到廖占富时,小廖头摇得像拨浪鼓,“张老师可比我整整大8岁呀!”“小廖呀,你如果不和张老师处朋友,张老师就要出去打工了,这些孩子就要失学。为了这些娃娃们,你就同意吧!”从小就立志奉献山村教育的廖占富老师看着老人企求的眼神,望着几十张充满童稚的笑脸,经过一个多月的思想斗争,终于同意和比自己大8岁的张兴琼老师结婚。从此,火天岗村小学成了远近闻名的“夫妻小学”。

     廖老师夫妻的生活像一座古老的钟,每天弦都绷得紧紧的。早晨5点多就起床,和妻子一起料理完家务,7点钟两人带着本社的几个学生走四十多里山路赶到学校。上午四节课,课间休息还得动手给学生蒸饭、烧菜。吃完午饭,就抓紧时间备课,改作业,改不完的就背回家。实在累了就趴在教桌上睡几分钟,下午5点钟左右放学,再领着学生往回赶,到家后,就抓紧时间干一些简单的农活,直到天黑。吃过晚饭,还得准备第二天的课,就这样寒暑往来,周而复始,一干就是二十四年。

     “躬耕陇亩但求一日三餐,执教讲坛惟愿桃李芬芳”是廖占富老师夫妇从教二十多年的真实写照。在代课的岁月里,廖老师的工资从几十元,百来元,涨到五百多元,这对于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来说,确实还是很困难。一月的工资连一包化肥都买不到,无数同窗好友一次又一次的劝他外出务工。一位老校长也曾半带训斥地说:“你那个脑袋,就只晓得A、B、C,那点儿工资够哪一头嘛,你那么好的条件,何必非吊死在一棵树上呢?”听了老校长的话,廖占富只是轻轻地摇头,淡淡一笑了之。如今好多伙伴都挣了钱盖起了新楼房,廖占富呢?松涛依旧,廖占富心依旧。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是怕离开孩子们,怕放长假。那是一种无言的空虚,是一种莫名的孤寂。年关难过,年年过,每逢年头岁节,为了给自己一份安慰,廖占富尽量少接触那些衣着华丽,挥金如土的打工仔。读几本好书,寻找原本属于自己的快乐。

点击查看原图

就这样一种源自骨子里的信仰使廖老师坚持了下来,夫妻俩过起了在公鸡叫声中掐算油盐酱醋的日子,有时累得放学同路回家竟默默无语。而火天岗村小学一天天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一批批学生从这里走出大山实现了梦想。校长打趣他们夫妻俩:教学家庭双丰收。廖老师自嘲:劳逸结合,虽然很苦,但苦中有乐,无怨无悔。

用爱心铺就孩子求学路

     是老师,也是父母,除了上课,孩子们的衣食住行样样都要管,孩子们在课堂上叫老师,课后都叫廖爸爸、张妈妈。火天岗村的男女老少都知道,廖占富有一个百宝箱,里面装有指甲剪、梳子、剃头刀……各种物品应有尽有。孩子的指甲长了,马上给他们剪剪;头发长了,就给他们理理……因为环境条件限制,平日里他们自己掏钱预备了丰富的应急药品。如有学生感冒了,马上给孩子来一些包感冒冲剂;那个孩子摔伤了,先用酒精洗洗,贴上一张创伤贴。幼儿班的小朋友不小心弄脏衣服,或尿了裤子是经常发生的事,脏了尿了廖老师马上给他们换洗,二十多年中,廖占富夫妻俩洗烂了五个搓衣板。孩子居住十分分散,每天除了上课还要负责给孩子们煮午饭,烧开水。学校离家很远,没有菜,夫妻俩把校园地开垦出来,种上白菜、葱苗等蔬菜,附近的家长时常也赶来帮忙。这样,孩子们时时都能吃上新鲜的蔬菜。安全上从不敢懈怠。特别是恶劣天气,夫妻俩便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安置到附近的村民家中,然后一个一个的往家中送,有时送完孩子已是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家。每天放学,孩子们列队解散时都会用甜甜的童音向老师道别:廖老师再见,张老师再见!最让廖占富老师惊讶的是,二年级的学生知道秋季要转到中心校了,孩子们考完试居然给廖老师送来不少礼物,孩子们自己做的小纸船、千纸鹤、卡片……廖老师愕然了,这是孩子们的心意呀,廖老师知道这比什么都要珍贵。

     俗话说“顾得了大家顾不了小家”,廖占富夫妻俩最觉得愧疚的就是自己的俩孩子。自古贫苦儿女早当家,俩孩子从小就很懂事。读一、二年级时,孩子与廖老师们在一起。有时放学后,廖老师夫妻俩忙着送其他学生回家,只好把自己的孩子放在教室里,当学生送完时,俩孩子做完作业早已躺在教室里的课桌上睡着了。看着孩子们熟睡的身影,夫妻俩心都碎了。孩子们都知道父亲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上成大学,姐弟俩都暗下决心一定考上大学,完成父亲无法完成的愿望。去年,大女儿终于考上了成都中医大学。

     功夫不负有心人,曾经一个高中生都找不到的小村子,如今有30多人上大学,17人考上了公务员。还有不少学生成了致富能手,用知识改变着家乡的面貌。现在的火天岗村校舍焕然一新,社道公路四通八达,几条深沟都修了涵洞,即使暴雨倾盆,孩子们也不需靠廖老师背渡,全村变化日新月异。

 

用行动践行铮铮誓言

     眼看着教的学生一个个相继成才,而廖占富却迟迟解决不了编制问题。但是,他却从不气馁,在领导的鼓励和同伴的督促声中,廖占富老师于2009年以高出录取分数20多分的成绩一举通过招考,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同年9月因工作需要调到了相邻的石庙子村小学。“我工作在精诚团结,相互关心的优秀团队里,我要学习从他们‘宁为春蚕吐丝尽,愿化红烛照人寰’的奉献精神。”廖占富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点击查看原图

   由于长年的奔波,妻子的身体越来越差,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照顾老人和妻子,只好每天走学。石庙子村小学离家有50多里山路,天还没亮就得上路,夜深了还在回家的路上。不论是天晴下雨,还是刮风下雪,廖老师从没迟到过一次。记得是2009年冬天一天下午,突降大雪,廖老师把孩子一个一个地送回家,当他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在火天岗小学的妻子还没有回来。廖老师连忙找来火把,又往火天岗小学走去,在半路上接到妻子才知道,由于雪地太滑,妻子在送学生回家时不慎摔伤了脚,夫妻俩坐在雪地里抱头痛哭。

 

    “修身养性习美德,传道授业扬正气”是廖占富老师的座右铭,他时时告诫自己,要更加注重德行修养,业务学习,要更加热爱教育事业。二十多年来,廖老师一直秉承碧溪小学“三心三雅两发展”的办学追求,积极参加“争做儒雅教师六比六看”活动,不仅获得了专科文凭,个人也成了学校骨干教师,片区名师。

廖占富仅是无数乡村教师中的一员,他用全部的爱去点燃 “红烛”,照亮了这片大山。改变大山,收获幸福,让这爱与美的事业如同火炬熊熊燃烧,代代相传。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