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错觉:两个世界的人

       来源: 知乎  作者: 崔小喵
        我在今年2015 年3 月份之前,也是感受不到贫穷的一族。虽然小时候我也教过15 块一小时的钢琴课,也拿过2000 多的月薪,但是因为家庭条件很稳当,所以从没有感受过压力。
        直到今年3 月份我开始做淘宝,因为是原创服装品牌,从选料到加工我都必须一手抓起,因此认识了很多很多本来我生命轨迹里无法出现人。城市底层的打工者和手艺人。
        刚开始我和合伙人两个人经营,第一个月40 多单。我们两自己纯手工制作,基本能完成,抛去材料费就是我们的时间成本而已,到第二三个月慢慢生意越来越好,我们就发现我们人肉制作根本跟不上销量,待发货越积越多。但是我们量小不适合找大工厂,于是我们就从身边人找起。说找一个灵巧的姑娘,我们带着教着。慢慢也就会,工资2500~4000 视能力而定,定这个工资标准的时候我心里也没有谱儿,但是因为我工作下面两层楼是自家的建材商铺,所以我找我妈打听了一下用工情况,楼下一个能力很强的男员工30 多岁,做表格、做账、统计、销售为一体的(都不错),底薪3000 元+加销售提成。通常一个月下来4000~5500。我是在这个标准下定了工资发布出去。结果发现,没人来……于是我主动问一些闲着的姑娘,她们表示希望继续闲着……但是如果我可以免费教她们手艺,她们可以考虑偶尔来学学……
        过了几天我觉得这么拖着不行,店里没货发,果断饿死,必须尽快找到加工方,于是我在网上招工,跑去我们城市裁缝车工集聚的中营村贴电线杆广告,(因为我生怕会做这些工作的人不会用求职app)于是令我三观微颤的经历就拉开序幕了。
        第一个来的是一个江苏的老伯,50 岁左右,他上来我三楼工作室时,由于着装都是灰,皮肤晒得很黑很干,我爸以为他是坏人,怕对我危险,直接跟着他上来了,我接待了他,整个过程我爸都不放心的在旁边站着,时不时还要参与对话。老伯和他媳妇是做了40 多年的裁缝了,喜欢吹嘘,你问什么他都说没问题。他要的工费很低,可是因为他只会做几样东西,所以最后觉得再看看。他回去后隔三差五给我发什么短信贺卡什么的,生怕我不找他做货。
        后来又来了一个贵州的男人,30 多岁,瘸着一条腿,一拐一拐的,头发上全是灰,你无法想象他会车衣服。见面就问我包不包吃住,他说今天才从贵州过来,还没有租房子,打算先找活干,这几天就凑活一下。我真不知道他的凑合一下是不是睡大街……他说他不敢带媳妇过来,压力太大了。他长得很瘦很矮,面相有点凶。
        接着来了一个40 多岁的大姐,约的早上9 点见面,她9 点过三分打电话过来很凶的问,你来了没有,我已经到了。我说我在停车,抱歉稍等一下,她就‌‌“哦‌‌”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见到面后,我要求她先做一条裙子看看,于是她就开始弄,别看她动作急的不得了,其实效率很慢,总之就是急急急,做出来的东西乱七八糟的。还嫌我们东西不好做,计件赚不到钱,我说明我们计件费用很高,哪怕你一天只做两件,也和工厂打工出10 多件的费用一样,还不是那么累。但是她依然听不进去,急急急,乱乱乱,我看了都觉得闷热。最后她急了一天,我说大姐要不你回去考虑下吧,看看能不能胜任,调整下你的脾气,太急了肯定出不好货的。她就说好,然后就走了。连再见也没有说,头也不回的走掉。我以为她是不是不满意待遇或工作方式,不打算来了,结果晚上她发了一大堆短信给我,各种拐弯抹角的替我考虑,但是就是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不说来也不说不来。我只有说谢谢你的关心。
        后来遇到个自己条件稍微好点的男裁缝,40 多岁,自己也有房有车,有一定解决能力的问题,做的东西还可以,但是要价很高,而且他还要求以后我要找他做货他做不过来要请工人。但是我必须给他出办公用的房租。这是什么鬼,我又出工费又还给他交房租……
        后来还有很多奇葩的事就不一一说了,总之这一个来月我面对面的结识了将近20 个这样的人,都十分难沟通交流。也因为他们之前漫长的生命时光里,长期受到各个工厂的剥削和压榨,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压榨,只希望成为一颗螺丝钉,被拧到合适的地方就可。没有多余的改变和学习欲望。(大多做了几十年工人的居然只会做劳保服)然后他们还有着超强的防备心和自尊心。
        我的想法也从一开始打算选取一个不错的慢慢培养与我们一起成长,变成了我不想管他们,想与他们隔绝开来。
        我觉得所有朋友圈天天转发众生平等善待每一个人的人,都该来这里与他们相处一个月。你会失去你本来就不多的耐心,你会发现一旦你踏出你的舒适圈来到真正底层人民的旁边。你会丢失最基本的安全感。你无法和他们成为朋友,他们也不想与你做什么交流。你们之间唯一的连线,就是工费。
        你经常刷自己的朋友圈,就会有错觉,觉得怎么每个人都在国外,不是毛里求斯就是帕劳的。陪小孩参加什么什么活动、参加哪里的产品研讨会、呼吁大家给什么灾难捐款、刚做的指甲光疗又断了600 多呢,只好重新回去做。生命还有诗和远方。刚刚拍了一张图片想起了曾经一本书里的一句话。showshow 刚刚做的书法。深夜放毒晒美食。
        我的店才开始卖价300 多。我觉得这个价中等偏上一些。当时我无数朋友轰炸我,说我卖的太便宜,一定要做高端,我说这个价在淘宝算可以。她们就给我灌输说淘宝是低端市场,真真的消费大户在微信和高端人群里,我心想我自己的收入在同龄人里已经算是拔尖的了,我自己上淘宝买衣服也就两三百块不心疼的习惯,到500~800 就会觉得有点贵。偶尔也会买买几十块的基本款。实在不明白她们这么说的依据到底是什么。于是没去管。
        现在新货上来卖价在1、2 百块,生意突然好很多,很多买家你在千牛她的浏览足迹上都可以看到她们其实一个月前到现在就隔三差五的来看我家东西,说明真的很喜欢,但是最后也只买了100 多块的衣服,而不是她们反复浏览次数最多的那款裙子。7 成姑娘最后为了性价比点下了订单。而这7 成姑娘,都是会熟练使用互联网的,也在你们各位朋友圈里的。平常也许看上去生活非常潇洒的,但是只有在我这里购物的时候,我通过他们的浏览数据,才能知道她们最真实的需求和消费能力,还有她们抉择前是如何犹豫的。
        贫穷是非常难以翻身的,我们潜意识里都清楚这点,所以每个人都试图表现出自己不具备的能力和地位,因为心底害怕别人不愿意与一个离‌‌“难以翻身‌‌”很近的人为伍。可是事实情况就是哪怕是你朋友圈里看似潇洒的人,其实也就是离‌‌“难以翻身‌‌”一步两步五步的区别。只需要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就可以瞬间摧毁这几小步的距离,一起拖到一块平地。看了那么多,我更加发现居安思危的重要性。更加觉得此时不动更待何时,我自己忙活起来我的小事业后,才意识我的时间都是钱,都是发展,都是机会,以前在家闲着,时间对于我来说就是美剧,新上的电影、和闺蜜的聚会,各种地方的商业酒会。虽然没事都po 几张这里吃哪里玩的照片、天天找哪里好吃好玩,真的比我现在天天和底层劳动人民扯皮装样(还要和他们称兄道弟……就差发烟一起抽了。)惬意多了。可是那些支撑我们美丽的服饰,是他们做的,做翻糖的糖粉,是他们榨的,我们那些不贵却花样百出的耳环首饰,是他们焊的。我们的衣食住行下面都是他们在支撑的。但是你无法和他们交流,甚至永远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是我在工厂等他们老板时随手拍的一张图片。那里很乱很脏,好几个小孩到处跑,都是没办法带着来上班的。熨烫的蒸汽让屋里很闷,但是每个工人都在屏气凝神的工作。
点击查看原图
        居安思危,各位共勉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