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的热门奢侈品:SAT考试

        原文China’s Hot New Luxury Product:the SAT链接:https://foreignpolicy.com/2015/06/08/chinas-hot-new-luxury-product-the-sat-scholastic-aptitude-test/
        据《外交政策》6月8日报道,在他所念的北京市八中,Steven Xiao被认为是个“坏学生”。现在,当他回忆起校长斥责他并警告他的同学们不要跟他学时,他笑出声来。“我那时比较叛逆”,他说。他的叛逆行为?参加美国大学入学考试SAT,并且跳过了中国可怕的高考。那是2007年,对于一名中国的高中生来说,不参加高考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事。但Xiao的父母很开明,他们支持他到国外上大学的梦想。他的SAT考得不错,后来在纽约市的哥伦比亚大学读完了学士。如今他在曼哈顿的金融业上班。
        Xiao当时不知道,他是中国新一代出国念本科的“先锋军”之一。虽然数字尚未公开,但是网上大学考试预备公司ArborBridge估计,去年约有5.5万中国人参加了SAT考试。相对于今年942万的高考考生来说,这只是极小一部分。但它反映了中国年轻人日益扩大的国际化教育视野。虽然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过去通往高等教育的路只有一条,但是现在,更多年轻人有了选择。
        2008年当Xiao作为一名本科新生抵达哥伦比亚大学时,哥大有868名中国学生。同年,在全美有24248名中国本科生。到了今天,哥大的最新统计数字显示,该校中国学生人数至2013年秋季涨至2849人。据美国国土安全部属下的交换学生和学者计划统计,2014年在全美有143571名中国学生在攻读学士学位。这标志着较2005年在全美有6942名中国本科生涨了20倍。同一时期,在美国攻读硕士的中国学生增长了6倍,达130748名。博士生的数字也在增长,增长率则缓和得多。
        北京四中国际校区出国留学申请办公室主任Shiny Wang说中国高中生出国留学热潮可追踪到2009年,当时主持SAT考试和美国大学预修课程AP考试的非营利组织——美国大学理事会——在中国设立了AP考试的考点。北京四中2011年设立了国际课程班。该班第一年招收了90名高三学生,今年有150名,Wang说。
        但是有的人能支付得起上国际班,其他人只能参加传统的高考,一些人把这看作是一种阶级的划分,从而有越来越大的挫折感。在中国,截至2013年底有338所高中有与“国际接轨”的方案,而在2001年仅有22所。
        国际班费用昂贵并且缺乏规范,意味着收入的资金如何分配并不总是很清楚。广州的《信息时报》2014年2月报道说,在广州市准备出国留学的预科项目一年花费高达10万元人民币(1.6万美元),是广州市公立高中平均学费的50倍。
        18岁的罗鸿儒(音)2014年毕业于广州华南师范大学附中。九月份,他进入他在美国最想去的学校——哥伦比亚大学。他的父亲是一名商人,母亲在旅游业工作,因此,他说他们家“相对比较宽裕”。当罗15岁时,他说,他父亲鼓励他考虑出国读大学,因为中国的教育制度受到“太严厉的控制”,缺乏言论自由。罗适应起美国的校园生活来似乎完全没有问题。他的室友来自北京。他们是通过将来哥大读书的中国学生微信群找到对方的。他们甚至在开学前就在中国见了一面。春假的时候,罗飞到亚特兰大看望在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朋友,并参观了CNN的总部。他说,毕业后他或许会尝试做一名记者。
        罗是在美国新型的中国留学生:他们比前辈们更年轻、更富有,英语更流利,他们更小的时候就开始学英语。因为这样的学生大量涌入,学业质量比以前有更大的变化,以前只有最好的学生才能出国。今天,大多数新来的学生至少是中产阶级,也许更富有。在国内,他们常被叫做“精英”,或者说“富二代”、“官二代”和“土豪”。后面三者具有贬义。
        新来的中国学生世界观有明显转向。美国加州大学Irvine分校博士生Henry Chiu Hail在美国高校调查了中国学生的态度,作为他社会学研究的一部分。他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他观察到在2008年的时候,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有着强硬的民族主义。Hail发现,对于美国批评中国,他的受访者感到受到威胁,当西藏出现动荡及对北京奥运会的负面新闻报道时,这些中国学生的受威胁感激增,这些批评令他们有更强烈的民族意识。但新一代的中国学生,他通过电话向记者表示,比起前辈们“没那么多政治性”,“更加国际化”。Hail解释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是大一新生,而在过去,大多数的中国留学生是研究生。至于美国学生怎么看他们的中国同学,Hail说,中国学生通常被归为“富家子弟”。“在一些美国学生当中,他们有种强烈印象,就是中国学生都超级富有”,Hail说。他的一些中国朋友曾抱怨说,其他人以为他们是花钱买路进来读的。
        换句话说,中国学生节俭、勤奋,具有完美标准化考试成绩的印象正在消失。虽然美国的学校正在加强审查程序,以确保他们录取的是中国最好的学生,但是毕竟对于美国许多学校来说,中国学生是一个福音。在公立学校,国际学生比当地居民要支付更高的学费。例如,在加州大学Irvine分校,州内本科生的学费是每年14576美元,州外学生的学费是每年37454美元。此外,国际学生还要支付略高的申请费和医疗费。
        即使是美国小一点的学校也正在设法行动。位于纽约州水牛城的水牛城州立大学(Buffalo State College)自然与社会科学院院长Mark Severson在过去四年里六次前往中国,与九所中国的学校敲定了被叫做“3+2”的双学位课程。在这一新的课程里,学生们在中国的大学读三年,然后到水牛城州立大学读两年,完成学士加硕士学位。“是的,他们支付的是州外学生的费用,这有助于我们的收入”,Severson说。但是他想要招收更多的中国学生,他说,更重要的是这可以“加强我们的教学,帮助我们的校园国际化”。在2009年,该校仅有23名中国学生。2014年,在该校的10661名学生中,中国学生人数已经跃升到73人。该“3+2”方案目前有10名中国学生,Severson称还有很多的发展空间,“我们应该能够让这一数字一次又一次地翻倍。”
        回过头来看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在所有的国际学生中,近35%是中国学生,在校园里到处都可以听到讲普通话。从哥大毕业的Steven Xiao对新来的中国学生如此富有感到惊叹。虽然他们只比他年轻几年,但他发现很难与他们相比。他指出,新闻报道说在美国中西部的一些中国本科生购买的是玛莎拉蒂和宝马这些豪华车。Xiao的家庭是中产阶级,他说,他的父母是把工资攒起来供他念书。他选择住在宿舍里,但新一代的学生,他说,不只是租校外的公寓,有些甚至可以买得起。(译文有删节)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