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警示录:兽性庞贝古城的覆灭

        公元79年8月24日中午,维苏威火山爆发,喷涌而出的岩浆直冲云霄,遮天蔽日的黑烟挟带着滚烫的火山灰向人们袭来,仅仅十几个小时,奢华靡烂的庞贝城和赫库兰尼姆城就从人类的视线中消失了……
文:李景行
        公元79年8月24日,位于意大利南部的庞贝城,在愤怒的火山爆发中顷刻覆没。这个曾经极尽奢华的古罗马之城,一度是纵情声色之地,却在一夕间停止下来,定格为历史,并重现于今天的人们眼前。其旁的赫库兰尼姆小镇,遭受同样的命运。3月28日至9月29日,伦敦大英博物馆举办题为「庞贝和赫库兰尼姆的生与死」(Life and death in Pompeii and Herculaneum)的展览,又将世人的目光聚向这两座神祕的古城。 
        庞贝城始建于公元前六世纪,公元前89年与其旁边的小镇赫库兰尼姆城一同併入罗马帝国。作为海滨城市,沐浴着亚平宁半岛的温暖阳光,宜人的气候使庞贝很快成了罗马权贵和富豪的聚居地。 
        地下出土的庞贝古城面积大约1.8平方公里,四面是4800米长的城墙,东西南北各两条大道,把庞贝分成九个区域。小巷纵横交叉,建筑错落有致。路面由较大的鹅卵石铺成,石头上深深的车辙,揭示着当年的车水马龙。大街的两边是不计其数的酒馆、妓院、浴场、金银作坊、面包房、杂货铺、橄榄油店、鱼子酱店、织布坊、陶器作坊等等应有尽有,展示着昔日的繁华奢靡。
        洗浴文化是庞贝的一大特色,城里有多座大型公共浴池,泉水从山上用高架的水槽引入城中,流入公共浴室及私人家庭。庞贝人谈生意、聊天、叙旧都在公共浴室进行,浴场设计细緻,更衣室、按摩室、美容室等一应俱全,地板通暖气,浴池也分为冷水、暖水及热水三种,不输现代,此外还有设于最里面的女士专用浴池。
        在约2万人口的庞贝城里,有一个能容纳1万2000人的竞技场;还有能容纳5000人的剧院,上演着音乐会与滑稽剧;城内妓院林立,富裕的贵族和商人挥霍无度,城里到处瀰漫着尽情享乐的奢靡风气。 

        庞贝的末日
        然而,当历史走到公元79年,庞贝城里纵情享乐的人们怎么也没想到,一场灭顶之灾正悄然向他们走近。公元79年8月,庞贝城附近的维苏威火山开始冒出股股白烟,并不断有小地震出现,但一心想着挣钱和享乐的人们并没有太在意,这座喧闹城市的奢靡生活依然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公元79年8月24日中午,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维苏威火山爆发了!喷涌出的岩浆直冲云霄,遮天蔽日的黑烟挟带着滚烫的火山灰向人们袭来,剎那间天昏地暗,地动山摇。之后,火山爆发引发了暴雨,雨水扫荡着山上的石块、泥沙、火山灰,形成巨大的泥石流,顺着山势滚滚而下,冲向山麓平原……
        人们向海边奔逃,但是,他们能逃得过这从天而降的灾难吗?仅仅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奢华的庞贝城和赫库兰尼姆城就从人类的视线中消失了。

        覆没的庞贝古城再现
        如同它的灭亡一样,庞贝注定是要被重新发现的。庞贝古城在地下沉睡了1600多年后,其旁边的赫库兰尼姆城于1738年被发现,庞贝城也在1748年被发现,但直到19世纪,考古学家才开始考察发掘这两座古城。工程极为浩大,持续了200多年,至今尚未全部完成。当人们逐渐把庞贝覆没的那一天启封,真正动人心魄的不是古罗马物质的辉煌,而是惊悚逃亡的人们的状态、表情,让时间凝固在1900多年前毁于一旦的瞬间。
        当灼热的火山灰袭至庞贝时,庞贝城的居民或动物瞬间窒息死亡。由于当时人们被灼热的火山灰裹住,这些火山灰凝固后形成了硬壳,虽然遗骸已经残缺,考古学家用石膏灌进硬壳,重现了一些遇难者的样貌。
        在庞贝古城遗址,可以看到男女老少的遇难者,有的人半跪着、有的两手扶着墙壁、有的人躺卧着,惨象环生;还有一堆堆的人群逃往海岸的方向,他们呼天抢地的恐怖逃生场景,充满末日的绝望。
        庞贝在挖掘过程中,其出土的各种文物都保存其毁坏时最后一刻的样子。事隔1900多年,出现在今天人们的面前,依然震撼人心。人们从中领略到大灾难发生时的情景,对于历史上这场惊心动魄的灭顶之灾产生种种猜想。

        人伦败坏 纵情声色的庞贝
        许多人认为,庞贝的覆灭,包括后来整个古罗马帝国的覆灭,与整个国家都沉浸在声色犬马之中有着直接的关系。
        才2万人口的庞贝竟有25家不同档次的妓院,墙上充斥着各种不堪入目的春画;羊毛染坊、商店、客栈的墙壁上,到处都留有庞贝人纵情的印记,许多裸体及集体性行为的画像都赤裸裸地展示出来,包括同性恋壁画都随处可见。
        剑桥大学古代史学家玛丽.比尔德(Mary Beard)着有《庞贝:一座古罗马城市的生活》(Pompeii: The Life of a Roman Town)一书。她在书中写道:「在门道、面包炉上、街面上,生殖器触目可见。」那是「权力、地位和吉祥的象征」。妓院、别墅中,色情的绘画、雕塑和工艺品无处不在,如人羊交媾的雕塑就赫然摆在一座花园中。在意大利乃至作为罗马帝国属地的伦敦,出土的古罗马硬币上就铸造着寻欢作乐的场景。
        据说,1819年,那不勒斯国王弗朗西斯一世带领妻女参观庞贝壁画时,被这些色情壁画羞得无地自容,下令将这些壁画对公众关闭,直到2000年才重新开放。纵情声色的庞贝

        虐奴 泯灭人性的庞贝
        富庶的庞贝,在与外界的生意交往中,最重要的部分不是货品,而是奴隶。在庞贝的富贵家庭中,不仅从房屋的艺术装饰到缝制衣服、衣食住行的一切都假奴隶之手,奴隶们从事着繁重的劳动。
        庞贝的富人,在吃方面已到了挥霍无度、穷凶极恶的地步。他们把加工过的牡蛎当冷盘,将沾了蜂蜜或罂粟籽的龙虾、海胆、田鼠,在油里炸过后当配菜。饭后点心是一种腌制过的、带甜酸味的海鳝。如果捕到海鳝后,令人惊骇的是要用奴隶肉餵养几天,贵族们认为这种吃过人肉的海鳝的味道最美,而那些肉来自新宰杀的奴隶。

        竞技场 嗜血兽性的庞贝
        庞贝城内的竞技场是现存的罗马竞技场中最为古老的一个,可以容纳1万2000名的观众,而当时庞贝居民连奴隶在内只有2万人,这个竞技场却可容纳全城半数以上的居民,足见一般市民也对人兽厮杀的血腥表演异常狂热。
        庞贝竞技场并不是比赛「竞技」,而是观看不死不休的血腥格斗。那种揪人心肺、充满血腥味的格斗;那种野兽嚎叫、奴隶哭喊、饿兽一条条撕扯吞噬角斗士时的悽惨场面,引发的不是庞贝人丝毫的同情,而是狂叫和抑制不住的兴奋……
        在庞贝城考古中出土的一只银制饮杯上刻着这样的话:「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
        有着人的形象却比兽还不知廉耻、比兽还残忍的庞贝人,认为「明天是捉摸不定的」而「尽情享受生活」,结果却遭受灭顶之灾、受到上天的惩罚和淘汰。繁忙的商业街、疯狂的竞技场、奢靡的人们瞬间覆没。这座城市最后留给人的一句话,是匆忙中用石头潦草的写在墙上:「这个该死的罪恶城市!」「罪恶」导致「该死」!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蜀icp备1501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