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上小学一年级

儿子今天正式进入小学一年级了,昨天晚上,我对他说:“儿子,你说上小学一年级,要履行我们的承诺,一个人开始睡”,一说到一个人睡,推迟多次,一年级了,应该让他独立了。说到这,他说啥他怕,我问他怕啥,他说他怕鬼,哈哈,这家伙电视看多了,我说这么厚的墙壁,鬼也进不来。然后,打开空调,未理他,呵呵,几分钟后进去,小家伙竟然自己睡着了,按下不表,说说我如何上小学一年级的。

1988年9月1日,是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日子,88年的老家,还未通电,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我父亲对我说,明天上一年级了,没空带你,你就跟你江叔叔一起去吧,江叔叔,小名江娃子(现在的大包工头),我隔壁邻居,上小学五年级了,由于辈分比我大,所以我该称呼他为江叔叔,正好,江叔叔的妹儿,比我小几个月,明天也要上一年级,实际上,我们村里,明天上一年级的小朋友有5个,这5个都是我们上5块钱幼儿园的小伙伴,说到上一年级,现在回忆起来,没有我儿子那么激动,就好像很平静。

第二天一早,我背上一个打补丁的帆布书包,是我高中毕业不久的三爹留下的,上面还有“为人民服务”几个字,手里紧握着10块钱学费,这下就有点紧张了,10元钱,在哪个时候可一大笔钱呢?记得当时的冰棍才5分钱一个。

在江叔叔的带领下,一大票人走着土路,走过田坎,几公里外的农村小学,不知不觉就到了,到了学校,给我印象最深的,全是清一色的土房子,房子外面全是菜地,靠近一年级教室的那个地方有一大堆瓦(后来才知道那是为了随时应对房屋漏水的备用品),今年竟然一年级报名人数据说有40多人,在80年代的农村小学,还是很热闹。可是可是,报名的一年级老师据说家里有事,今天不来,明天才来,我们只有悻悻而归,走的时候,去上了一下厕所,那是第一次见到一排排蹲位的厕所,里面污水横流,苍蝇乱飞,好一个龌蹉世界,蹲位下边是空的,后面是女厕所,两边排泄物顺溜溜的下去后,直接留向中间的坑,有时候,中间有好多农民拿粪勺在等待你的产物。想一想那场面,很酸爽。

话说,没有报名后,加之我是男孩子,胆儿大,就带上我们村上那几个家伙,招呼也没有打,沿着去的路回来了,印象深刻的是,手里10元钱,捏得紧紧的,汗水把这一张钱浸得湿湿的。从此,我父母对我用钱很放心(那个年代也没啥零花钱),几十年过去了,还常常想起当时把10元钱捏在手上的情形。村小学也与2000年正式停办,很漂亮的学校沦为养鸡场。

流水账记之,以留下痕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