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滩上的小镇——二连浩特

 伊  夫写于1999年

 

      长时间在空旷的公路上飞奔,除了成群的牛羊在衔草外,目力所及之处看不到任何房屋和人烟。这就是内蒙古中北部的锡林郭勒大草原。

 

      没有穿流不息的车辆干扰;没有动辄一个收费站的拦截,行进在这块无垠的土地上心情格外舒畅。由于路旁没有树丛作为参照,因此每小时140公里的速度也不显得眩目。长期被大城市空气污染后,锡林郭勒的上空显得分外湛蓝和清澈,阳光也分外地灿烂。

 

      愈往北上,草丛便愈加稀疏、低矮,最后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灰色的戈壁。距中蒙边界六十公里处时,出现了一个边防检查站。两名脸庞被风沙吹袭得像个紫红色茄子的小战士一丝不苟地要求过往的车辆每人出示边防证件。我们一行人都奇怪:都说蒙古很穷,我们富裕起来的中国人莫非偏要往火坑里跳不成?!

 

      小战士简捷地回答:“没人想去蒙古,但到了那里想往哪里跑就都成了。”我们恍然大悟,遂积极配合小战士,每人交纳十二元办理了边防证。“十元押金回来可以退你们。”临别时小战士补充一句。“可我们不从这里回来,怎么办?”司机清楚未来几天的行车路线便急忙问道。“没办法。”更简捷的回答。

 

      由于没有污染的秋天能见度高,更由于平坦的戈壁一望无际,离开检查站没多久,二连浩特便远远地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红色的低矮房屋构成一条不长的轮廓线,城市面积看上去与内地的一个大村庄不相上下。没有喷云吐雾的工业烟囱,也没有高耸的塔楼,即使是鹤立鸡群的银行、税务和保险公司的大厦,也不高于十层。

 

      市区内没有拥挤的行人和车辆,没有飞驰的出租车,甚至连公交车也没有。清一色的黄包车优哉游哉地在街道上往来,其节奏与这里宁静的生活正好合拍。尽管城市规模远不及北京郊区的一个县城,但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则构成其独特的魅力。

 

      随着中蒙关系的缓和,边贸日益活跃。二连浩特有一个专门面向蒙古商人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八条红色的大棚长长地排列,几千个摊位的摊主基本来自内地各省份,内蒙古当地汉蒙两族的商人竟是寥寥无几。市场外,停靠着各式来自蒙古国的货车,此外,还有客运班车定时运送往来的旅客。

 

      有趣的是,虽然同为蒙古人,但是文字居然毫无共同之处。市场内外所有文字的招牌均为汉字、蒙古文字和新蒙古文字。所谓“新蒙古文字”,与旧蒙古文字毫不相关,却与俄文极其相似,是1945年战后由苏联帮助改用的,作为前苏联的卫星国,痕迹依然一目了然。

 

      其实除了文字的区别,边境两边的蒙古人从着装上判断也能一望而知。外蒙人的装束更接近俄罗斯人,内蒙人则更像汉族农民。虽然外蒙的商人分别来自城市或农村,土气或洋气各异,但我们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们与当地人区分开来。

 

      由于国力不强、人口稀少,决定了外蒙的购买力不可能旺盛,操着各种乡音的中国小贩个个叹息生意的艰辛,但是他们没有一个表示出要退回去的念头。与对蒙市场相比较,蒙俄市场惨淡得简直门可罗雀。仅相当于对蒙市场约三十分之一的一个小院落内,出售着来自俄蒙两国的商品,确切地说是俄罗斯商品,真正属于蒙古产的商品微乎其微,只有邮票、钱币、小刀和地毯寥寥可数的几个品种。绝大多数是俄罗斯产的手表、望远镜、裘皮帽、长筒靴、剃须刀、套娃和造型各异的工艺品。除为数不多的游客前来光顾、购买外,当地人似乎对此不屑一顾。

 

      可惜,二连浩特至今尚不是一个旅游城市。由于地处边陲,周边没有大城市提供客源,从首府呼和浩特到这里,尽管直线距离约400公里,但如果乘火车则要十几个小时,而长途汽车每周的班次又颇为稀少。因为从内陆省份远道而来没有机场,加上附近没有其他旅游观光项目,二连浩特在短时期内难以形成旅游热点。

 

      较早进入秋季和较晚迎来春风的二连浩特,所有的用水均靠五十公里外的输水管道运送,尽管如此,菜市场的水果和蔬菜依然种类繁多,甚至还有水产品!更让人吃惊的是,虽然边塞的风沙强劲,而居民的脸上居然看不到被风沙摧残的痕迹。而根据在河西走廊和雪域高原的见闻,这是不可想像的。

相关内容推荐

2 thoughts on “壁滩上的小镇——二连浩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蜀icp备1501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