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美国“反恐”监视清单

作者:泡泡,本文转载,仅供参考

根据最新爆料的美国政府机密文件来看,美政府的恐怖分子嫌疑人数据库里,近半数的人其实并不属于任何恐怖组织。

 美国政府的“恐怖分子甄别数据库 (TSDB)”是一份列有已知或可疑恐怖分子的监视清单。地区法律部门,私人保镖,和外国政府也可以看到这张名单。该名单上现有68万人,其中40% (28万人) 被政府备注为“未发现与恐怖组织密切联系”。也就是说,这一数量甚至比名单上真正涉嫌接触基地组织、哈马斯集团、黎巴嫩真主党的人加在一起还多。

 这份来自情报界的文件还披露,奥巴马政权在恐怖分子甄别系统上,倾注了前所未有的人力物力。就职以来,奥巴马禁飞名单的人数已经翻了10倍,高达4.7万人。这一数字已经超过布什时期的禁飞人数。

 “如果任何事都可以称为恐怖主义,那说明恐怖主义并不存在。”前FBI ( 联邦调查局) 特工大卫·戈麦兹如是说。他补充说,这个监视清单系统已经庞大得要失控了。

 

揭露信息

这份机密文件是由国家反恐中心编辑的。该中心专门负责追踪涉嫌国际恐怖主义的个人。这份文件上有两个印章,“机密”和“禁止对外”(即不与外国政府共享)
文件提供了监视清单系统的最完整数字图像。被揭露的信息包括:

政府认定的“已知或可疑恐怖分子”人口第二集中的地区是密歇根州的迪尔伯恩。该城市有9.6万人口,且拥有全国最高比例的阿拉伯裔美国居民。

数据库每天增加900条新信息,其中包括新的名字和已知人物的新情报。

中央情报局(CIA) 所用的是一款之前并不为人所知的软件,代号为Hydra。中央情报局可以通过该软件秘密潜入外国政府的数据库,并从中提取数据,加入监视清单中。

一位熟谙监视清单数据的美国反恐官员告诉美国独立媒体《情报》(由报道斯诺登爆料的记者格兰格林沃德(Glenn Greenwald)创立),201311月时,恐怖分子甄别数据库 (TSDB) 里大概有70万人。然而他拒绝吐露当前数据库内的人数。上个月,美联社引用了联邦法院卷宗里政府律师的话,报道说最近的五年里,监视名单上的名字已经增加了150万。那位反恐官员告诉《情报》,对数据的分析可能有误。他说,“近年来名单上的人数确实有所增长,但是远远不及最近新闻里说的150万”。他另外补充道,美联社引用的数据不仅包括个人提名,还包括一些清单上人物的个人简介和情报信息。

 

怀疑即可上榜

美国官员提到“清单”的话,则专指TSDB这个庞大的非保密信息库。这里的信息与情报机构、军队、地方法律部门、外国政府以及私人保镖都可以共享。上个月《情报》的报道提到,根据政府监视清单的守则,官员不需要“具体事实”或“确凿证据”来秘密将某人加入监视清单之内,
他们仅需“合理怀疑”这样一个模糊的标准就够了。

“要宣称某人是恐怖分子,是需要一些事实基础的,而且事实基础确实可能是某人成为恐怖分子的合理原因。”前联邦调查局特工戈麦兹说,“那我可以说,你得给这个人建立一个越全越好的信息档案。可是要仅是怀疑某人是恐怖分子呢?那就不用那么费事了。”

 

外国情报

2013年,恐怖分子身份指挥部(DTI) CIA联手为Hydra进行了一次“概念验证”的首秀。巴基斯坦成为实验对象。DTICIA提供了一份含有555名巴基斯坦人的名单。将他们的名字输入Hydra以后,CIA “核实他们的名字和巴基斯坦护照”,并向DTI提供个人生物特征标识。

初战告捷,政府满意之余计划扩张其秘密的数据挖掘行动。文件显示,“将来的活动还将包括附加的目标国家”。

国家反恐中心对于其恐怖分子甄别系统的问题并未作出回应。相反,他们在一份声明中,称监视清单系统为“我们反恐防御体系里关键性的一环”,并说该系统比911事件以前的威胁追踪系统更优越。因为以前的系统的数据是“打字或者用手写卡片分类”的。白宫对此拒不评论。

美国政府监视名单(即“恐怖分子甄别数据库 (TSDB)”)上的人一般是从另外一个更大的机密系统中筛选出来的。这个系统叫“恐怖分子身份数据处理环境(TIDE)”。在监视清单上榜上有名的标准其实已经很松了,但是与之相比,把人放在TIDE数据库里所需的证据甚至更少。作为一个扩张和攻击性更强的数据库,TIDE的信息是由全美的情报机构共享的,甚至还包括特种作战司令部下属的突击队员单位,以及纽约市警署等机构。

2013年夏,美国政府官员庆祝了被国家反恐中心的机密文件称之为“里程碑”的转折点: TIDE 数据库的人数从四年前的50万,增至100万。

该文件向“恐怖分子身份指挥部”(DTI) (是维持TIDE运行的美国秘密反恐单位) 证实了这个历史性的成就。文件声称,“这一数字是对过去2.5年来DTI的辛勤努力工作的最好证明”。

 

“恐怖”产业

这一数字还证明了奥巴马政权加强了对与恐怖主义有染的嫌疑人个人信息的收集。2006年,CBS新闻工作室获取了一份禁飞名单的副本,并报道该名单有4.4万个名字,其中包括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和黎巴嫩议会首脑。遭到了公众广泛抵制后,截止到2009年末,政府将这份名单人数缩减到4000人。第二年,“内衣炸弹”企图击落开放底特律的商务航班事件之后,奥巴马放宽了筛选禁飞名单的门槛。这一命令被立即执行。机密文件记载,自2010年起,国家反恐中心已经“创造了超过43万份与恐怖主义相关的个人记录”,而同时仅删除了5万“证实与恐怖主义无关”或“与当前监视筛选条件不符”的人。该文件揭露,如今每天TIDE系统需要处理的提名超过240个。

“你或许也有一根蓝色的魔杖,并且假装魔杖上有魔法,因为这正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假装这么做有用”,前FBI特工迈克尔·杰曼如是说。他现就职于纽约大学的布瑞南司法中心。“这些机构视恐怖主义为他们的王牌。他们会得到更多的资源。他们知道,他们若晃晃这张牌,美国群众就怕了,国会和法院也会继续任由他们在“国家安全”的保护伞下继续为所欲为。”

 

从数字看监视名单

据文件显示,政府强调只在“国家的反恐任务需要的情况下”,才会将人录入TIDE名单。但每天都有数百个新的提名,这些数字也仅仅是对这个不断运作的监视系统的瞬时快照罢了。

国家反恐中心的一份的名为“从数字看TIDE”文件(日期为20138月),展示了奥巴马政权的监视清单系统的范围和目标。文件显示,大约有68万人在监视清单之上。在更大的TIDE数据库里,另有32万人被监视。至20138月止,有5000美国人在监视名单上,另外15800名美国人也在TIDE 的监视范围内。

 

文件揭露的其他信息如下:

1.6万人被标注为“被选择对象”,其中包括1200美国人。他们将在机场和边境被重点检查。

监视清单上的主要恐怖分子有61.1万男性和3.9万女性。

负责在政府监视清单上添加人数的主要机构有:中央情报局(CIA),国防情报局(DIA),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

主要监视清单上标注为“已知或可疑恐怖分子”的人数最多的五个美国城市为:纽约,密歇根州的迪尔伯恩(密歇根州),休斯顿,圣地亚哥和芝加哥。迪尔伯恩只有9.6万人口,比另外四个城市要小得多。但它因为有大量穆斯林人口(40%的居民为阿拉伯裔)而成为监视清单的重点关注对象。公民权力维护者们认为,迪尔伯恩室内及周边的穆斯林、阿拉伯和锡克社区已经受到侵入性执法调查,非法归纳和种族歧视的不公平对待。

 “据我所知,迪尔伯恩并没有出现穆斯林进行反国家的恐怖行动的情况”,美国-伊斯兰关系理事会密歇根分会的执行理事达伍德·瓦里德向《情报》说道。他补充道,监视清单对于迪尔伯恩的高度关注“证实了政府与我们社区订立的契约类型,即把我们当做永远的嫌疑人”。

这份文件还展示了政府在其反恐任务中重点关注的群体。除了标注为“未发现与恐怖组织密切联系”的人群之外,清单上人数最多的恐怖主义群体是伊拉克的基地组织(73189),塔利班(62794),和基地组织(50446)。紧随其后的是哈马斯(21913)和黎巴嫩真主党(21999)

尽管奥巴马政权反复强调阿拉伯半岛的基地组织是对美国造成恐怖威胁的最大境外势力,但是清单上被归类到该组织的人仅有8211人,是清单上前十位已知恐怖组织里人数最少的一个。该数目尚不及巴基斯坦的哈卡尼网络(12491),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11275)和索马里激进伊斯兰组织青年党(11547)

该文件还披露,截至去年,美国已经把3200人定名为与叙利亚战争相关的
“已知或可疑恐怖分子”。其中有715名欧洲和加拿大人,41名美国人。马特·欧森,国家反恐中心的署长最近声明现在有1.2万外国人参与了叙利亚战争,包括1000多西方人和约100美国人。

 

生物特征信息

根据文件内容,去年波士顿马拉松的爆炸事件余波未平时,DTI启动了一项强制程序来收集所有在TIDE名单上的美国人的生物计量数据以及其他信息,包括面部图像、指纹和虹膜扫描。文件称,“这一项目包括国务院和情报机构的数据库里的记录研究,及批量数据要求的信息”。在此过程中,指挥部提取了所有拥有伊利诺伊州、印第安纳州、威斯康辛州驾照的人的TIDE记录。

DTI在波士顿和芝加哥所下的功夫也推动了对机密数据库里一百多万人的生物特征信息的提取。这也包括成百上千并未在监视清单里的人。2013年,指挥部的生物特征分析部门(BAB)成立。该部门主攻从全美境内的驾照记录中获取生物特征信息。至少15个州,加上哥伦比亚特区,协助指挥部获取驾照上的面部图像。在2013财政年度,已经有2400个面部图像加入到了TIDE数据库中。

该文件指出,BAB 将它“独特的面部识别技术支持”提供给“广泛的客户群”。去年它的分析师已经为其他政府机构提供了290份报告,这些机构包括CIA, 纽约市警署和军队的精英特种作战司令部。

 

机密文件显示:

 

2013年,主要的恐怖主义数据库里包括14.4万人的86万份生物特征信息文件。

数据库包含超过50万的面部图像,将近25万的指纹和7万虹膜扫描信息。

尽管有些人政府还不能确定其身份,政府仍然拥有他们的生物特征信息。TIDE拥有1800个“BUP”,也叫“未知人物的生物计量信息”。

仅仅一年,政府对于“非传统”的生物特征信息的收集就已经不断扩张,包括笔迹样本 (32%)
签名 (52%)
伤痕和纹身 (70%) ,和DNA (90%) 方面的急剧增加。

少数派报告

DTI所做的还远不止从驾照中提取信息那么简单。在管理恐怖主义数据库的过程中,指挥部还会与CIA及国家媒体搜证中心合作。该中心在五角大楼的一翼,负责分析传播从国外的军队或情报机构里获取的“纸质文件,电子媒体,视频音频和电子设备”。

国家反恐中心声称,通过和军队共享信息,DTI能够“通过进入国家媒体搜证中心数据,来获取附加信息”。作为回报,DTI“也对国家媒体搜证中心开放机密的生物特征数据库的搜索能力”。

 “我们已经进入到影片《少数派报告》一样的领域,与错误的人为友,意味着政府会把你放进数据库里,加上驾照照片,虹膜扫描和面部识别技术,秘密追踪你。”美国公民权利联盟的国家安全项目组长希娜·莎姆斯说,“这些信息能与从CIA到纽约市警署的机构共享······让我们向充满攻击性的、违反权利的政府监督社会更进一步。”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蜀icp备1501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