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肚皮不合时宜

苏轼一生恃才傲物,年纪轻轻,就诗名远播。在京师做学士,一幅字,就可以换几十斤羊肉。穷朋友馋肉了,就求他一幅字,然后换肉沽酒,饱餐一顿。正因为如此,看起来仕途遂顺的他,就遭了暗箭。一个乌台诗案,直把他弄得七死八活。最后结案被释放,还是因为太皇太后跟宋神宗说,当年宋仁宗殿试录取苏轼苏辙兄弟,自谓得了宰相之才,自己老了,怕用不了,就留给后人吧。太皇太后的面子,宋神宗不好意思驳,况且,宋朝有太祖誓言,不杀士大夫,所以也不大好破例。

苏轼被释放,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但是不能签公事。官职降得有限,但收入大大减少(不能签公事,即不能管事,额外补贴就全没了)。成天没事干,家里人口又多,只好琢磨着做点营生,补贴家用。幸好他的名声大,不久就有人来帮衬,送钱,送肉,送酒,请去吃饭。所以,活得也算清闲。

一日,酒足饭饱,苏轼拍着自己的大肚皮,对众姬妾说,猜猜这里面有什么?有的说,是一肚皮才学,有的说是一肚皮章句,只有苏轼最喜欢的小妾朝云说:相公一肚皮不合时宜。

苏轼遭此牢狱之灾,虽说有人恶意构陷,但关键是他自己不合时宜。宋神宗重用王安石推行新法,兴头正浓。朝中最时髦的事儿,就是兴新法,而苏轼虽说未必是反对派,却公开站出来挑刺找毛病。如果宋神宗这个新法皇帝,肚量大一点,能容忍这样的挑刺,其实对变法是有好处的。然而,他恰恰没这个肚量,兴这个文字狱,目的,就是要封反对者的口。

到了神宗死掉,哲宗继位,新法被废之时,苏轼再度被启用。政坛上时髦的事儿,这回变成了废掉新法,恢复旧观。这种时候,他却站出来说,新法其实也有好的东西,不能全废,至少,免役法就相当不错。这么一来,又惹得笃信旧法的当道司马光大不高兴。

后来新法旧法,几次拉锯,你上我下,我下你上,苏轼两头不讨好,一贬再贬,一直被贬到了天涯海角,到海南岛做了儋州司户(还是不能签公事),在宋朝,已经没法再往远了贬了。苏轼一生出将入相,治国平天下的抱负,也随之丢进南海。一肚子的治国之才,自然没有得到丝毫的施展。

但是,如果苏轼圆滑一点,不那么不合时宜,学会点变通,活得又长,做个三朝四朝的元老,太平宰相。我们还能看到那个才华横溢,诗才傲世的苏东坡吗?有宋一朝,文坛最耀眼的丰碑,还能是他苏轼吗?显然不可能。

真正的才华,跟不合时宜的性情是伴生物,去掉了不合时宜,才华就要打折扣,折扣还不小。在文坛想要登顶的人,如果圆通识时务,所登上的,充其量是官家钦命的顶,不值一晒的。

真正可恶的,在我看,是那些不容人家不合时宜的当道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