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单点故障”——关于“德国空难”和“李光耀”的随想

前不久的两个热点新闻分别是:3月23日新加坡的李光耀死了,3月24日德国发生了空难。这两件事挨得很近,所以当俺看到这俩新闻的时候,“单点故障”这个词汇就在脑海中浮现。今天跟大伙儿聊聊与“单点故障”相关的话题。


啥是“单点故障”?


“单点故障”一词,洋文称为“SinglePointofFailure”(缩写是“SPOF”)。
这个词汇貌似源自于IT行业,其大致意思是:系统中某个单一的环节出问题,会导致整个系统出现严重问题。


虽然是IT行业发明的词汇,但其实在各个学科、各个领域都可以看到“单点故障”的例子。比如这次德国空难,已经查明是副驾驶蓄意制造坠机。在这个案例中,如果你把整驾飞机看成是一个系统,那么“

驾驶员”就是所谓的“单点”,当驾驶员蓄意制造空难,此人就成为“单点故障”。
如果某个系统中存在“单点”,但是尚未发生故障,则称之为“单点故障风险”。

★“单点故障”的特点


还以德国空难为例。


一旦某个客机的飞行员企图人为制造空难,在这种情况下:
 即使地面的安检再严格,也无助于事;
即使飞机的性能再优良,也无助于事;
即使飞机的结构再牢固,也无助于事;
即使飞机上配备了再多的反劫机保安,无助于事;
......
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单点故障”的特殊之处——如果某个系统存在“单点”,即使系统的其它部分做得再完备,也【无法】降低单点故障造成的破坏性。

★“单点故障”的两种类型


介绍完“单点故障”的特点,再来说说“单点故障”的两种类型(这两种类型,危险性是不同的):


1.可以恢复


2.不可恢复


这俩是啥意识捏?俺举2个例子:


假设你有一台日常使用的笔记本电脑,而且里面的数据【没有】备份。有一天,如果笔记本的内存条突然坏了,那么整个笔记本都没法用了(不可用)。但如果你找售后维修人员,帮你换一个内存条,那么这台笔记本又重新可以用了(可恢复)。

现在换一个假设:不是内存条坏掉,而是硬盘彻底坏了。这时候,笔记本同样处于不可用的状态。但更严重的是——即使你找售后维修人员帮你换了一个新硬盘,你也无法找回原先的数据。这就是所谓的“不可恢复”。


在这两个例子里:内存条导致的单点故障是“可恢复的”,而硬盘导致的单点故障是“不可恢复的”(除非你有“实时备份机制”)。

很显然,后一类单点故障更加危险。

★各个行业/领域的【反面】教材


◇政治领域的例子——独裁者/僭主


既然在标题中提到了“李光耀”,所以俺首先拿“政治领域”来说事儿。


“李光耀”此人,争议很大,诽誉皆有。为了避免跑题,在这里,俺就不点评李光耀此人如何。不论是“李粉”还是“李黑”,想必都赞同一点——李光耀对新加坡的影响极大。别的不说,光看此人连任了30多年的总理。卸任总理之后,又当了21年的“资政”(14年国务资政,7年内阁资政)——单从这些数字,你就能体会到此人对新加坡的影响力(顺便说一下:如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是他的亲儿子)
从某种意义上说,李光耀俨然是新加坡的“僭主”(“僭主”是政治学术语,其解释参见《政治常识扫盲:聊聊常见的政治体制》,通俗地说,就是“独裁者”)。如果你把新加坡看成是一个系统,那么李光耀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是这个系统中的“单点”。


不仅是李光耀,任何一个僭主,都是其所在国家的“单点”。

为了说明这点,再来举希特勒的例子。


很多人有一个误解——以为希特勒在1933年1月当选总理之后,就成了独裁者。其实不然。真正让希特勒成为独裁者的,是1933年3月的“授权法案”。希特勒充分利用了1933年2月底发生的国会纵火案,大肆制造恐怖气氛,然后迫使议会通过了“授权法案”。这个法案相当于给希特勒开了一张政治上的空白支票。有了这个授权法案之后,总理(希特勒)及其内阁,可以不经过议会,直接行使“立法权”。从那之后,三权分立荡然无存。于是,德国境内再也没有任何政治势力可以阻止希特勒的疯狂。

开头部分提到“单点故障”的两种类型。独裁者导致的单点故障,其类型通常是后者——不可恢复型。

除了希特勒的例子,再来说说ISIS势力发动的一系列战斗,大量的古迹被砸烂(其中不乏国家级名胜),大量书籍被销毁(其中不乏古籍珍本、孤本).上述这些破坏,都是【不可恢复】的。

经常听到独裁国家及某些批评欧美民主政治的低效率。俺本人也承认:民主体制(相对于“个人独裁体制”)效率会有明显下降。但是这种效率的下降,换来的好处是——消除了“个人独裁者”这个“单点故障风险”。考虑到独裁者如果成为单点故障,其破坏性是非常大的。所以这种效率下降是值得付出的。

相关内容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