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精神病联盟——精神病房里的正常人

现如今不少犯人为了逃避罪责而装疯卖傻,期望能借由精神病患者的外壳,博取人们同情,以让罪刑减轻,甚至于可以金蝉脱壳。相反也有一些人因为种种原因“被精神病”,究竟这些精神病人是真疯还是装傻,精神病院里的医生真的能鉴别出来么?而医生从精神病患者中分辨出神志清楚的人又有多可靠呢?

一直以来,对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抱有浓厚兴趣的心理学家David Rosenhan,就在1969年对此问题进行了一项独特的实验,上演了一起现实版的“飞越疯人院”。

1、

Rosenhan先是找来了5男3女——3名心理学家(包括Rosenhan本人)、1名研究生、1名儿科医生、1名精神病医生、1名画家、1名家庭主妇,组成了8人的“伪精神病联盟”。

而后为了能成功在精神病院中潜伏下来,他们做了充足的准备——5天内不刷牙、不洗澡使得外表变得邋里邋遢,同时熟练掌握了将强制服用的药物藏到舌头底下的技巧。

为了防止实验弄假成真,而受试者无法从精神病院脱身,Rosenhan专门雇佣了一名律师,甚至还在试验前还立下了遗嘱,以防自己突发意外身亡而无人知晓实验的真相。

既然万事具备,接下来实验就开始了。

2、

8名神志清楚的“假病人”便依照安排分别到美国5个不同州的各家精神病院就诊,并声称自己在头脑中听到了奇怪的声音:砰、砰、砰,并无其他异常特征。

除了名字和职业外,其他生活上的细节都要如实汇报。

华盛顿特区的圣伊丽莎白(St. Elizabeths)医院是其中的一个实验点

华盛顿特区的圣伊丽莎白(St. Elizabeths)医院是其中的一个实验点

他们刻意以这种无特殊意义的声音为主诉症状,是因为当时的精神医学文献中尚未收录幻听案列。结果实验进展得出乎意料的顺利,他们8人无一例外的都被确诊为精神病,其中7人为精神分裂症,1人为狂躁抑郁症。

这些正常人就这样被送去治疗了。令人惊讶的是,哪怕这些受试者按照约定恢复成正常人,不再假装自己幻听,也依然没能出院。因为这8位“假病人”既然被贴上了“精神病”的标签,那么在表示自己痊愈时,只会被医务人员认定为妄想症加重,毕竟“否认有病”也是发病的一种特征。

显然,精神病院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只要住进来了,你就是精神病人,不允许反驳。就这样,8位假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情况下,平均住院了19天,最长的为52天,最短的也住了一周。

3、

住院伊始,受试者们因害怕暴露伪装,还偷偷摸摸做着实验记录,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医护人员根本不关心这个,一名护士还在一位受试者的病历上写着:病人每天有书写的习惯。

反倒是精神病院中的病人,瞧出了一些端倪,察觉出受试者很可能是混入革命群众的伪装者:你没有病,你若不是记者,就是教授。你是来视察医院的。

久病成医,这话着实没毛病。最后受试者出院的理由,无一例外是因为病情有所好转。至此,实验才正式结束。所以Rosenhan的研究得出了戏剧性的结论:医生们其实并不能在精神病院里区分正常人和精神病人,而且还存在在治疗过程中将病人标签化的危险性。

依据此实验,他整理了一篇文章,以《精神病房里的正常人》(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为题,发表在Science上。

4、

此文章在整个精神医学体系中就像晴天炸雷般震惊了所有人,随即就引起了精神卫生界的口诛笔伐。

专攻心理分析的精神病医生Robert Spitzer,当即撰写论文指出,Rosenhan的实验不符合规范,假病人在谎报自己的症状时,就已经使得实验的结果无效了,因为病人的自查报告也是医生给出精神诊断的重要基础。

甚至还有一家精神病院给他下了战书,放言说接下来3个月里,你们随便派人来,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病人。Rosenhan接受了挑战,说他会派一些假病人去就诊。3个月后,医院秉承认真负责的态度,自信地诊断出了41位Rosenhan派来的假病人。

该医院检查出的193个病人中,有41位是假装的

正当这所医院美滋滋的等着Rosenhan哭着认输时,Rosenhan给出了一个更加意外的答案:这3个月里,他一个假病人都没有派过去。

老实说,这波打脸确实挺疼。毫无疑问,Rosenhan的实验让当时的精神病学颜面尽失。

5、

其实,以这种方式将心理健康体系的黑暗面公之于众的,并非只有Rosenhan。早在1887年,记者Nellie Bly也曾成功卧底混入一家精神病院,且得到类似的结论,并在Mad-House杂志上发表《10天》的文章。

而在那个年代,除了Rosenhan,精神病学也没少受世人质疑。上世纪60年代,就出现了反神经病运动,运动的发起者就包括了一大批著名的精神病学家。飞越疯人院,正是这一运动的直接反映。

但无论是Rosenhan实验还是反精神病运动,永远都是现实意义大于其不足,并真切地能推动精神医学领域的发展。在Rosenhan实验结果发表以后,美国精神医学协会修改了《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

在1980年发布的新版手册中,每一种精神疾病都对应了一个更加完整详尽的症状表,手册里还讲到,将病人确诊为某一种精神疾病前,参照的症状应该是多个而不是一个。

手册里的这些改变保留至今,尽管这些改变没有被决定性地确定是否可以帮助医生成功地避免误诊。可能Rosenhan的实验如今还是可以重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