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海盗金寡妇》中,海盗的头领决定接受朝廷招安,被股东们毒死了,他的遗孀提议重新选举首领,没想到自己得以当选。这个“身材瘦削,轮廓分明,老是眯缝着眼睛,笑时露出蛀牙”的女人,在西江口,率领手下烧杀掳掠,因为实力强大,也被招安,改名为“慧光”,晚年从事鸦片走私。
博尔赫斯的这个故事,是有渊源的。书中注释写明,这个故事来自菲利普·戈斯的《海盗史》,菲利普·戈斯又引用自查尔斯·纽曼的《一八零七至一八一零年间侵扰中国海面的海盗的历史》,最终文献来源是《靖海氛记》,作者是袁永纶。
在这部重要的“海盗史”著作中,我们可以找到金寡妇的原型——郑寡妇。
郑寡妇原名叫石香姑,广东新会籍疍家女,年轻时嫁给了郑文显,又名郑一,所以石香姑人称郑一嫂。广东珠江口海盗众多,其中有不少是姓郑的。据说,郑成功率部自福建退守台湾时,郑芝龙的部将郑建,来不及一同撤往台湾,即率部族由福建海澄逃往广东,经潮安、普宁、海丰、澳头,到达大鹏湾。郑建死后,其子孙散居广东新安沿海,成为海盗。这一支海盗在雍正末年的首领之一,是郑连昌,郑一的父亲,另一位是郑连福,郑一堂哥郑七的父亲。
以血缘关系联络起来的海盗家族,其存在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所以海盗之风“至乾隆末而大炽”,诞生了不少巨盗,他们的头号目标,就是台湾运抵内地的物资。嘉庆十五年正月二十八日,闽浙总督方维甸及福建巡抚张师诚在奏折中提到,从乾隆十六年到嘉庆十四年十月,被海盗劫持的运粮商船共被劫一百四十六次,损失米三千多石,谷一万七千多石。
当时往来台湾与内地的商船,都是小船,每船载重不过三百几十石。海盗们的船,规模就大得多。嘉庆五年,浙江巡抚阮元估计,各帮船只加起来,有“百数十只”,当时广东水兵拥有的船只加起来,也不过百余只。这个估计很可能是保守的,光乌石二(麦有金)一部的船只,就不止这个数,还都是大船。
剿灭广东沿海的海盗,变得不那么容易。而嘉庆年间,广东、福建、浙江的海盗已建立了联系,跨地区、跨海域,从康熙年间开始,海盗们一步步做大做强,船只、人员、物资,不属于官家水军。嘉庆终于行动起来,是三年之后(嘉庆八年)的事。清军水师赴雷州海面剿灭匪盗。雷州水道蜿蜒、地形破碎,藏身之处数不胜数,清军水师大败。
这次战役,郑一也参与了领导。这个男人,在广东做过海盗,跟着越南西山军打过仗,也和清廷对抗过,峥嵘一生,最终死在了海上。四年后,嘉庆十二年(1807)十月,郑一在巡航时遭遇台风。郑一嫂被推到了前台。这个女人能够登上全是男人的海上舞台,得益于郑一死前做过的最后一件大事。
嘉庆十年,郑一、麦有金、吴智清、李相清、郑流唐、郭学宪、梁宝等,七位最有实力的海盗头目签订《公立约单》,规定了共同遵守的诸项规定,以使团体从争夺地盘的纷争中解脱出来。“约单”规定了各帮的旗色、船只编号、召集会议及下达命令的秘密信号,及几条硬性规定,如不能私自驶往各港口、海面劫掠,不能阻截有“打单”和“照票”(缴纳保护费的凭证)的商船,打劫商船先到先得,等等。
七个海盗团体,根据会议约定的旗色,分成红旗、黑旗、白旗、蓝旗、黄旗、绿旗,郑流唐,因为在一次私人争斗中被砍去了半张脸,带人投降了清廷,被除去了旗号,所以广东雷州的海贼头目,只剩下了六位。其中又以红旗的郑一实力最强,其船只数量可达六百至一千艘,人数可达二至四万,是排名第二的乌石二的数倍。
郑一留下的强大实力,和《公立约单》的约束力,让郑一嫂得以暂时维持住了和平。但她很快就发现周围不乏虎视眈眈之人。这其中还包括一直觊觎她,希望将她拥入怀抱的黑旗帮帮主郭婆带。郑一嫂希望能给红旗帮找一位当家人,但郑一的几个侄子,并没有能成器的,反而是他的养子张保仔,相貌俊秀,有勇有谋,又精通火炮技术,成为不二之选。张保仔是十五岁时出海打渔,被双性恋郑一看中虏上船的,郑一死后,据说他的义母又爬上了他的床。
郑一嫂将部下分为两部,自己和张保仔各率一部,将大本营搬到香港大屿山岛,东西营盘分设于扯旗山下和铜锣湾一带,避开海盗争斗的主战场,韬光养晦,发展自己。苦心经营一年有余,大船八百,小船千余,聚众十万,比北欧海盗的规模还要大。这样的规模,率先成为了朝廷的眼中钉。
嘉庆十三年七月、八月,清廷两次派兵围剿,败于孖洲洋和亚娘鞋,左翼镇总兵林国良被俘后,被张保仔的手下误杀,在朝廷的记录中,他“追剿乌石二於丫洲洋,击沉数艘,贼舰续至益多。国良以伤殒,优恤,谥果壮。”参将林发也被打跑了。翻过年来,郑一嫂、张保仔和官军,在万山和广州湾互有胜负,海盗们还俘虏了广东水师提督孙全谋。
这样的战斗,《靖海氛记》共计有十次,另外还有一次“官军怯敌,未交战”的。和官军的交战,规模最大也最惨烈的,是大黄浦之战。香山知县彭恕调遣水师,又出资八万两白银借来葡萄牙军舰六艘,对张保仔发动总攻,被张保仔和郑一嫂分兵打败。这次胜利,据说是郑一嫂“围魏救赵”,奇袭广州城换来的。
三天后,广东水师再次出动,封锁珠江口,将张保仔部围在大屿山九天,张保仔突围不成,向黑旗帮帮主郭婆带求援,换来的是郭婆带的突然袭击。郭婆带嫉妒张保仔和郑一嫂的关系,也嫉妒红旗帮的实力,炽烈的嫉妒心让他做出了蠢事。这件事破坏了广东六帮之间微妙的平衡。
张保仔扬言报复,郭婆带索性带着“东海霸帮内头目”冯超群一起归顺,共带去“其伙众五千五百七十八人,妇女幼孩八百余人,大小船一百一十三艘,大小炮五百余门。”这些人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还受到两广总督百龄的亲自接见,这不能不使还在海外流浪的海盗们心生动摇。
而张保仔的报复行动并不成功。不久,张保仔在大星洋阻击郭婆带,因为连番作战,人困船破,枪弹匮乏,张的部下被“击毙并落海淹死者一千余人”,被“生擒三百余人”,伤了元气。这次失败,让红旗帮内人心浮动,归顺之意骤起。但谈判,还得郑一嫂去。
郑一嫂不信任清廷,她从来也没有信任过,但她知道该如何和它打交道。郑一嫂带着十八个妇女,不带保镖、不带武器,到广州和两广总督百龄谈判招安,嘉庆十五年(1810)4月,谈判成功,张保仔受封千总三品官,后升从二品,调福建闽安、彭湖等地任副将,郑一嫂授诰命夫人,两人正式结婚,郑一嫂官名“石阳”。但她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龙嫂。
清廷的水师对付不了海盗,只有海盗能。张保仔是火炮专家,他不止一次面对清廷的火炮轰击全身而退,并且用最新式的西洋火炮予以痛击,他将过去对付清廷水师的手段,全都用在了海盗们的身上。张保仔先歼黄旗帮二百多人于七星洋,再破青旗帮船舰数十艘于放鸡洋,更于儋州鏖战蓝旗帮,擒首领麦有金,战功卓著。张保仔也由千总擢升为守备,又从顺德营都司,调任澎湖协等职。好景不长,1822年,张保仔于澎湖副将任上暴亡,死因不明,终年36岁。是谁嫉妒他的战功和提升速度,还是谁愤恨于他破坏了海盗们之间的规矩,就不得而知了。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