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还真是大爷

这个社会啊,一点都不人心话,如果可以免费上网就好了,还是等共产主义社会来临吧,这里说句笑话,有个教授说,世界上最长的是什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啊。笑之….

中国教育你的路在何方

国家美其名曰环节就业,就业迟早都是要就业,不是扩招几个博士几个硕士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这里还是扯到西北政法,说实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西北政法的实力 强于那个啥外语学院,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个啥外语学院的,一个政法大学如果都不能维护自己的利益,还要法律何用呢?如果说中国仅仅知道做法律的人是 学究的话,我要说的是,学术能和社会上的尔虞我诈相比吗?如果真的有一天学校变成了这样的场所,我只能说大学休矣。

地震

昨天晚上我睡得晕乎乎的,突然怎么感觉床在晃呢?是不是隔壁床的兄弟又在劳动啊?应该不会那么剧烈吧,我的感觉是地震又来了,不过经过过去那么多次的洗 礼,我麻木了,翻个身,继续睡之,我明白就是摇晃起来了,要往外逃,基本上没有什么希望的,何必继续睡呢?隔壁那几栋楼的本科生开始在大叫开灯了,我现在 只是记得,寝室里有家伙议论,我们在六楼,跑快点可以到楼顶避难呢,呵呵,这个地震就这个样子了,我翻出了昨天在群里几个研究生的讨论,讨论到灾难,晚上 就地震了,呵呵。这个是当时那几个理科娃娃说文科可以做的几个课题,纯属娱乐的题目,博大家一笑:

为移动平反

从内心来说,我觉得最近把矛头指向运营商本身,有失偏颇,首先我看文章中说,有些消费者,不明不白的遭扣费,而且扣费名不副实,那些消费者检查自己手机本 身没有,如果你买的是品牌手机会出现这个问题吗?我认为最近几年的手机都 应该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我就没有出现过这个问题,要知道有些山寨手机版本身与那些不良的SP合作,内置了不少扣费的项目,可是某些人只可以这样来说,不 知者不畏啊,见到什么感兴趣的,有诱惑性的东西就去点点,要知道在中国没有免费的午餐的,你当时到满足了当时的愿望,呵呵新玩意一个嘛,殊不知,你的钱钱 就这样被人骗了,其中,至少对于现在来说,运营商是无辜的,毕竟这些都是SP的杰作(中国的SP可以说是最具有创意的),移动等只不过带收费而已,不过这 个费用也实在贵了点。

从鲁迅到梁实秋的历史轮回4(本文为同步整理版)

汪懋祖的《意见书》甫一发表,鲁迅便写了戏弄他的文章《咬文嚼字》,捎带着再一次抨击了西安饭店的餐会,文章发表于1925年6月7日的《京报副刊》,全录于后。

自从世界上产生了“须知学校犹家庭”的名论之后,颇使我觉得惊奇,想考查这家庭的组织。后来,幸而在《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对于暴烈学生之感 言》中,发见了“与此曹子勃厍相向”这一句话,才算得到一点头绪:校长和学生的关系是“犹”之“妇姑”。于是据此推断,以为教员都是杂凑在杨府上的西宾, 将这结论在《语丝》上发表。
“可惜”!昨天偶然在《晨报》上拜读“该校哲教系教员兼代主任汪懋祖以彼之意见书投寄本报”的话,这才知道我又错了,原来都是弟兄,而且现正“相煎益急”,像曹操的儿子阿丕和阿植似的。
但是,尚希原谅,我于引用的原文上都不加圈了。只因为我不想圈,并非文章坏。
据考据家说,这曹子建的《七步诗》是假的。但也没有什么大相干,姑且利用它来活剥一首,替豆萁伸冤:煮豆燃豆萁,萁在釜下泣——我烬你熟了,正好办教席!

从鲁迅到梁实秋的历史轮回3(本文为同步整理版)

 

作者:煮酒叶难烧  

八道湾完整的大家庭生活仅仅维持了一年多,因为1921年9月,zhoujianren就离开八道湾前往上海工作了。

zhoujianren回忆,“我在北京找不到职业,在家译著有关生物学方面的文章,投寄上海商务印书馆主办的《东方杂志》和《妇女杂志》,从编辑章锡琛的通信往来中,知道他们缺人,所以在八道湾只住了一年八个月,于1921年9月初到上海商务印书馆谋生了,免得好像在家里吃白食。”

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中这么描述,“那是全家从绍兴迁到北平八道湾后的事,已属而立之年的建人叔叔由于没有相当的学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为了提高自己,他到大学去旁听社会哲学方面的课,一边阅读各种进步书籍。但他在八道湾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在信子的心目中,他只是个吃闲饭的‘呒作头’,整天指…

从鲁迅到梁实秋的历史轮回2(本文为同步整理版)

  五四风波平息后不久,鲁迅在北京置业,开始一段三代同堂的大家庭生活。
1919年7月,鲁迅以3500元购下了西直门内公用库八道湾11 号罗姓房屋,一处面积约四亩的大宅院,进门见影壁,宅内分正院、后院和西跨院三进,共有20多间房子。“没有丝毫朱门大宅的气息,颇富野趣,特别是夏天, 地处偏僻,远离市廛,庭院寂静,高树蝉鸣,天气虽热,感觉清爽。”
鲁迅当时没有孩子,他对几个侄儿尤为疼爱,当初相中了八道湾,一是因为这里古朴幽静;还有就是院中有池塘有空地,侄儿们有玩耍的地方。
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中写道,“1919年2月,父亲卖掉绍兴祖居老宅,将全家迁往北平。这之前,周作人见大哥忙于搬家,便向北平的学校请了几 个月假,带着太太羽太信子和孩子到日本探亲去了。搬家的一切事务自然都落在哥哥身上。父亲从找房子到买下八道湾,寻工匠整修房屋和水道,购置家具杂物等 等,足足忙碌了9个月。”

从鲁迅到梁实秋的历史轮回1(本文为同步整理版)

近来对中学课本删减鲁迅文章的争论不绝于耳,以致出版社都忍不住出来辩解两句,原来此事已是几年前的旧闻。5年前,人教版的高中课本选录的鲁迅文章从5篇 减少到3篇,同时首次选入梁实秋、戴望舒的作品,当时并无反响,不想现在却被翻出来被议得沸沸扬扬。让我们抛开简单粗暴的二元对立,回望刚刚过去的这个世 纪,重温那段思想激烈碰撞的历史吧。
请时空穿梭机带我们回到1881年,浙江绍兴有个秀才叫周伯宜,父亲周福清是进士,在北京做官,远祖是北宋理学始祖周敦颐,这是个纯正的书香门第。

中国式女权是伪女权,本质是要求不劳而获

现在的女人有个特点就是人生观的取舍带有非常浓重的功利色彩,既封建又现代,既大男人主义又女权主义。
  
   1,结婚之前,她们要这要那,要房子要车子要票子,还要求男人得能干会赚钱,而自己能力如何无所谓(结婚以后也要求男人挣钱养家,而自己的收入自己留下来做零花)。这实际上是继承了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传统,想把自己像一个富家大小姐那样风风光光的嫁出去,然后对方像养阔太太一样把自己养起来,而且对方既然要求自己 “做对方家“的人,是把自己“拿“走了,那么对方当然还得付给自己家一大笔彩礼。就好像买卖东西一样,这本质上是延续封建社会的传统。
 

影评《2012》

   最近我看了灾难片《2012》有人翻译成《2012 世界末日》,总体给我的感觉视觉的冲击已经不那么强了,觉得就跟《后天》一个档次的片子,诸位不要拍砖,可能是我看灾难片看多了,从《后天》到《日本沉没》,我一部都没有错过,我这里只能说的好莱坞的手法就那么几招,通过打牌明星,运用高科技造成人的视觉的极大地冲击(这与我们国内某些大导不同的,国内以人多为众,劳动密集型啊,呵呵以什么菊花,露***¥¥¥***乳*******女之多的来作为卖点),好莱坞就是好莱坞,大量的人才密集型企业啊,高科技手段运用得无与伦比,思想的翅膀飞得很高很远,虽然我给了这部片子这么多赞美之词,不过我的内心还是,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招,一样的是世界毁灭,一样的山崩地裂,一样的是火山爆发,要在世界末日逃生,要会开飞机(没有学过,那就临时来吧,屁话),每次的惊险场面主角都能化险为夷(连飞机都能追得上,还有什么不能啊,世界毁灭小意思了),想象是给你了无限的翅膀,但你也不能再灾难发生的是让全能型的人才才能够逃脱吧。