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断理还乱李光耀的中国情结

       来源:BBC   https://ssl.bbc.com/zhongwen/trad/indepth/2015/03/150322_liguangyao_china
       (編寫:尚清 責編:橫路)通过word转化为简体中文。
        李光耀祖籍广东梅州,新加坡则是中国以外唯一一个华人建立的国家。因此,他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
        李光耀是新加坡开国总理,同时也是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父亲。他曾任该国国务资政以及内阁资政,被誉为“新加坡国父”。
        李光耀祖籍广东梅州,从血统上看,他是纯正华人,但从教育上看则是不折不扣的“香蕉人”。而新加坡也是中国以外唯一一个华人建立的国家。
        李光耀一生推崇儒家文化,曾30多次到访中国,因此,他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
        从MZD、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李光耀是少有的能有机会与这五代中国领导人会面的外国领导人。包括在1976年首次访问中国,李光耀共访华33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1年与到访的李光耀会晤时曾对他说:“李光耀先生,您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是受敬重的前辈和长者,中新关系的新方奠基人和掌舵人。至今您仍然在孜孜不倦地推动中新关系的发展,我对此表示由衷的感动和钦佩。我们不会忘记您对中新关系所做的重要贡献。”
李光耀
        李光耀评MZD
        1969年,李光耀会见了来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其时,尼克松或许在心中已经有与中国进行外交接触的考虑,所以对中国的事情比较关注,但是他对中国正在进行的文化大GeMing实在无法理解,所以他问李光耀: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光耀回答道:“MZD要改造中国。正如中国第一位皇帝秦始皇焚书坑儒,要彻底消灭过去一样,MZD也要擦去旧中国,描绘一幅新中国。然而MZD却试图在瓷砖镶嵌著的旧中国画面上画画,雨水一来,毛所描绘的画面就会被冲走,镶嵌在瓷砖上的旧画面又会重新浮现。MZD只有一生一世,没有时间也没有力量足以抹掉4000多年的中国历史、传统、文学和文化。哪怕所有书籍都烧光,俗语、谚语还是会继续活在人民的记忆中。他注定要失败。”
        1976年5月10日至23日,李光耀率团首次访华。当时,周恩来逝世,邓小平下放,出面接待的是新任总理华国锋。
        MZD身穿浅灰色中山装,靠坐在客厅正面的沙发上,见李光耀进来,由张玉凤和护士长扶起来与其握手。
        当时MZD主席年事已高且多病缠身,因此会见来访国宾均不作预先安排,而是临时视情况而定。5月12日,外交部礼宾司官员突然通知李光耀,说毛主席将会见他。这令李光耀感到意外欣喜。因为当时MZD会见来访外宾,被视为是对客人的最高礼遇。
        礼宾车队来到中南海毛的住处。MZD身穿浅灰色中山装,靠坐在客厅正面的沙发上,见李光耀进来,由张玉凤和护士长扶起来与其握手。
        MZD身体虚弱,说话含糊,吐字不清,加之浓重的湖南口音,众人很难听懂,需由张玉凤用普通话提高了嗓门逐句重复。有几次张玉凤也不得不在纸上写几个大字,请毛主席确认无误后,再由冀朝铸译成英语。
        这场仅持续了一刻钟的会见纯属礼节性的,没有太多的实质内容。用李光耀的话说,只不过是中方表达了对新加坡代表团的善意和重视。
但这次简短的会见给李光耀留下了很深的记忆。若干年后他还回忆道,MZD当时已83岁高龄,无论是精神或者体力都很虚弱,已不像中国新闻媒体描绘的“神采奕奕”的样子了。但他看到的仍是领导过长征,坚持抗日游击战,打败国民Dang军队,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巨人。
        李光耀的第一次访华,所到之处不多,接触民众受限,但淡释了李光耀对中国的政治疑虑,回国后就放宽了公民旅华限制,允许60岁以上的人可以访华旅游观光。他的用意在于,让新加坡的华人到中国看看,会更热爱新加坡。
        李光耀谈邓小平
        1978年10月,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此前,中国在极左时期一直称新加坡为“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当邓小平吃惊地看到新加坡的成就时,他承认对方实行的对外开放、引进外资的方针是对的。
当谈到中国的对外方针时,李光耀说,中国必须停止GeMing输出。邓小平停顿片刻后突然问:“你要我怎么做?”这倒让李光耀吃了一惊,他就大胆地说:“停止马Gong和印度尼西亚Gong在华南的电台广播,停止对游击队的支持。”
        李光耀后来回忆:“我从未见过一位GongCD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
这次新加坡之行,邓小平以他惊人的谦虚代表中国GongCD和政府承认并改正了两个错误。一是改变保守自闭,主张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二是接受建议,不再搞GeMing输出,大大改善了中国的对外关系。
        李光耀和邓小平都是务实主义者,现代化是首要目标,全力追求GDP,将新加坡和中国从第三世界国家变为第一世界国家。
        李光耀后来回忆那次会晤时还说:“邓小平是我所见过的领导人当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尽管他只有五英尺高,却是人中之杰。虽已年届74岁,在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两年后,中国同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地的GongCD分别做了其他安排,果然从此终止了电台的广播。”
        胡温执政时期,李光耀曾被问及他对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看法。在英士国际商学院(INSEAD)亚洲领导者峰会的一个主题会议上,李光耀透露,之前他在会见美国总统府幕僚时,曾被问及美国应把中国视为朋友还是敌人。
        他的回答是:“目前而言,两者都不是。”他随即补充说,在接下来的20年时间里,跟美国打交道的将是不同背景的中国领袖。
        他说:“现任中国领导层是最后一批受苏联时代影响的领导人。(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他们的第一外语是俄语;但是年轻一辈领袖,尤其是市级领导,他们的第一外语则是英语。”
“在接下来的20年里,假设政治建制跟目前偏离不远,当你跟中国国家主席、总理、部长和ZhongGong中央政治局委员们会面时,他们都会十分了解你在讲什么。他们在谈判时与你讲中文,但是坐下和你一起喝咖啡或吃饭时却可以跟你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他们很可能是从英国、欧洲或美国的大学毕业的工商管理硕士或博士,这对 (外国)将会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挑战。”
        谈到ZhongGong新的总书记习近平时,李光耀说:“他是个沉稳的人,这并非是说他不会跟你谈论事情,我的意思是他不会出卖他的喜爱与厌恶,或许你说了一些让他感到不快的话,他也只会经常挂上一张笑脸。他的灵魂部分坚硬如铁。”
        制衡中国
        中国改革开放30年代来经济高速发展,国际地位不断增强。由美国金融业引发的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不但重创了美国经济实体,也因为殃及世界各国,进一步打击了美国的国际形象。而世界其他新经济体的崛起,如中国、印度、巴西,都意味着国际大格局将发生重大调整。
        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日益崛起令世界上许多国家领导人感到不安,这也包括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
        在李光耀眼里,胡锦涛和温家宝是最后一批受苏联时代影响的领导人。
        2009年10月28日李光耀警告美国,称其若不继续参与亚洲事务,平衡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将可能失去全球领导地位。
        时年86岁的李光耀在美国-东盟商业理事会获颁终身成就奖仪式上说,如今中国已崛起为亚洲无可匹敌的力量,美国应当维持亚洲地区的平衡。
        “如果美国没有意识到亚太地区是未来的经济活动中心而失去了在这里的经济优势或是在太平洋地区的领导力,它就会失去其世界范围的领导地位。”
他说,未来拥有了航空母舰的中国远洋海军“不仅限于阻止外国势力介入台海冲突”那么简单,因此他告诫日本和印度等周边国家应当提高警惕。
对于今后的地区形势,李光耀认为无论日本还是印度都没有能力抗衡中国。从担任总理的时候起他就一直主张;要想维持东亚的稳定,“必须保持日美中三方的平衡”。
        李光耀在华盛顿演讲时明确指出,美国依然是世界最大经济体和最终的市场,美元仍是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可是无论面对什么挑战,美国必须继续维持作为太平洋地区的超级强国,以便保护其核心利益;如果不持续与亚太区域保持接触,其在世界的角色将被削弱。
        由于李光耀的华裔身份,他的讲话也引发了中国网民的强烈不满。不少中国网民抱怨“把他们当华人,他们却不把中国人当自己人”。也有网民说:“李光耀说出西方发达国家既得利益者们的心里话,唯恐中国崛起对他们的既有利益造成损害。”
        但新加坡媒体在其网站发布文章指出,李光耀针对美国理应扮演亚太区主导角色的评论,被部分中国媒体解读为警告美国必须牵制中国崛起。当地媒体认为,这是中国媒体的“另类解读”。
        预言中国
        谈到ZhongGong新的总书记习近平时,李光耀说:“他是个沉稳的人......他也只会经常挂上一张笑脸。他的灵魂部分坚硬如铁。”
        李光耀2013年90大寿时,新加坡媒体以出版新书《李光耀观天下》志庆。李光耀在书中把中国放在第一章,足见他的重视。在书中,他对现今中国有几点有趣的观察:
        (1)中国有自己5000年来的文化与历史,相信中央强大,国家才能安全。中国绝不可能发展为一个西方概念下的MinZhu国家,“中国有自己的方式”。中国会小心、逐步地进行改革,包括Dang内MinZhu。
        (2)在对外政策方面,中国会继续“低调地”强大起来,使影响力提升,但必要时也会展现力量。
        (3)讲到西太平洋局势,李认为中美两国在争夺亚太地区主导权的竞争已经开始,并将延续到21世纪后中叶。
        在当年出版的另一部新书《李光耀:一个大师对中国、美国和全世界的深思》中,李光耀预言“中国将最终在GDP会超越美国,但中国的创新能力可能永远比不上美国,因为中国的文化本来就不容许思想和意见freedom的交流”。
        对中国的MinZhu发展,李光耀相信“中国不会拥有一个freedomMinZhu制度,假如它有,它必将垮台,如果你相信中国会出现某种方式的MinZhuGeMing,你就错了”。
        他说,为了达到现代化,“中国GongCD领导层会尝试所有一切的方法,但绝对不会尝试一人一票多Dang制的MinZhu制度”,因为GongCD相信只有垄断权力,才可维持国家稳定,它一直害怕中央的权力会流落到地方省份。
        亚洲价值
        李光耀统治新加坡50年,他引以为豪的治国方针“亚洲价值”,主要是在政治和社会方面控制,以求达到社会稳定,集中力量发展经济,创造财富,再用财富改善社会,以及提高民众生活水平。
        李光耀统治新加坡50年,他引为治国方针的“亚洲价值”,主要是在政治和社会方面控制,以求达到社会稳定,集中力量发展经济,创造财富,再用财富改善社会,以及提高民众生活水平。在这个模式下,被现代社会视为普世价值的freedomMinZhu,在新加坡得不到发展。
        从这一点上看,李光耀与邓小平有惊人相似之处。李光耀的亚洲价值,包括政治和经济发展方向,全都出现在邓小平治下的中国。
        邓小平镇压民运,政治上加紧控制,但在经济上则放松,创造出口型经济,又引进外资,发展本土工商业,为中国经济打下起飞的基础,这些都可说是亚洲价值的成果。
        李光耀和邓小平都是务实主义者,现代化是首要目标,全力追求GDP,将新加坡和中国从第三世界国家变为第一世界国家。
        目前来看,亚洲价值仍是中、新两国执政者的主导思想,看不到会有任何改变。

相关内容推荐

2 thoughts on “剪不断理还乱李光耀的中国情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蜀icp备1501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