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老先生“新作”《春》(小升初版|教育版)

 

    盼望着,盼望着,政策出来了,小升初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学费涨起来了,培训费涨起来了,连考试费也涨起来了,牛校LINDAO都高兴的欢呼起来了。 

 

      政策偷偷地从ZHENGFU文件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网络里,电视里,报纸里,瞧去,小升初新闻满是的。 

 

      JIAOYU部,市府,市JIAOYU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做JIAOYU均衡的领头儿。政策好的吓死人,政策不好的也吓死人。各项政策里带着点甜味儿,闭上眼,整个瓷器国仿佛已经满是小升初!小升初!小升初!小升初下成千成百的家长们翁翁的闹着,大小的牛孩奔来奔去。小升初政策遍地都是:这样儿的,那样儿的,散在瓷器国各地各区,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错的,像赶牛的鞭换着法子来“激励”你。规则里带来些看似公平公正的气息,混着教育均衡就近入学的味儿,还有推优、共建,都在LINGAO的手心里拿捏着。家长们将小升初的计划放在口袋里,热闹起来了,望眼欲穿地盼着这少得可怜的点招名额,唱着“计划没有变化快”的曲子,跟牛校牛孩之间的点招应和着。实行教育均衡义务教育的口号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拖是最寻常的,一拖就是三两年。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散布着,整个社会上全笼着一层教育均衡的烟。官员们却忙得发慌,忽悠的方式也多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网了,一贴贴望穿秋水的言语,烘托出一片期待和幻想的氛围。在路上,牛校旁,坑班边,有拿起电话慢慢打听消息的人;单位里还有工作的家长,哑着声,卖着命。他们的妻儿老小,可怜巴巴的,在家里等着这点学费钱。 

 

      各种消息渐渐多了,坛里会员也多了。被点的,没被点的,他们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探听探听消息,盘算盘算计划,各想各的目标校去。教育均衡,望梅止渴,老生常谈的事儿,有的是时间拖,有的是办法拖。 

 

      JIAOYU均衡像水中月,猴年马月总会有的,它飘浮着。 

 

      教育均衡像镜中花,让人眼花缭乱的,笑着,晃着。 

 

      教育均衡像春晚的本山大叔,有鸡肋似的吸引力,忽悠我们向前看。

=========================

教育版

 

 盼望着,盼望着,标准出来了,绩效工资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物价涨起来了,房价涨起来了,教师的工资涨起来了,教师都开心的欢呼起来了。

     标准偷偷地从政府文件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网络里,电视里,报纸里,瞧去,一本本、一篇篇、一片片,"绩校工资"文字满是的。

     省ZHENGFU、市ZHENGFU、教育局、财政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做绩效工资的领头儿。标准高的吓死人,标准低的气死人。标准里带着点甜味儿,闭上眼,全中国大学、中学、小学,已经满是绩效工资!绩效工资—-、绩效工资?绩效工资下成千成百的教师翁翁的闹着,老的、少的、大的、小的教师飞来飞去。绩效工资的标准遍地都是:这样儿的,那样儿的,散在全国各地,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心寒西北风,象魔鬼的手推搡着你,风里带着寒气儿,冰凉的,穿棉袄的,着单衣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赶集似的力争那份绩效工资!没有花香,没有绿草,老师们蜷曲着,呻吟着,戴着镣铐舞蹈着—-

       盼望着,盼望着,寒流快些过去,春天早日归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