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君政治:不靠谱的最终幻想

作者:贺兰山贱客     原文链接:http://bbs.tianya.cn/post-no01-492373-1.shtml

      中央集权造成的家天下传统,给中国人带来了数不胜数的悲催回忆。在庸君、昏君和暴君一抓一大把的情况下,偶尔出现一两个所谓的明君,自然而然成了饱受压榨的奴隶们难得的愉快回忆。以至于到了二十一世纪,很多人还在引颈相望,等待明君对于这个古老国度的搭救。那么问题就来了,明君究竟哪家强?明君是社会积弊的最后稻草吗?

一、什么是明君

      由于被宋朝羸弱的名声连累,宋仁宗在中国历史上并不出名,但却是资深史学家公认的真正担得起“仁”字的明君。民间传说“狸猫换太子”的太子就是他。

      首先是有“仁心”。他吃饭的时候吃到砂子,故意盖着碗,不让人看见。皇后问何故,他说这事要泄露了,御厨估计就要遭罪了。晚上批阅奏章,突然觉得饿了,想喝一碗羊肉汤,皇后要去弄,他又制止,说今天要是喝了这碗羊肉汤,以后御膳房就会形成定例,每天都会杀一头羊来准备着,太浪费了。他年少的时候刘太后垂帘听政,有当武则天的野心,少数趋炎附势之徒大加造势。后来他亲政,这些人相继被告发,他不当回事,反而擢升了部分有真才实学的人。他的仁心到了什么程度,后宫嫔妃刘氏给他戴了绿帽子,他愤怒至极,但下不了杀手,只是把她打发到尼姑庵出家了事。

      其次是讲“仁义”。宋仁宗严格遵守了宋朝“不杀上书言事者和士大夫”的祖训,大量提拔有识之士甚至是异见人士。大文豪苏轼在进士考试卷里面举例说有人传言皇上沉迷歌舞,不关心百姓疾苦。主考官认为苏轼道听途说,污蔑皇帝,要严加惩处。宋仁宗看了之后说,一个读书人有这样进言的气魄,应该提拔。四川有个秀才写反诗,鼓动成都太守独立。太守吓得赶紧抓了秀才。宋仁宗说,这不就是泄泄愤嘛,给个官给他吧。胸怀至此。他想给自己的老丈人搞个官职,结果被包拯极力反对。包拯拦着他不让下朝,口水都溅到他的脸上。他没有办法,只能屈服。包拯不仅没有受到打击,还得到了重用。在他的治下,欧阳修、狄青、包拯、司马光、王安石、富弼、韩琦、文彦博、曾公亮等不世名臣层出不穷,真正称得上人才鼎盛,君子满朝。后世皇帝无望其项背者。

      还有就是施“仁政”。高丽棒子不上贡,大臣建议讨伐。宋仁宗说,领导有罪,百姓又没罪,不能打。财政部要开源,动起了征收盐税的心思。宋仁宗说,这一征税,老百姓就要吃价格昂贵的盐了,不成。亲自下手诏,罢免盐税。有官员上书要为道教塑像造金冠,他说这不是引诱老百姓犯罪坐牢吗,用铜镀金就可以了。学者林瑀拍他的马屁,劝他大办宴会、巡游天下,国家就会大治。宋仁宗大惊,从此疏远林瑀。他为了革除弊政,力推庆历新政,即使失败也无怨无悔,到了晚年都还在酝酿改革,求万世之太平。真正的生命不息,议政不止。

      宋仁宗一朝,世界最早的纸币“交子”产生并使用。这是国家经济高度繁荣的明证。宋朝的财政收入,是后来所谓的“康乾盛世”的2倍有余。而且是在领土不及清朝二分之一,人口不及四分之一的情况下。百姓生活水平也达到了罕见的高度。司马光就曾经抱怨说,现在连贩夫走卒都穿上丝绸了,这像什么话。文化大发展,小说,诗词和盛唐相比,毫不逊色。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有三个是在仁宗时期出现的。军事上边境升平,西夏和辽慑于宋朝国势,虽有小纠纷,但数十年未动大干戈。他驾崩的时候,老百姓自发送葬,连辽国的皇帝也忍不住嚎哭。

粗通历史的人都以为盛唐是中国古代社会的巅峰。但事实上,论武功,宋仁宗治下不如盛唐,但是论文治,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站在老百姓生活的角度,“仁宗盛治”是中国历史无可比拟的黄金时代,宋仁宗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明君。

二、那些伪明君们

      有明君的榜样,就有那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的伪明君。

      有文化算不算明君?乾隆吹嘘自己一生写诗四万首,还酷爱字画,有“三希堂”专门收藏名作。他的的三个偶像之一就是宋仁宗。但是他明显没有宋仁宗的气度,文字狱登峰造极,前后共计130多起文字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恐怕只有毛氏能与之相提并论。翰林胡中藻一句“一把心肠论浊清”,就被治罪;小吏徐述夔一句“且把壶儿搁半边”,乾隆说他是借壶指胡,治罪;甚至有人因为得了精神病胡言乱语,也要治罪。在他的文化专制恐怖主义之下,曹雪芹在写《红楼梦》时不得不声明此书“大旨言情”,其良苦的用心,就是为躲避残酷的政治高压。这种心怀叵测的愚民之君,和明君八竿子打不着。

      要反腐算不算明君?朱元璋反腐力度谁都比不上,贪污60两白银以上就要剥皮实草,株连九族,残酷至极。洪武十八年,户部侍郎郭桓贪污案牵出各地官员,有几万人被杀。但明王朝直到覆灭,清官屈指可数,吏治从来也没有好到那里去。满清也反腐,在乾隆四十六年甘肃贪污案中,几乎全省官员都涉案,如果按照法律,贪污80两就要判绞刑,全省官员要被杀光,乾隆无奈将判处死刑标准提高250倍,提到2万两,就这样被处死的官员还有56人,包括总督、巡抚、布政使等高官。但清朝的吏治如何,几乎无需多言。反腐几乎是所有皇帝——不管明君还是昏君,都用过的整顿吏治手段,毫无例外,人亡政息,腐败从未根除。这也是人治社会的根本特征。它的根本效用就是极权统治下的自我调整,本质是为了维护家天下,并不会改变极权本身运作的方式。所以周而复始,腐败依然。

      行节俭算不算明君?满清道光皇帝的节俭那在皇帝圈子里面恐怕无出其右。这个皇帝几乎只能用抠门来形容。贵为天子,每餐只吃四个菜,一个月才换一套衣服。为了省钱,规定除了皇宫非节庆不得食肉,嫔妃平时不得使用化妆品,不得穿锦绣的衣服。为皇后摆寿宴,请大臣吃饭,一个人一碗打卤面……他经常在上朝的时候和大臣交流节俭经验,比如哪儿可以买到便宜蔬菜,如何将一斤米煮出五斤饭,等等。大臣投其所好,大家都穿破衣服忽悠他,一时市面旧袍贵过新袍。有些大臣为没有破旧官袍上朝发愁,就将新袍故意做旧打上层层粗布补丁。实际上,朝上穿破衣,朝下狂敛财者多了去。而我们也知道,道光治国一塌糊涂,他任内签下的无数丧权辱国的条约连自己都无颜面对祖宗,死不瞑目。

      拓疆土算不算明君?大家交口齐赞的汉武帝,因为打败了匈奴,在历史上混出了“秦皇汉武”的名头。但是他在位的54年,取得胜利后,好大喜功,不与民生养,战事不休,不仅耗光了祖辈厚养生息积攒的财富,更造成了“天下虚耗,人复相食”惨烈后果,全国人口死亡过半。以至于晚年流寇四起,天下大乱。为此,他自己不得不下罪已詔:“朕即位以來,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那些崇尚穷兵黩武的人要是生活在他的年代,恐怕会是另一种感受。

有这些例子在前,那些会流眼泪,会背唐诗,会四十五度仰望星空,会唱红打黑,会和老百姓一起吃快餐的就根本不算什么了。这些作秀手段要是能算得上明君的话,中国历史全部需要重写。明君,是时代的引领者,不是既得利益的守护者。民生和政绩,是衡量明君的不二标准。

至于那些说出“朝鲜在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之类论调的,只能等而下之。

三、我们需不需要明君

      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在天赋人权深入人心的情况下,需不需要明君其实根本是一个伪命题。从秦始皇之后,中国历史出现了二百多位皇帝,能称得上明君的恐怕也就十来位。而在这些明君的治下,人民的生活也只能说是相对较好。要用如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幸福标准,恐怕一个都挨不上。一个民族如果把幸福生活寄托在明君身上,无异于彩民把致富希望寄托在中国彩票上一样。

      我们还需不需要明君?当然是不需要。人类用几千年血与火的探寻,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终于告别了封建极权的体制,在近一百年来形成了民主、自由的大潮,宪政成为保障国家可持续发展的不二选择。幸福不是可遇不可求的明君施舍来的,是宪政保障下的基本权利组成的。美国为什么能在短短的两百多年中迅速崛起,吸引了无数的人才为之效命,成为史无前例无可匹敌的超级大国?难道它的四十多位总统个个都是明君吗?他们中有7个没有上过大学,还有杰斐逊这样的奴隶主义者,尼克松这样操守有亏的,里根这样娱乐圈出身的,克林顿这种管不住裤腰带的,小布什这种文化不够说话错别字满篇的……这些我们看来的碌碌之辈并没有妨碍美国的强大,在精巧的制度设计下,恐怕谁当上美国总统都不会削弱这个国家的体质。在林达先生《总统是靠不住的》中,我们可以清晰的洞见,正是基于人性本恶,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的预判,以美国制度为首的现代宪政体制利用“平衡与制约”的根本理念走出了一条人类目前为止最为明智的道路。宪政体制不仅仅是保证好人可以从善,更重要的是限制坏人不能作恶。它不是完美的,但却是能够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迄今为止最合理的。

      因此可以说,能够保障民主、自由的制度才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关键,才是我们应该期盼的“明君”。中国人对于明君和清官的年复一年期盼,说到底,还是人治社会的余孽。权力不关进笼子,永远都是不被驯服的洪水猛兽。一个国家几千年来形成的积弊,绝非一两个明君所能改变,外科手术一般的糊弄,只会陷入周而复始的死循环。要跳出这种历史的循环,责任在每一个人。我们不需要去学习谁或谁的讲话精神,只需要坚定对于常识、良知、法治和宪政的终极信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