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究竟得失几何

        来源: 上海观察   作者: 十一月花  
       移民加拿大,让我成为不少国内朋友的羡慕对象。很多人以为,在国内遇到的问题,一移民就都解决了。事情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在我看来,过什么样的生活,比在哪里生活更重要。所以,移民后能不能找到专业的工作、能否适应当地的文化和生活等,也是必须权衡考虑的因素。
       最近接连看了几篇关于移民生活的文章,无一不抱怨国外人力之贵、凡事须亲力亲为、白骨精沦为主妇,似乎移民生活远不如国内体面舒适。相对以前传说的"国外月亮更圆"的论调,颇有些矫枉过正的意思,于是忍不住说几句。
       走进一种全新的文化,调整与落差肯定难免。因此在决定跟老公出国的时候,我便跟自己约法三章:要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一切;不要以一种文化的标准衡量另一种文化;绝不允许对比质疑,进而萌生"我为了你放弃一切"之类的怨怼。作为成年人,要对自己的决定负责,实在不存在谁为谁放弃什么之说。
       人力昂贵的好处
       说到出国后的落差,最能直接感受到的,的确是人力的昂贵。
       三年前在国内,我也总是请钟点工打扫房间,衣服几乎都送去干洗,没事做个SPA泡个脚,以此自矜。但到了加拿大,干洗一件衬衫就得10加元以上。所以,我现在极少干洗,钟点工更是不在考虑之列。一开始难免抱怨几句,时间长了开始反思,劳动力廉价真的好吗?一个尊重劳动价值的文化,会不会是更好的文化?
       我不止一次在温哥华商场的洗手间里听到这样的对话。顾客:‌‌“亲爱的(天知道加拿大人多么热爱’甜心’之类的称呼,叫得人心里暖暖的),谢谢,祝你度过快乐的一天。‌‌”保洁员:‌‌“噢,我已经很快乐了。‌‌”也不止一次听说,蒙特利尔学校里的清洁工在圣劳伦斯河边拥有一幢小小别墅的故事。在星巴克,更是可以看到顾客和服务生不时平等和乐地调侃几句。
       因为劳动的价值受到肯定,加拿大的贫富差距不大,社会结构相对扁平,阶层不明显。这样的社会里,即使你不是体力劳动者,也会因此而受益——你不会每时每刻评价他人,或接受他人的评价。
       最直接的体现是人与人之间很平等,不需要通过一个个名牌logo来标榜自己的阶层,因而消费观念也更趋于实用。
       以我所见,大部分加拿大人都是冲锋衣加运动鞋的装扮。老公的导师是美国及加拿大科学院双院院士,她的另一半也是加拿大著名心脏科医生。按说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当优渥,但这位双院院士一直开着一辆旧车。
       同时,你能感受到大多数人对自己的生活是满足的,因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更友好、有耐心,脸部表情总是很舒展,空气里没有浮动的戾气。公交车司机会帮妈妈们放好婴儿推车再开车,在商场买衣服想怎么试就怎么试,不会因为不买而遭白眼。有一次想买个快递箱,超市的员工拿着一把尺一个个箱子帮我量尺寸。
       虽然我们不是服务的人,但作为享受服务的人,服务业从业者的满足度一样影响着我们的心情和生活质量。再高大上一点,这样的社会挺和谐,犯罪率也很低。快递员总是把我家的快递放在家门口,一次也没丢过。
      再者,不能以一种文化的标准衡量另一种文化。我们或许觉得自己动手很不矜贵,但我有很多朋友住着大别墅,却总是自己洗车修车修草坪,上班自己带便当,这在他们看来很自然,和高贵不高贵没有一毛钱关系。甚至他们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放松,是惬意的生活。
       廉价劳动力以及和谐平和,如果二选一,你选哪一个?
       家庭和事业的取舍
       移民生活的第二个落差,大概就是娱乐生活的丰富性了。
       在很多人看来,加拿大实在是个大农村,太boring了。没有卡拉OK,商场餐馆晚上七八点就关了。但也有好处,这里很少有应酬,公司聚餐一般都在中午,你可以拥有完整的家庭时间。
       几乎每个月都有一个三天的长周末,一年两周起步的带薪假期。加拿大人喜欢的消遣是滑板、滑雪、远足、露营、冰球、飞盘、遛狗、骑车、跑步。晚上想吃夜宵也没处买,更别提在国内随叫随到的烧烤和麻辣小龙虾。无聊是无聊了些,却逼着你更健康和恋家(当然你要忍住少吃他们的高糖分点心)。
       而说起职场白骨精沦为全职主妇,有人算账说如果只赚几千美元或加元,不如在家带孩子,因为小孩的高额托儿费和税率的提高等等,足以抵消你的工资。
       在我看来,生活从来是种选择。就好比早上起来穿衣服,你选择了穿这一套,就得放弃另一套。你要是选择职业的成就感,就别计较自己相当于白干,因为你从工作中获得的一定不只是钱;如果选择在家带孩子,就别抱怨没有成就感,因为你从孩子的成长中守住的,也一定不是钱能换来的东西。
       再说,能够没有顾虑地在家带孩子,还真要感谢欧美的这种家庭观念极强的文化。
       北美和欧洲人大多觉得,夫妻分居两地不可理解,这种文化也催生了相应的社会保障制度。因此当老公换工作要去德国的时候,他们觉得我跟去是理所当然的事,并为此安排了相应的条件。
       而且,跟随是加拿大公民的配偶出境居住,可以免坐加拿大的移民监。在加拿大,一方工作,医疗保险覆盖全家,看病都不用钱。即使不工作不交养老保险,老了一样可以领取养老金,当然数额较少。但要是没有这样的社会保障,让你在家带孩子,你还真不敢。
       适合的才是最好
       说了这么多,并非说移民有多好,只是提供看待他国文化的另一种视角。在我看来,不同的文化并没有绝对的好坏,如果你的确适应简单安静的生活,移民是个好选择;如果你留恋的是乱花迷眼一呼百应,移民不见得适合你。
       总之,每一个移民,特别是第一代移民,都要跨过语言与文化的沟壑,经历朋友圈的寂寞期、资源的贫瘠期、不能施展的束缚期,且这个时期可能还不止三五年。在这条重建自我的路上,带着一颗开放的心,会走得更平顺和享受些。
所以,每当朋友羡慕地说‌‌“国外什么都好‌‌”的时候,我总是客观表示‌‌“有好有坏‌‌”;有朋友冲动地想移民时,我也总是劝说要清楚了解国外的生活状态之后再做决定。如果以自己的学历或经验,在国外未必能找到专业性的工作,移民就不一定是个好选项。毕竟相对在哪里生活,过什么样的生活更重要。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对一种文化,你怀念的仅止于廉价劳动力和灯红酒绿,那未免太贫瘠了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