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鲁迅到梁实秋的历史轮回2(本文为同步整理版)

  五四风波平息后不久,鲁迅在北京置业,开始一段三代同堂的大家庭生活。
1919年7月,鲁迅以3500元购下了西直门内公用库八道湾11 号罗姓房屋,一处面积约四亩的大宅院,进门见影壁,宅内分正院、后院和西跨院三进,共有20多间房子。“没有丝毫朱门大宅的气息,颇富野趣,特别是夏天, 地处偏僻,远离市廛,庭院寂静,高树蝉鸣,天气虽热,感觉清爽。”
鲁迅当时没有孩子,他对几个侄儿尤为疼爱,当初相中了八道湾,一是因为这里古朴幽静;还有就是院中有池塘有空地,侄儿们有玩耍的地方。
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中写道,“1919年2月,父亲卖掉绍兴祖居老宅,将全家迁往北平。这之前,周作人见大哥忙于搬家,便向北平的学校请了几 个月假,带着太太羽太信子和孩子到日本探亲去了。搬家的一切事务自然都落在哥哥身上。父亲从找房子到买下八道湾,寻工匠整修房屋和水道,购置家具杂物等 等,足足忙碌了9个月。”

从鲁迅到梁实秋的历史轮回1(本文为同步整理版)

近来对中学课本删减鲁迅文章的争论不绝于耳,以致出版社都忍不住出来辩解两句,原来此事已是几年前的旧闻。5年前,人教版的高中课本选录的鲁迅文章从5篇 减少到3篇,同时首次选入梁实秋、戴望舒的作品,当时并无反响,不想现在却被翻出来被议得沸沸扬扬。让我们抛开简单粗暴的二元对立,回望刚刚过去的这个世 纪,重温那段思想激烈碰撞的历史吧。
请时空穿梭机带我们回到1881年,浙江绍兴有个秀才叫周伯宜,父亲周福清是进士,在北京做官,远祖是北宋理学始祖周敦颐,这是个纯正的书香门第。

中国式女权是伪女权,本质是要求不劳而获

现在的女人有个特点就是人生观的取舍带有非常浓重的功利色彩,既封建又现代,既大男人主义又女权主义。
  
   1,结婚之前,她们要这要那,要房子要车子要票子,还要求男人得能干会赚钱,而自己能力如何无所谓(结婚以后也要求男人挣钱养家,而自己的收入自己留下来做零花)。这实际上是继承了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传统,想把自己像一个富家大小姐那样风风光光的嫁出去,然后对方像养阔太太一样把自己养起来,而且对方既然要求自己 “做对方家“的人,是把自己“拿“走了,那么对方当然还得付给自己家一大笔彩礼。就好像买卖东西一样,这本质上是延续封建社会的传统。
 

影评《2012》

   最近我看了灾难片《2012》有人翻译成《2012 世界末日》,总体给我的感觉视觉的冲击已经不那么强了,觉得就跟《后天》一个档次的片子,诸位不要拍砖,可能是我看灾难片看多了,从《后天》到《日本沉没》,我一部都没有错过,我这里只能说的好莱坞的手法就那么几招,通过打牌明星,运用高科技造成人的视觉的极大地冲击(这与我们国内某些大导不同的,国内以人多为众,劳动密集型啊,呵呵以什么菊花,露***¥¥¥***乳*******女之多的来作为卖点),好莱坞就是好莱坞,大量的人才密集型企业啊,高科技手段运用得无与伦比,思想的翅膀飞得很高很远,虽然我给了这部片子这么多赞美之词,不过我的内心还是,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招,一样的是世界毁灭,一样的山崩地裂,一样的是火山爆发,要在世界末日逃生,要会开飞机(没有学过,那就临时来吧,屁话),每次的惊险场面主角都能化险为夷(连飞机都能追得上,还有什么不能啊,世界毁灭小意思了),想象是给你了无限的翅膀,但你也不能再灾难发生的是让全能型的人才才能够逃脱吧。

二战MIT辐射实验室案例研究

美国雷达工程是仅次于曼哈顿工程的第二大工程,MIT辐射实验室被誉为“战争史上最大的合作研究机构”,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取得了过去要20年才能够实现的成果。雷达的研制成功为赢得二战的胜利取得了巨大的作用。作为一个大规模的实验室,也可以说作为一个特殊的科学共同体,对于今天的科学研究和创新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反杜林论的生命学研究摘录

这一点法学家们知道得很清楚,他们绞尽脑汁去发现一条判定在子宫内杀死胎儿是否算是谋杀的合理界限,结果总是徒劳。同样,要确定死的时刻也不是可能的,因为生理学证明,死并不是突然的、一瞬间的事情,而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同样,任何一个有机体,在每一瞬间都是它本身,二又不是它本身……

P21
这种近代德国哲学在黑格尔的体系中达到了顶峰…… 即把它描写为处不断的运动、变化、转变和发展之中。

P39
第一思维能把相互联系的要素联合为一个统一体,同样也把意识对象分解为它们的要素…………如果我把鞋刷子综合在哺乳动物的统一体中,那它绝不会因此就长出乳腺来。

关于“安全”的文言文古语

今天为了作一个安全方面的课题,写到了一节,突然觉得引用一句古语的话会增色不少,可是我脑子里的水平不够啊,怎么办,用搜索引擎搜吧,呵呵 看样子我还真找出来了一些,粘贴在下面,以飨读者。至于出处是否正确我没有时间去逐个核对,见谅。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老子

乐极生悲。——庄子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孔子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