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的司机

来宾馆送我去机场的是一位老司机,他的那辆黑色‘帕萨特’小汽车已经跑了二十多万公里,但看上去还挺新。

“老师傅您贵姓?”

“免贵,姓郭。你是几点的飞机?”郭师傅发动汽车,从宾馆开出沿着天津路向南,那里通向郑少洛高速的入口。

“下午三点四十五分的。”我回答说。

“现在十二点,两个小时后会到达郑州机场,你会有足够的时间。”

“两个小时的路程,辛苦您了,老师傅您快退休了吧。”

“我退休都都好几年了,老了。”

“那您怎么还在大学开车?”我问。

“车改,你知道么?”看到我疑惑的眼光,郭师傅继续说:“公车车改,不许增加新司机,我退休就被返聘回来开车了。今年我都六十五了,干完今年我也不再干了。”

郭师傅娴熟的驾驶着方向盘,在繁忙的大街上匀速地开着,两旁的大楼不断地被甩在了身后。

“您看上去真的不像六十五岁了,而且开车还特别稳。”我说。

“退休都五年了,从1976年部队复员开始算,我在大学里工作了42年,也不会做别的,就是开车。”

汽车离开了城市,上了郑少洛高速公路。郑少洛是郑州、少林寺和洛阳三个地名的缩写,从洛阳出发通过这条高速是去郑州机场最便捷的方法。

可能是看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说话,郭师傅问起了我的情况:“教授你是做医学的吗?”

“哦,我不是医生,只是做些医学方面的研究。”我回答说。

“医学研究,你做癌症研究么,那挺有意思!”郭师傅说这句话的时候提高了一点声调,但车依然稳稳地在高速上前进。

“我不研究癌症,您认为癌症研究有意思,为什么呢?”我有些好奇地问。

“我们领导,也就是我们附属医院的副院长,就是做癌症研究的。他总是坐我的车,时间久了,我就觉得他这个研究有意思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