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斗”中的外嫁女

作者:foxxfam   近期多发了一些中国人移民的生活,请大家看看外国生活也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外嫁女来自国内一线城市,家世好,财、才、貌三全。退休前就职上海某大学外文老师。前夫是工农兵学员从苏北农村“推荐”进入城市,两人价值观、生活习俗相差甚远,生活当中争吵斗殴为常事。当他们唯一的独生孩儿身患重病,两人又为了拯救和放弃,难以达到统一而放弃了这段婚姻。在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后,孩子最终还是离她而去。

     有过这段经历,对国内的阴暗面,特别是医患之间的关系,有了比较全面深刻的认识。联系自己,不久即将步入老年生活,自己的情况失婚失独,晚年一定要依赖养老机构。这个国家法律政策看似齐全,至于执法力度,是人都知道,权大于法,凡事不了了之,混乱一片。连人赖以生存的基本:空气水源食品,都不能有保障。真不知这个政府,从上到下在忙些啥?

     看看自己手里,有一些股票、基金、房产。股票基金基本是奉献给了(D)妈的鸡地屁。何时归还,只有天知地知。两处房产,一处来自于继承父母,一处来自自己居住。就目前而言,还有价值。但是,若干年后,自己需要时,是否遭遇圈地搬迁谁又知道呢?还不如在自己能够决定自身命运的时候,从长计议,赶搭外嫁之路末班车 !把养老希望寄托给美帝国主义。不能不说思路完全正确、清晰、明确。

     高知高教女性与一般人就是不一样。但是不要忘记,她的成长背景和她的生活局限,说话、行为、做事一定会带有她过去生活成长经历烙印。从中国出来的人都知道,男女之间的婚配就像两个家族之间的经济合作和身体的交配。男要高富帅,女要白富美才般配,然后是直系旁系的对等,上到祖宗十八代下至乡村原野的瓜根藤叶。直接忽视跳过了荷尔蒙,这个人间最美的词汇“爱情”。外嫁女也用的是这条套路,来对付老外男,罗列了一大堆认为对自己有力的所谓条件,学历资产无后代。 其结果招来一大堆不是苍蝇臭虫就是臭肉狗屎。权衡所有,舍去臭肉狗屎和比较小的臭虫,留下一只大头苍蝇。
     苍蝇男加拿大籍,美国合法居住也就是俗称绿卡执有者。据他自己说三十年旅美生涯中,一直从业拯救人类的职业。当然他曾经是白衣天使还是白衣魔鬼,没人知道。从短短的三四个月接触过程中看,他的所作所为,很可能是披着白衣的恶魔,或许连白衣也未曾披过,谁知道呢?说话时时变,今天明天都不带同样,言而无信;贪得无厌无止尽。在美国生活中,普通男人,在宗教和法律的双重约束之下,偏差都相差不远。这里不谈个例。医生是个被人尊敬的职业,我们心目中,修养道德应该高于平均值。这位苍蝇男医生连白垃圾都不如。两人几年恋爱史,抛开不谈。故事从外嫁女手执B2签证进入美国说起。不远万里,投靠朋友,落脚在离苍蝇男三小时车程的地方。左等右盼就是不见苍蝇男的踪影,理由倒是一个接一个,原因也是一条又一条。中国人一下飞机就来到一个前不落村后不捞店,荒无人烟的美式居所,自己还没车没腿,那叫度日如年,憋气又上火呵。盼星星盼月亮,近两月之时,苍蝇男终于姗姗而来。苍蝇男的到来,并不忙于结婚事宜,而是忙着把结婚门槛擂的更高、更结实,折磨难折磨造,使人难以跨越。希望把你锻炼成为刘翔第二。没有想到红旗下生红旗下长,毛主席的好红卫兵,跨越了连刘翔都难于跨越的栏杆。在朋友的协助之下,两娘们硬是用毛主席的文攻武卫赢得了战役阶段性的局部胜利。啃下了大战的第一口,把结婚证书拿下啦。结婚之前,他们之间有过口头协议,吃喝拉撒实行AA制。外嫁女都严格的遵守,苍蝇男时不时越界揩点油水,买些私货,外嫁女也是装傻一切按照50%照付。这种婚姻双方心知肚明, 就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可偏偏这个苍蝇男又摆开“作”的腔调。这是苍蝇男的第三次结婚,但他却要大张旗鼓办仪式,广泛邀请国内外的嘉宾。原本讲好,各自承担各自宾客的费用。事到临头,苍蝇男又擅自改变,划掉他加国亲友团,他美国的亲友也得两人均摊费用。这婚接的还不到一个月,每天都有新的花样翻出。这期间的时间,苍蝇男最喜欢去得地方就是银行。每每陪外嫁女去银行,他是上串下跳乐此不疲。高兴之余,他都不带忘记帐单一说,汽油费拿来。接下汽车保险、汽车分期的付款接踵而来

     这婚也结了快一月了,几天来女方琢磨着把移民申请递交进去,好有个排期档口。再说,苍蝇男还是个绿卡,按照排期不得四五年吗,早进入早有排期号吧。虽说,据苍蝇男说,他已经递交了转美国公民申请。一贯来此公说话都是亦真亦幻。今天说申请费用$300,明日又称费用400,上午说14年1月递交,10月面谈,下午可以告诉你,面谈时间是12月份。文字的东西又见不到。是真是假,到时候才知道。

     外嫁女忙着移民表,苍蝇难也没闲着,拟出一张张需要她付费用的账单清单。比较婚前的口头协议,内容更加广泛详细,仔细到:租房后每月的火灾、防盗险;每月苍蝇男的子孙礼品费;每月教堂奉献。延伸到,他的报考公民费用;苍蝇男这次的搬家费用。甚至连和苍蝇男子孙的第一次见面,也索讨见面费用,六个子孙辈,每人$200。平时吃饭,坐下就吃,吃完抹抹嘴巴就走;商店七八十元的鞋子看后就要买,都不在其列。

俗话说:拿人吃人的手短嘴软,贪婪倒也不全是坏事,总归有缝可钻。他倒好,连吃带用,享受着二十四小时的免费服务,竟然可以理直气壮地对她说不可以为她申请移民。原因是他不可以欺骗政府,因为他们没有sex关系。这个左手拿着加拿大养老金,右手握着美国什么金,腿瘸、哈喇子流淌着任然还想着中国美女加人民币的家伙,全世界的便宜都叫他占尽了。所以美国政府吊销他的行医执照,花去他$四十万的律师费用,看样子一点不冤。记住啦,出来混是要还的。

正在外嫁女内部斗争你死我活之计,后院起火。从大陆过来就是这位朋友接应配合,按照当地价格租住她家,房费、电费、水费,三张帐单一样不拉,只会多付绝不存在少付。伙食费用混合在她夫妻一起,每次购物,均摊三分之一费用,冰箱、食品柜由外嫁女来时空空如也,变的越来越实成。每天嚼着酸土豆条,用着窗外射进的公用电灯,每周一次沐浴更衣,还常被朋友抱怨水电账单数字庞大,中国人饮水喝茶的陋习。苦不堪言。

     按照工艺流程,拉郎配工序完成之后,下一步既是进入移民程序。所以朋友日夜督促早日进入程序,也就是朋友的下家,移民事务所。外嫁女焦头烂额,朋友等米下锅,情急之下相互之间自然没有好言语,昔日的同盟,朋友之情危难之中,算是什么东西?还是金钱胜一切啊。

     想想自己,看看目前,恨谁怨谁?如果象CCTV所秀,让加国乌龟,美国的王八爬船游水来中国,外嫁女一定折磨死他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