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世界假象之真假“四大发明”

作者:南山空同(有删节) 本文的观点颇新,值得一读

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是中国人引以为豪科技成就,有关四大发明,我们看到的通行解释是:“四大发明是指中国古代对世界具有很大影响的四种发明,即造纸术、指南针、火药、活字印刷术。普遍认为这四种发明对中国古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且这些发明经由各种途径传至西方,对世界文明发展史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那么我们的问题是,第一:四大发明是如何被确认或公认的;第二,他们是否真的对中国古代以至世界文明发展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一、“四大发明“是由谁提出的

1.英国汉学家李约瑟最早提出,距今不到半个世纪

英国汉学家李约瑟在由他主编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出,这套最早出版于1954年的系列丛书,从1974年到1986年出版第五卷中,开始明确界定“四大发明“的说法,并在英文版中向世界介绍他所界定的”四大发明“。这套图书的汉译本在1990年,才在国内出版。

也就是说,“四大发明“从时间上来说,这一说法被正式提出,甚至只有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那么,李约瑟的说法,是否得到了世界上绝大多数科学界、经济学界或是历史学界的认可?

2、汉学家李约瑟

李约瑟出生于1900年,离世于1995年,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缘自于一美丽的中国女子——鲁桂珍,他把对对的爱,投入到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中。他在《李约瑟文集》中文本序言中自述道:“后来我发生了信仰上的皈依(conversion),我深思熟虑地用了这个词,因为颇有点象圣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发生的皈依那样。……命运使我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皈依到中国文化价值和中国文明这方面来。”这件事发生在1939年前后。

李约瑟有着浓厚的道教情节,他自号“十宿道人”、“胜冗子”他所界定的“四大发明”中,其中有三项直接或间接属于道教的发明,火药的产生,是中国道人炼丹时的“副产品”,活字印刷术源自南北朝时期道家的雕版印刷,是由雕版印刷术改进的。而中国最早的指南针理论则建立在阴阳五行学说基础上。

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曾举办过一个主题为”道家是否对中国科技的贡献最大”的主题讲座。参会的何丙郁先生曾描述过讨论会的情景:在1995年所叙述的一个场景:讨论会邀请欧洲各国有名的汉学家与会,他们举出中国历史上很多非道家人士,如汉代张衡、唐代一行和尚等科学家,在数学、天文等基础科学方面的贡献远多于道家,除了炼丹术的研究是道家贡献最大。在场学者,包括旁听的研究生,没有一个人同意李约瑟的观点,而李约瑟自始至终没说半句话。当时何丙郁只好出来打圆场,说同意或反对李约瑟观点的都不算错,关键看对”道”如何理解云云。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李约瑟在这些方面的观点,并未被国外学界广泛接受和认可。

3.为什么李约瑟提出的“四大发明“会成为国内共识

自从中日海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中国人彻底从上国的梦中被惊醒,此后的一百年中,中国人则长期处于事事不如人的心境中,在科学技术方面的落后则更为明显。

当外患内乱结束后,急需树立民族自信心和提高民族自尊心。在这种环境下,任何国外学者对中国有关科学技术方面成就的赞誉,都有可能被无限度地放大和充份解读。

而就在这时,李约瑟,这样一位西方成名学者一卷卷不断地编写、出版、弘扬中国文化的巨著,这令中国人非常感激,鲁桂珍也曾在《李约瑟小传》中说:”当时中国多么需要有人支持,而李约瑟大胆给予了支持”更激进者这样认为“李约瑟作为一个外国人,为我们中国人说了话,说我们中国了不起,所以他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

李约瑟出版著作的20年中,也就是自1954年他出版《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总论》开始,他的著作,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国人解读为世界对中国科学技术对全世界做出巨贡献,并被认可的标本。

以至于在此后中国科学史及历史教科书中,我们习惯于搜寻、列举中国历史上各种发明和成就时,总是在努力罗列中国比西方先进了多少年。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中国科学史研究开展教育和研究的目的,不是科学和历史的本身,而目的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种观点一度深入人心,几乎成为普遍的共识。

在此基础上,“四大发明”的提法,能够极其简明扼要地说明中国古代的科学技术成就,极其便于口头和书面传播,并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中,成为全体中国人的共识,并且成了我们习惯性引以为豪的东西:“我们有四大发明呢!“。

那么,脱离李约瑟个人,以及中国的背景,甚至是提出的年限太短等情况,单独就“四大发明“本身而言,它们到底有没有对中国以至世界科学技术及经济文明的发展,起到过重要作用?

二、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我们看到的只是假象?

(一)活字印刷术,中国人自己都鲜有用过

活字印刷术发明之前,中国一直采用雕版印术。即便是在活字印刷术发明后,中国人在经历了极端的兴奋期后,继续大量使用雕版印术印制书籍,活字印刷术则被束之高阁,直至西式铅字印刷传入中国,并形成铅字印刷的垄断,直至上世纪80年代。

也就是说,中国人发明的活字印刷术无论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国门之外,都没有推行起来,不过活字印刷术的意义不可偏低。

活字印刷术就像有人发明了太阳能手机一样,属于技术上先进,但中看不中用,实际使用极为不便的发明。因此,资料记载,清末版本目录《增订四库简明目录》共著录历代书籍七千七百四十八种,约计不同版本两万部,其中活字印奉只有二百二十部,比例仅占百分之一。

活字印刷术没有被广泛使用的原因主要有:

1.工序复杂,极易出错

活字印刷术的工序计有:摆书、垫版、校对、印刷、归类、逐日轮转。工序繁琐,且极容易出错。活字的制作通常分为手工雕刻和以字模铸字两种。中国古代的泥活字和木活字、铜活字等都为手工雕刻,既费人力又费时间。且易造成各字大小不均笔画粗细不以、排字行距歪斜不整齐。

2.制活字极费财力,受到经营者抵触

活字印刷费财费力,福建林春棋用了二十一年的时间,耗去白银二十多万两,到道光二十六年刻成大小楷体铜活字四十多万个。使用雕版印刷相对方便、快捷,并且一次刻成,保留整版,便可以反复印刷。书坊为了追得利润,力求降低成本,仍习惯使用传统雕版工艺。

(二)司南,一个被误解的童话

我们很多人看到过一个像勺状的物体,它曾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司南形象,但稍有专业知识的人一眼便能看得出来,长这样一幅模样的物品,在极弱的地磁环境中,天然磁石磁性较弱的实情中,真的能用来辨别方向么?在中国历史上,从没有一个类似此形用以辨别方向的物品存在过,更别说影响中国文明的发展或世界文明,这个图片,只是为了配合李约瑟的说法,而人为臆想出来的。

司南,在中国古代实际上多指北斗,人们辨别方向时,白天看太阳,晚上看北斗,古代图书中的司南,其实多指北斗的形状,你如果夜观北斗,也可以看到北斗七星的样子,则是一把勺子。也就是说,司南其实并不是一个专门用来辨别方向的磁盘上的勺子,而是北斗七星。

简单来说,中国古人发现了可以在晚上时借助北斗辨别方向,知道哪边是南边,故名司南(到了后世时,人们将一切可以辨别方向的工具或装置,统称司南),因为中国古人为了将北斗七星的各部位方便理解,便以勺子为喻,来说明其位置分布,故听上去更像是在讲如何利用一个勺子来辨别方向,而我们可爱的李约瑟,由于后世的一些错误资料和自身的理解不当,把司南当成了中国人发明的一种可以确定方向的工具。

到了宋代时,中国人发明了真正意义上的指南针,但可惜的是,中国最早的指南针理论,是为附会阴阳五行学说而存在的,《管氏地理指蒙》一书中提出“铁属金,按五行生克说,金生水,而北方属水,因此北方之水是金之子。铁产生于磁石,磁石是受阳气的孕育而产生的,阳气属火,位于南方,因此南方相当于磁针之母。这样,磁针既要眷顾母亲,又要留恋子女,自然就要指向南北方向。”

也就是说,中国人在当时,还没有认识到指南针的内在原理,更谈不上大规模地合理运用,当时指导人们辨别方向的,仍是明观日,夜察北斗。

其实,指南针对人类文明的真正促进,是源于大航海时代的到来。而公认的信息是,1658年,来华的比利时耶稣会士南怀仁的带来了真正完善的指南针理论,并且影响深远。但他来的时候,大航海时代已趋于结束,当时他们所用的指南针,是13世纪阿拉伯人传过去的。

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不同阶段不同文明在科技上的相互影响,如果我们一味地推断谁发现得更早,那么,他便具有对世界文明的影响力,后续的发明都是他的影响结果的话,有失偏颇。而200万年,非洲智人创造和使用的那根木棒,因为有了它,才有了后世人类的种种发明。

同样,我到现在仍想不明白的是,火药是如何促进中国科技发展以及推动世界文明进程的。

三、我们在“四大发明”中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在“四大发明”中,我们得到了民族自信心、自豪感的提升。但我们失去的,是科学和理性的精神。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蜀icp备1501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