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文明古国”为何抛弃了古希腊

        “四大文明古国”大约在中国是人人皆知。但总会有疑问:为什么只有埃及、巴比伦、印度、中国这四个亚非国家,而没有欧洲国家呢?
        这个欧洲古国名叫“希腊”,她的文明史不下五千年,早在公元前2800年,她就开始影响欧洲。没有哪个欧洲国家会否认,她是西方世界的“祖母”。
        我们看今天希腊的国旗,由四道白条和五道蓝条相间组成。靠旗杆套一边的上方有一蓝色正方形,其中绘有白色十字。蓝白九条宽表示希腊一句格言:不自由毋宁死。可见,希腊是一个拥有“崇尚自由”传统的国家。
        直到现在,欧美人毫不讳言,他们的大脑拜海伦人(古希腊人)开启。“民主自由”的传统,养育了希腊朴素的人道哲学,也影响到整个欧洲,成为西洋世界的一大优秀传统。无论是论历史悠久,还是论对世界的影响,比起“四大文明古国”,作为西方文明发祥地的希腊,均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人们可能会不明白,为什么西方文明发祥地的希腊,竟是那么小的国家。看看古代世界史就会明白,此一时彼一时。
        古代希腊,可谓地大物博。亚非欧三大洲,都出现了“希腊化国家”。当希腊处于罗马帝国的核心地带,整个帝国都通用“希腊语”。从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4世纪这九百年间,希腊人的“才华”一直是西方世界的最高代表。拜占庭,这个中世纪欧洲最悠久的君主制国家,就是以希腊为班底而建立的。从经济上讲,希腊贸易发达、经济繁荣;从体育上讲,希腊创造了奥林匹克;从军事上讲,希腊有“希腊火”。公元8世纪,由陆路和海路攻击拜占庭的阿拉伯人被一种秘密武器“希腊火”所打败。这是一种由液态易燃物制造出来的“化学武器”,由一个喉管把它喷出,大约是世界战场上最早的“火焰喷射器”。
        然而,铸就希腊“西方鼻祖”地位的,却首先不是表现于奥林匹克马拉松长跑,也不是商船和原始化学武器,而是无形扎根于血液的东西。
        世所共知,希腊最骄傲的文明资本是——发明“世界最早期民主制”。成型于公元前8世纪的希腊城邦制,最大限度地释放了富有天才的雅典人的活力,使所有公民都能够充分参与政治及公共事务,获得一种尊严和荣誉感,就自己的所长展现自己的才华。希腊哲学,给人类带来最早的人文启蒙。本土思想家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外乡人亚里士多德都可谓“世界级大脑”的水平。他们宣扬“正义之邦”、“理想国”,是早期人道主义的起源。希腊中心城雅典,在最盛期包括农村地区也只有30多万人,不如中国一个中等县,但却成为世界政治、思想、文化的“格林威治”(世界计算时间和经度的起点)。如此成就,前无古人后难来者。
        那么,如此伟大的文明古国,为什么没有列入“四大”呢?
        这里,顺便揭下“四大文明古国”谜底。综合考证,所谓“四大文明古国”之说法,仅是东方国家的一个提法。此乃清末民初“第一才子”梁启超杰作。梁启超在写于1900年的《二十世纪太平洋歌》一诗中,赫然提出了“四大文明古国”之说。而此说并无确凿考据,只有“爱国情怀”这唯一“凭据”。这种说法也只在中国流行,并没有得到世界范围的历史学界的公认。
        传说终归只是传说,它往往成立于孤陋寡闻。一厢情愿往往略去了求真的审视。国人在文明方面,只关注了东方而忽略了西方文明。这种忽略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只会徒生偏见,而不会在人类文明史中抹去西方鼻祖希腊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