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手机中的惊天大秘密之言归苹果

 

       还没到酒会时间,Vincent和我就在酒店的花园瞎逛了一阵,我们在露天泳池的附近的一个水台边坐了下来,由于都说了一天了,口干舌燥的,我主动给Vincent买了果汁递了上去。 

 

他很客气的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面值100元的美金递给了我,我忙拒绝,他很坚持:“No,No,我们还是AA制,你在这边赚钱应该不容易。” 

 

我羞涩的回到:“这你这面值太大了,我没得找啊。” 

 

Vincent笑笑:“不用找零,剩下的就当小费了,钱对我来说,现在全完没有意义。” 

 

我这才小心翼翼的收下这100美金,继续问道:“那我们还是说说苹果吧。” 

 

Vincent:“之前我说到,其实97年的时候,上面就有一个计划,要开发出一套功能强大,简单,便携的pda。当时虽然手机已经有了,但是当时的手机,是远远满足不了company的要求,所以,97年的时候,company要求Jobs返回苹果,开始了这项计划。这也是为什么97-98年,在外界看来,苹果坠入最低谷的原因,其实苹果并没有进入什么低谷,而是埋头潜入了这项计划的开始。而那一年,我就进入了苹果最最核心的部门,进行着秘密的研发……” 

 

我:“继续。” 

 

Vincent,喝了几口果汁:“研发开始,一切都是很顺利的,但是由于美国另外一派强烈反对,他们的代言人就是克林顿,他想让我们终止这项计划,于是company把自以为是的克林顿的丑闻爆了出来,他这才丑闻缠身,从此和和实权核心渐行渐远。但是他们那一伙儿的实力也是非常强大,到今天都一直存在,克林顿虽然下去了,但是他的太太希拉里·克林顿又成为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 

 

 

我:“继续继续!” 

Vincent:“97年当时的情况其实是这样的,有一部分company的人认为他们已经能够把控中国了,所以不希望再开发新的项目,他们想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入到中东,当时的中国,已经有一个被company扶植的IT企业了。” 

 

我:“97年就有了?不会是NE公司(真实名称隐去)吧?” 

 

Vincent默认的点了点头:“只可意会……但是,这家公司虽然发展的很好,当时company也注入了很多心血,但是没有想到98年后,中国扶植的腾讯会扩张的那么迅猛,已经有点out of control了。但是company依然没有危机感,所以,我在98年有一段时间,工作被搁置了,弹劾了克林顿之后,工作才能正常开展,直到99年,中美之间一次大事的发生,才逼迫的我们不得不加速!” 

 

我:“99年?中美大事?” 

 

Vincent:“对的” 

 

我:“难道是美国轰炸南斯拉夫的中国大使馆???” 

 

Vincent:“聪明!” 

 

我:“这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呢?” 

 

Vincent: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实际上,美国炸中国大使馆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有着非常涉及到美国军方根本利益的原因。这并不是因为中国在国际舆论上支持南斯拉夫而让美国“不痛快”或美军导弹“找不着北”如此简单的表面现象所创设的理由。 

 

其真实的内幕情况是:彻底摧毁中国所得的F-117的残骸,这可是当时美国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隐型战斗轰炸机 在当时南斯拉夫境内,美国的F-117隐型战斗轰炸机被击落后,中国马上向南.提出要求,是否能够把F-117的部分设备和残骸供中国研究,甚至出钱买也可以,在中国和南.达成协议后,南.把F-117的导航设备、带有隐型涂料的表皮残骸、发动机喷口耐高温部件在秘密状态下移交给了中国,就放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地下室供中国的军事专家研究。 

 

然而中国的军事专家一开始并不知道,F-117的导航设备装有保密自毁装置(如果该机坠毁,自毁装置将自爆并炸毁导航系统中最重要的部件)。 但是,问题发生致使美国人失望:F-117坠毁后,自爆装置失灵。值得美国庆幸的是,美国人做事情也有后招,导航系统内部内嵌式电源仍在工作,并且不间断的发出其定位信息,这使得美国人在很短时间内找到了F-117残骸的精准位置。虽然中国人发现后迅速断掉了电源,但为时已晚。美国人还是获悉了这一情况。 可想而知,美国军方发现了当时F-117的位置后是大吃一惊,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中国人了解到美国的军事核心机密。 

 

当时美国人有多种方案可供选择(包括派海豹部队夺回等),但最后美国军方选择导弹袭击,估计是因为这种方式容易在外表上造成美国对中国在国际上支持南.而表示出非常不满或“也有可能”导弹失灵所致,但真正意图是彻底摧毁中国所得的F-117的残骸。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一枚激光制导.要直接穿过几层楼打到大使馆地下室的原因,但问题的关键是,美国人又一次失望了。事实上那枚.落下后居然没起爆,中国人最终还是取回了F-117的部分部件,极大帮助了中国隐型飞机的研制。 

 

我:“你这是复制粘贴的吧?我10年前就听过了,这不是愤青编造的么?” 

 

Vincent:“不,这就是事实,虽然这个不是秘密,但是出卖了我们的人,确实一个非常大的秘密,当时F-117上的一些软件,是交付给了美国一个行业巨头来开发的,因为是和日本联合开发,又要针对中国做一些设置,所以我们找了一个精通中日英三国语言的人,当时,我们已经考察他很久了,没想到,最后出卖我们的人居然是他。” 

 

我:“懂中日英三国语言?行业巨头?你指的是 唐X?” 

 

Vincent:“对,就是他,可惜的是,这个秘密知道2004年,我们才知道。” 

 

我:“2004年唐X从行业巨头离职后,加入了一家游戏公司,原来是这个原因,当时company为什么没有做掉他呢?” 

 

Vincent:“这个人大智若愚,早已留了后手,舆论造的太大了,又有中国高层的保护,所以现在在大陆依然混的如鱼得水。” 

 

 

Vincent继续给我讲:“因为他的出卖,公司是下定了决心,所以之前我和你提到代号TDOL的行动,这个TDOL就是The Determination Of Liberation,中文是解放的决心,当然,这个只是计划的一部分,后续部分的代码叫做DOTA。” 

 

我:“纳尼扣来????DOTA???DOTA和你们也有关系?使我们玩的那个DOTA么?” 

 

Vincent点了点头:“你们大陆只是知道DOTA是Defense of the Ancients的简称,可以译作守护古树、守护遗迹、远古遗迹守卫!但是DOTA真正的含义是Determination Of The Action,是行动的决心。” 

 

我:“行动?难道,你们有什么行动了???” 

 

Vincent:“是的,2004年,我们确实是开始行动了。我们是双线一起走的,你知道iphone的原型是什么么?” 

 

我:“itouch!” 

 

Vincent:“itouch的原型呢?” 

 

我:“ipod!” 

 

Vincent:“对,单确切的说是ipod nano,ipod nano就是2004年问世的,这时候我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聊着聊着,已经晚上了,酒会就要开始了。 

Vincent和我只得走到酒会里,继续谈论,酒会很无聊,因为it从业大多数都是男性,一个女的都没有,年轻的工程师们或在一边互相吹捧,或在那故作深沉,或不懂装懂的点着头。 

 

我和Vincent,随便拿了点水果和饮料,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我:“Vincent,你这铺垫是在是有点太长了,我都要听睡着了,你到现在还没告诉我,究竟苹果iphone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啊?” 

 

Vincent:“好吧,既然你不喜欢听中间几年,我就直接把后面的告诉你吧。” 

 

我很认真点头:“嗯,速度。” 

 

Vincent:“首先,iphone是美国对中国人民的一种回报。iphone中国版中隐藏了而大量的功能。但是现在还不是解密的时候,因为如果中国的高层知道了这些秘密,他们就会针对iphone来做一些手脚。” 

 

我:“啊?现在不少年轻人还*****去买iphone呢,这么浮华,谈何回报啊?” 

 

Vincent:“你别笑人家现在*****买iphone,如果真的*****买iphone那也值得了,未来,搞不好,iphone能救他一条命!” 

 

我:“iphone有功能?” 

 

Vincent:“为了iphone,少一个shen算什么?等到iphone救你命的时候,你就知道iphone有多么重要了。” 

 

Vincent:“我刚才已经给你展示了,iphone可以在无任何信号的时候,通过卫星,直接连接到美国。” 

 

我:“对的。” 

 

Vincent:“你想啊?什么时候这个功能最重要?” 

 

我:“什么时候?” 

 

Vincent:“当然是你在所有信号都断掉的时候。什么时候会断?自然是战争,战争最重要的就是舆论,出师无名,必然不会有好的结果,但是,如果真的发生战争了,你们中国一定会马上的封锁互联网,你们要接受信息,只能通过电视机和报纸,但是电视机和报纸又都被中国所掌握,这时候,你想得到真相怎么办?” 

 

我:“难道是通过iphone?” 

 

Vincent:“正是如此,一旦中国的互联网被切断,美国会马上通过卫星把最新的信息(包含中国高官在美子女资料和财产,如何避难,战况的最新报道)全部推送给中国的iphone用户。” 

 

我:“哦!!!原来如此。” 

 

Vincent :“这也是为什么iphone的定价高的原因,因为能够拥有iphone的用户,在中国来说,都是白领阶级,也可以说是中低层的资产阶级,你们才是最具有活力,最具有社会发言权的群里,如果能够帮助你们,就能够帮助广大的中国民众。” 

 

Vincent继续说道:“iphone的功能还远不如此。iphone能够根据你日常的使用习惯和记录,基本确定你的身份,职业,社会地位!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有效地区分平民和XXX,你懂的。” 

 

我:“iphone收集用户资料这个事,我们国内早就知道了,难道我们这的高层什么都没做么?” 

 

Vincent:“当然,也有一部分被中国收买的黑客来破解我们的心血。你知道是什么么?” 

我:“难道是……” 

 

Vincent:“没错,他们通过越yu这种手段,在美国卫星和iphone之间加了一层过滤。” 

 

Vincent:“当然,你要知道,这些功能也只是一部分,真正强大的功能,不到最后,你是见不到的?” 

 

我:“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Vincent:“确实,包括iphone4s的siri功能,他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语音功能,他本质是一个人工智能系统,未来,他可以直接把你的话翻译成为英语,你可以通过siri来达到直接和美国人交流的目的。” 

 

我:“那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中美表面上还是这么平静呢?难道我们不可以不进口iphone,不就能阻止了么。” 

 

Vincent:“你们的高层,一开始确实是非常反对iphone入华的,这是事实,但是这东西就和互联网一样,是时代的潮流,是拦不住的。所以最后,他们也有些束手无策,只能改变战略,通过别的方式来干扰iphone。” 

 

我:“那为什么乔布斯时代,他没有治理过水货呢?” 

 

Vincent:“乔布斯信禅宗,有很深的东方情结,所以,他不希望人工干预这些事情,这也是company对他不满的原因,所以,苹果才换来库克。” 

 

我:“换?你的意思是?乔布斯还没死?” 

 

Vincent:“当然,他现在活得好好的呢,很潇洒。” 

 

Vincent和我说到这里,酒会也快结束了。 

 

我还是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一切,但是我又无力反驳,我想知道更多,但是我又非常的害怕。我喝了两口红酒,定了定神。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蜀icp备1501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